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可以努力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最近,重新看了两部电影:《熔炉》和《中国合伙人》,意外地发现两部电影结束时说了相似的两句话:一部是“我们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另一部是“我们改变不了世界,但我们可以努力不让世界改变我们。”除了这两句话相似,这两部片子在内容上完全不同。

两部影片都很抓人心,让你的情绪被人物的命运、剧情的发展牵动,内心被什么翻腾着,这两部片子你很难平静地看,最强烈时你甚至无法呼吸。到了影片的结尾,姜仁浩提着蛋糕走在地铁站,冬青在空旷的大楼里安静有序地关上每一盏灯。影片最后,给了我们还算不错的结局和这样一句话,平静中蕴含着力量和希望。你在努力和抗争时,也许你不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你总会去做些什么

         


这个世界似乎充满了要改变你的危机,人与人相处时,这种感觉就更强烈。

过年回家和好友见面,闲聊时她聊到她和姐姐的事,大姐已经定居远在北京十几年,一年也未必能见一次面,见面是件高兴的事,但是和姐姐的交流让她很不爽,她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的感受:按姐的话来说,你的一切都是错的,都要改似的。朋友一直在县城生活,压力小,生活稳定、她又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性格,虽然偶有烦恼,但生活过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倒也轻松自在。姐姐却是好强的性子,从小学习好,之后通过自己的努力留在北京。姐姐本来就是个懂得很多道理的人,最近几年接触了一些佛学及心身灵的书籍和课程,说的话让人觉得又提升了一个高度,但是有才学,有见识的姐姐却常常觉得挫败,因为当她想用这些自认为“对”的经验帮助别人时,却拉远了和别人的距离。

姐姐不知道,当她以这样的方式对别人讲话时,会激起“我不够好”,接下来就是“我要改变”的焦虑。
当一个人没有苦恼时,自然缺少了改变最重要的动力,而当一个人苦恼时,不需要你告诉他,他自然会产生想要改变的动机。这个时候,人们会寻求建议和方法,但通常别人给出的建议和方法并不能真正奏效,但还要不要给呢,还是要给,建议和方法间接地达到了一个目的:重要的是这个给的过程,而不是建议的内容,因为它传递了人们之间相互的兴趣和关心。但前提是,对方先有想要改变的动机。

改变在心理上是个大事,有时人们会说“你只要做出一点点改变,就...,可是,就这一点点改变也是千难万难,难以实现的。因为人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意味着无论生理上还是思想、情感都是紧密相连的,所以这个改变必定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动就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个部分,动的是根深蒂固的情感和信念,动的是过去的记忆,内在的关系,无论别人看来有多么不合适,却是这个人整体的一部分,像身体的组织一样与这个人长在一起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举例来说,一个小孩子,他有一个咬手指的习惯,他身边的人尤其是大人,都认为这是个坏习惯,所以一看见就会提醒他,但情况不会改善,咬手指的习惯反而加强了。大人不知道,咬手指是孩子处理内心焦虑的一种方式,小的时候他父母陪伴的不好,孩子常常要一个人面对很多问题,内心有很多的恐惧不安产生,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些恐惧不安就象故事书中的大怪兽一样可怕,是他无力应对的。这就带来痛苦,但当他咬手指时,他的内心会产生一个自己都难以意识到的幻想,幻想他的妈妈和他在一起,他的妈妈在安抚他,保护他,包容他,他发现内心平静了,焦虑不安减少了,内心压抑的恐惧不安通过咬、吮、撕的行为释放、安抚、缓解。
所以这是这个行为保持下来的原因,如果让这个行为改变,就必定把他暴露在内心的恐惧不安面前。生活中很多相似的现象,比如固执常常被人认为是在抗拒改变,而当事人其实只是在坚持自我。

那些在别人眼中要改变的行为或心理症状,其实是对更深层恐惧的防御,使人们避免接触到那些平时觉察不到的愤怒、嫉妒、羞耻、绝望、罪疚,无力无助等等强烈的情绪体验,这些防御的方式,是一个人在独特的生活经历,生存环境下巧妙地形成的最能保护自己的生存方式,并在以后的生活中延用下来。如果没有这些防御保护自己,很可能一个人就会彻底崩溃或死去。“以前的东西没了,现在是空的,因此非常忐忑,想要去填那个空”。因此,要给改变一些足够长的时间,长到有新的更适应性的防御方式形成,可以替代旧的防御方式时为止

改变意味着离开我们熟悉的心理环境,心理上的认知是:熟悉的就是安全的。越是不熟悉的,越会暴露在未知情境下,带来不确定性,越容易产生焦虑和恐惧。心理上越安全,越能在面对未知时保持稳定,承受焦虑的能力越强。


改变是对过去经历的背叛,改变意味着心理上的分离,与过去的告别。决定通过心理咨询来帮助自己的人,都意味着他们做好了一个接受改变的准备,即使这样,仍然会在咨询的整个过程中,遭遇到来自内心的阻抗,一方面意识层面要改变,潜意识层面又在抗拒改变。有经验的可靠的咨询师会非常珍惜并理解来访者的这种自主性,懂得把握咨询的进程,不盲目干预,允许来访者按自己的节奏进行。改变的过程当然会收获许多惊喜,同时伴随着痛苦,那个恨着的父母同时也是爱着的父母,当恨被看到可以去恨时,就在内心中离父母远了一些,同时爱也被体验到,爱恨交织中,要不要继续向前走,还是就到这里就好。如果是继续 ,接下来是泪水伴随着分离的过程,体验着分离带来的抑郁,再次陷入挣扎,再坚持,终于,从过去脱身而出,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人。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踏步前行的事,不破不立,先有“打破”才有重建。

世上最让人挫败的事就是改变别人,不去改变别人其实是对人做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个体的尊重,在心理咨询中,常常会碰上“被带来的来访者”,这时咨询师会评估被带来的这个人自己是否有咨询动机,如果他完全没有来咨询的意愿,也会和他商议,实话实说:我的责任不是改变你,你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来或不来。只有当一个人内心做好准备通过心理咨询来帮助自己时,咨询才得以顺利进展并取得效果,从做出接受咨询的决定并走入咨询室这个准备的过程是要来访者自己完成的。

 
                 

改变是个复杂的过程,又是丰富的不可预测的,但仍有一些普遍性可循,心理改变过程基本上会经历以下几个阶段,只是这个顺序通常不是线性发展的,它会反反复复循环,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因素相互作用产生,每个人在每个阶段的时间上也会有不同:

一、松动阶段
这也被称做心理准备阶段,这个阶段类似于从冰冻到解冻的过程,原来坚定不移的信念开始松动,启动了改变的过程。在此之前,个体对自己的信念坚信不移,并以此应付日常生活,缺乏检视自己、接受反馈的能力。这个过程开始于个体开始体验到一些正向的人际经验,这个经验继而推动产生内在的改变动机,正性的体验使个体愿意放下防御而不是让内心的“墙”变得更厚,以自欺欺人的方式重复着原有的模式。之后,这些正性的体验会促进对自我的正向态度,同时对他人的态度也会发生微妙或明显的正向改变。这些都帮助个体在内心中产生出自我负责的态度。比如:一直抱怨自己是婚姻受害者的人,不再试图通过更努力或逃到工作中拯救自己,开始思考自己在这段不满意的关系中所应负的责任。

二、体验与探索阶段
这个阶段,个体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自我的情绪体验,觉察到这些体验带给自己以往忽视的信息,这些信息可能帮助自己更深刻地了解和体验自我,这种发现会激发个体对自己的兴趣与好奇,愿意主动地、进一步更深入的进行自我探索,由此带来更深刻的自我认识和对重要他人或重要关系的觉察与认识,这个阶段自然会出现许多冲突和挑战。比如:开始体验到自己在多段关系中重复着同样的情绪和互动模式,而这些引出自己隐藏多年的对亲密的恐惧,被抛弃的经历,这些情感在这个探索过程中再次被体验,为下一步修通这种体验带来机会。

三、领悟与整合
通过前面的体验,帮助个人扩展了对自我以及重要他人的了解,之后,进入一个更深的领悟的阶段,会形成对自我和重要他人的新的认识,原来固有的不适应的信念逐渐放弃被新的信念所取代,这会帮助一个人更容易接纳或原谅自我,也能原谅或接纳重要他人,比如:发现之前很在意的别人的看法现在变得不重要了。更愿意分享、信任他人,厘清界限,愿意接受原来不能接受的自我的部分,在与人相处中更放松,自在。

四、行为上的改变:
一个真正的改变一定是基于认知改变基础上,行为层面的改变。通过前面的过程,一些影响个体发展的障碍消除,内在变得更有力量,更清楚并能专注于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这个阶段,个体开始尝试新行为,获得新的思路和方法,或愿意学习接受新的行为,在不断积极尝试之后,新的行为模式产生,症状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消解,负面情绪和体验减少,正性情绪或能量得到恢复。行为上的改变必定带来现实中与重要他人的态度和关系上的改变,与他人的互动方式也发生变化。

伴随着完整地体验过这个改变的历程,就完成了一个从内而外的修通过的过程,而在现实中就会有更多的更持久有力的行动力的产生。

为了说明这个过程,我用了改变这个词,但改变这个说法,也许本身就是一个谬论,并没有改变这一说,一切都已经在那里,我们只是重新认识它,发展它。当我们在谈改变时,其实只是启动了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接触到了自我的核心,认识欲望的本质,把自己隐藏的、不知道的心理内容,通过清理、筛选、去伪存真的过程浮现出来。

所以改变有时是一个幻想,它不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它是从一点到另一个点的移动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受阻的生命恢复流动、感受到完整。

 


改变,可能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人生课题

总会有一些存在于我们身上的东西,是不被我们喜欢的
但改变,似乎又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读完这篇文章希望你对那些自己一心想要改变的东西
能够有新的角度去重新审视
它们不是你,它们只是存在于你的身上
它们存在一定有它们的道理
它们可能正在以某种你没有意识到的方式保护着你

也许我们如此执着的并不是应该是改变
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发展

希望你,可以越来越好。

2017年02月1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