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信去哪了?

在寻求心理咨询帮助的问题中,我经常看到这样的困惑:

     Ø 在人际交往中我特别自卑,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和需求,怕被拒绝,往往委屈了自己,这让我特别痛苦和压抑,我怎么才能自如地与人相处呢?

      Ø 我大学毕业几年了,一直都没有工作,做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行,就一直呆在家里,成天睡觉、打游戏…我其实很痛苦,也想改变现状,但是可能与社会脱节了,怎么办呢?

      Ø 我有一个晋升机会,领导也推荐了我,但是有好几个候选人,我之前工作表现虽然还可以,但是他们都也很优秀,跟他们比我可能还差一些,一想这些就紧张,头都疼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我想放弃竞选了,我应该坚持吗?

      Ø 我很喜欢一个女孩子,能感觉她对我也有好感…但是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一线职员,没房没车…我担心她会在意这些,我也怕自己工作并不会有好的发展,不能给她未来…我该去跟她表白吗?

      ……

 


 

01
什么是自体

每一位来访者的困惑,都有TA特有的形成原因,也需要从不同角度综合地去理解,但是也有一个共性问题就是 不自信低自尊

每一个人在经历挫折或者创伤时,都会有一些消极、痛苦的情绪体验,有些人会通过自我安抚或者他人的陪伴会慢慢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有些人会陷入自我否定的抑郁情绪中无法自拔,更有些人表现得像没发生过什么,却通过一些“症状”表达……

而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这些挫折,取决于支撑我们“自恋”的心理结构是如何的。
自体心理学 就是从人类的自恋需求出发去阐述心理结构的,核心结构是——自体(self)。


自体是人格的积极性和能动性的中心,是一个深度的心理学概念,而且处于体验/经验的中心,是各种影响的接纳者,荟萃了每个人特别的核心的雄心壮志、理想、天赋和技能的空间,启动和维持自我鼓励、自我引导、自我维持功能的整体,这一整体为人格提供了核心价值,并赋予人的生活以意义感(Wolf)。
 


 

02
自体是怎样被我们感受


自体感不是可以直接表达的,是一种综合的、不易描述的、不可直接观察的、核心的、根本的和决定性的体验。可以外化体验为“十感”——存在感、效能感、价值感、胜任感、稳定感、确定感、目标感、方向感、掌控感、统整感,这十感正是我们日常生活、工作的根本追求。自体心理学取向的咨询师,往往在工作中识别和不断修复的也正是这十感,需要咨访同盟间非常细腻与耐心的工作。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去感受和评估我们当下的自体感,并适当自我调整或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


健康的自体:
      Ø 统整、连续、有活力、积极的感觉
      Ø 作为与他人共情的结果,情感是流动和有活力的
      Ø 可以清晰和深刻地感受和表达情感
      Ø 能过技能和天分以及完成目标获得积极的有价值的感觉


脆弱的自体:
      Ø 成瘾、嗜酒、毒品依恋、性、过度锻炼等强迫行为
      Ø 频繁的焦虑、抑郁、易怒、恐惧(外在世界或身体的完整)
      Ø 弥漫的身体不适


自体崩解:
      Ø 崩解焦虑:自体统整感的消失
      Ø 从轻微的焦虑不安到自体结构整体失去的恐惧
      Ø 自体体验似乎是不再彼此协调作用
      Ø 自体在时间上严重地失去连续感,在空间上失去统整感,对身体碎片化、身体健康的广泛持续的担心恐惧
      Ø 感觉到身体在被分成不同的部分,失去容忍,踩在海洋中心的水面上没有任何支撑
      Ø 感觉丢失了,死去了,身体好像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也觉得怪怪的,超出了病人精神组织之外
      Ø 过量饮食服药,重复手淫,混乱的性行为,过度睡眠

 



自体不单独存在的,永远是要在自体客体的环境中被谈及的,自体客体不是一个实体,是一种我们的内在经验和需求,当然是也是我们通过婴儿期与重要抚养人的互动内化而来的。这个经验是可以带给我们两类调节功能——抚慰和激励,抚慰是针对负性感受进行的互动性调节,激励是针对正性感受进行的互动性调节,而更多地由一种双元调节过程,不断拓展正性情感,并把负性的情感状态降到最低。

Kohut强调了人类的三类发展需求:
      Ø 与建立和维持自信有关的镜映需求
      Ø 与体验到安全感、笃定感和抚慰感有关的理想化需求
      Ø 与在人类伙伴中体验到相似感和亲切感有关的挛生/另我的体验需求


如果镜映需求未被满足,会让我们在挫折中感到十分痛苦(致命打击至生死攸关的心理连接);补偿性行为(强迫性行为、各种瘾);一直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影响自体的经验“组织”(常常采用否认的防御机制),健康表现欲的发展受到抑制(甚至固著在夸大状态),影响到人格结构(如受虐)。

如果理想化需求未被满足,会体验到安全感低,焦虑、恐惧和攻击性的情感调节能力降低;没有好的偶像去确认和模仿、雄心壮志受打击;更容易产生空虚感;渴望与一个理想化(完美的)他人有关系。

而挛生/另我的体验需求未被满足,则会使我们失去归属感,造成青春期身份认同和分离-个体化问题等。

人的发展是终生的。
婴儿时期“恰好的挫折”使我们的人格结构更坚固,
而成年后我们依然可以在人生经历中,
不断地体验、觉察和修复自体客体需求
最终走向成熟与自信。

 

2017年04月06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