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老师教不好自己的孩子 ——教师节前谈谈教师家庭教育中的困难

    生活中,人们普遍认为在一个至少父母一方从事教师职业的家庭里,他们的孩子会比一般孩子更容易享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因此,教师家庭的孩子学习成绩会更好,他们也会更容易金榜题名,并走向成功。
 

    其实并不尽然,搞不好,教师家庭的孩子逆反起来简直会让这些教师家长痛苦地感到身心俱焚!


    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发现,甚至有的大学教授的孩子偏偏就是不爱学习,有的还发展到了“厌学”“逃学”“沉迷游戏”的地步,整个家庭经常是硝烟滚滚!


    这是为什么呢?

 

孩子的老师还是孩子的爸妈


    很多人可能听说过“恋上布妈妈”的故事:有个心理学家叫哈洛,他将一群刚出生的小猴子抱进了实验室,然后给这些小猴子们准备了两类妈妈,一类是挂着奶瓶的“铁丝妈妈”,一类是非常柔软的“布妈妈”,结果小猴子们除非吃奶的时候才去找铁丝妈妈,很多时候都会依恋在布妈妈的身边,因为布妈妈更能够满足小猴子们对于温暖的情感需要,这就是心理学中“依恋理论”的来源。


    许多教师遇到的困难,其实就是分不清自己是孩子的老师还是孩子的家长,他们容易混淆这两种角色和关系。


    当然,除了教师还有很多职业容易把职业关系带到自己的家庭中,例如医生、警察和各级领导干部,这些家庭中如果家长不能够区分职业角色和家庭角色,都比较容易给孩儿们带去压力。


    我们还是回到教师家庭来说明角色混同带来的危害。我认为在家庭中首要的关系是亲子间的依恋关系,让孩子们寻找到温暖和支持,感受到浓浓的没有附加条件的父爱或者母爱,然后才是德智体方面的教育关系;而师生关系首要的任务是知识和技能的传授、良好品德的培养等教育关系,谈不上多少依恋关系。


    这两种关系有着明显的区别:在教育关系中,学习成绩好坏和掌握知识与技能的多少是主要的参照,甚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师生感情。但是,在亲子关系中提供情感上的支持和理解才是关系的核心任务。

 

不成功甚至毁了自己去挑战父母


    如果家长总是以一个教师的要求去要求自己的孩子,在言语和行为中忽略了本应由父母所给予他们的更为核心的爱与理解,这会给他们的内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


    2016年3月3日,一则福州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在网上热传。通告称,2月14日,福州警方发现一女子死在福州某中学教职工宿舍内,其22岁儿子吴谢宇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悬赏万元缉捕。福州警方证实此通告确由警方发布,犯罪嫌疑人目前仍未抓获。死者谢天琴为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的历史老师。


    “她很疼爱她的儿子,从小就以他儿子为荣。”死者的学生称,谢天琴丈夫在吴谢宇小学时因病去世,只剩母子俩相依为命。或许爱之深,责之切。他跟他妈确实一直有矛盾,据说他妈打他比较狠。


    吴谢宇初中时便成绩优异,他初中就读于母亲所在学校,是2009年学校的中考状元。据吴谢宇多名同学称,吴谢宇高中成绩优异,是当年为数不多考入北大的学生。公开资料显示,吴谢宇进入北大后就读经济学院,大一大二学年,其在北大均获取了奖学金。


    吴谢宇至今还未抓捕归案,所以他弑母的真实意图还未清楚,但是,从资料中我们不难发现,也许这是一个亲子关系恶化导致的悲剧,而导致亲子关系恶化的原因之一就是母亲总是用成绩的好坏作为孩子是否值得被爱的标准,爱就变成了有条件的一种交易,成绩变成了能否让家长满意的唯一标准。


    也许,有反对的声音会说,父母所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孩子好啊!为了孩子好有错吗?“棍棒底下出孝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但是,做父母的问过孩子们的内心感受吗?


    从心理学角度加以分析,其实这样的孩子无法确信自己可以被爱,很多人感觉自己只是一台学习的机器,因而会心生恨意,如果由于某种诱因导致他在某一天爆发时,要么自杀要么杀人;而更多的孩子会产生逆反心理,和自己的父母作对,故意让自己陷入到不是那么成功的境地中。他们以自己的不成功甚至“毁了自己”挑战父母的权威和“谆谆教诲”,这就“杯具”了!

 

游戏 手机ipad背后的心理需求


    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书中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依次是:生理需要、安全需要、情感和归属的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这就是著名的“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需求层次理论有两个基本出发点,一是人人都有需要,某层需要获得满足后,另一层需要才出现;二是在多种需要未获满足前,首先满足迫切需要;该需要满足后,后面的需要才显示出其激励作用。


    五种需要可以分为两级,其中生理上的需要、安全上的需要、情感和归属上的需要都属于低一级的需要,这些需要通过外部条件就可以满足;而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高级需要,他们是通过内部因素才能满足的,而且一个人对尊重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是无止境的。


    前三种需要是家庭可以提供的需要,目前大部分的家庭比较重视生理上和安全上的需要,比较忽视孩子们的情感和归属的需要,而这些需要的满足才会让孩子们产生自尊感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所以,当家长看到孩子自信不够或者不够努力时,学习成绩不够好的时候,要从前三种需要是否得到满足去找原因,尤其是孩子的情感和归属的需要是否被满足。


    情感和归属的需要简单地说,就是人人都希望得到相互的关系和情感上的照顾,有人把这样的亲子关系称为孩子内心的“安全基地”,当孩子在外界受挫后就会回到这个基地进行修复,然后再出发。


    如果这个基地和外界一样有许多条件甚至更加挑剔,那么,孩子如何得到恢复呢?他们又将恋向哪里呢?游戏、手机、ipad?

 

培养孩子独立和自信最重要


    教师这个职业为直接教育自己的孩子提供了便利。还有一个摆在许多教师面前但并不是所有教师都会遇到的一个现实问题是,如果孩子恰好就和当老师的爸妈在一所学校,那究竟要不要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自己的学生呢?


    南方都市报对于广东高考文理前十名的学生进行了采访报道,其中有个叫刘近墨的学生,采访的内容大致如下:


    刘近墨是东莞东华高级中学文科12班学生,她的父母都是东华初中的老师,但自己从没做过父母的学生。


    “父母是老师,自己却未当过他们班的学生”到底会避免什么样的问题?反过来理解,这会带来哪些好处呢?


    首先,避免了同伴的孤立。当过老师的人都知道,每个孩子都渴望在老师心中是独一无二的,而且非常重视公平公正,一视同仁,如果老师把自己的孩子放在自己的班里,其实是为自己的孩子挖了一个遭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坑。


    其次,让孩子能够更容易地处理和家长的关系,对于家长亦然。家长和孩子本来是亲子关系,孩子可以在家长面前撒娇耍赖,把父母当成自己的情绪疏导基地,这是亲子依恋的重要内容,但是师生关系里面更多的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成分,如果存在的是双重关系,就会给亲子双方带来很多困难。试想,在课堂上作为一个老师去批评孩子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参杂了亲子关系,在那么多人面前去接受来自于家长的批评,孩子的内心压力该有多么大?


    第三,减少孩子的心理负担。由于孩子的心理方面还没有完全独立和成熟,孩子就会特别希望为家长争光,最起码不丢面子,所以很多时候他们要背负比别的孩子更多的心理压力。而且,很多时候即便是孩子自己争取到的许多荣誉,也会由于自己的家长是老师而被别的孩子说三道四,让孩子对自己的实力产生怀疑。


    如果不是条件所迫,那些选择了让孩子当自己学生的家长,有没有想控制与提供保护的成分?或者不够信任的成分?如果有的话,这些传递给孩子的感觉都会是一种怀疑与否定,对于孩子自信心的建立不会有任何益处,看似孩子得到了实惠,实际上却损害了孩子的自信心的养成与行为独立自主精神的培养。

 

让家成为孩子心灵停泊的港湾


    不仅仅是教师,还有很多不是教师的家长都会陷入到“教育关系”和亲子“依恋关系”的困境中,只不过教师由于其职业特点,其困难更加突出而已。当然,相比较于教师,很多家长也十分关注孩子的学习特别是成绩的好坏,所以,如何处理“教育关系”和“依恋关系”的矛盾并有所取舍和侧重,是每个家长都要去思考的问题。


    所以,“依恋关系”重于“教育关系”,当两者发生冲突时首先要保住“依恋关系”,一旦“依恋关系”好了,教育自然就不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2017年09月03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