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第一课(五)

有一年的年末,我所在的机构邀请一个美国老师Frank Cardelle给咨询师们带一个个人成长的工作坊,我被指定做翻译。

工作坊开始的几天前,我背着双肩包儿,提前去和Frank打个招呼,商定时间、地点,顺便听听有没有会让我抓狂的口音。那时候我刚刚毕业一年多,开始接待来访者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

我在Frank的办公室里面见到他。他是个带着传奇色彩的,五十多岁的男人。扎着长长的辫子,目光犀利,心不在焉地跟我握手道安。

那段时间对于我自己是段艰难的日子。我当时坐在Frank面前,端正挺直大方谈吐,其实内心杂乱。不过几分钟,Frank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们不谈工作了,谈谈你怎么了?

然后我的眼泪就汹涌地流了出来。

时至今日,我想,那前后的一年时间,我几乎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我生活中的种种,也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描述过我内心的感受。那天我第一次面对Frank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有。我只是止不住地哭,说了另一件我也很担心焦虑的事情,权作充数。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作为一个来访者,被体验心理咨询。也是经由那次,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一个来访者第一次面对咨询师时候内心的防御、惶恐、信任、讨好、不安,和试探。也第一次真正体会到被人关注到内心最深处的感受,甚至,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见自己鲜活的、内心的力量。

那几乎是我职业生涯真正的开端。它是从我作为一个来访者开始的。

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真的开始学会觉察自己的情绪和内心,再不局限于对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开始知道一个来访者有意无意的语言行为都有其怎样的意义,开始知道自己的局限,也开始知道一个咨询师对于来访者究竟有怎样的影响。

这对于每个心理咨询师来说,都是无比、无比重要的一课。成为来访者,让咨询师能够走下自己给自己搭建的神坛,还原成为一个本真的人。放下居高临下的帮助者姿态,虔诚地和来访者的生命在一起,相信来访者生命本身的能量,就像相信自己的一样。

Frank有一次让我站在椅子上面,双臂伸平。他问我说,你现在感受怎样?我说,有点儿高,我可能看起来像个胖乎乎的十字架。

他说这让你觉得怎样呢?我说,离什么都很远,我觉得有些无力。

这让我恍然明白,当你站在神坛之上,你帮不到任何人。甚至,你本来也帮不到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成长的,只有他准备好了去改变,你的帮助,才可能真正地在来访者发生作用。

所以每当我的来访者发生变化的时候,我都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因为真的是他们,在治愈他们自己。

那,这是我成为一个咨询师的第一课。看起来有些残酷,但是它是如此地清晰: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真正改变你的,只有你自己;也只有你自己,可以帮到你。更神奇的是,当你发现你自己是如此强大的时候,你可以帮助千千万万想要帮助自己的人们,去发现他们内心的力量,见证生命的变化。

哗,这是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