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的危险”

有一个女孩青青(出于个人隐私的保护,所涉及到的案例均为虚构),初中,很不喜欢自己的老师,她认为自己的数学老师对自己有很深的偏见,自从有一次她在数学课上迟到了,那个老师就开始针对自己,于是在上课的时候青青经常和老师发生冲突,还经常故意迟到、不交作业,甚至有时候会当面和老师吵起来。虽然青青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但是先是数学课上集中不了注意力,然后变得在学校里很不高兴,以至于所有的课堂上都很难集中注意力,她坚持换一所学校,父母在这种情况下采取了理解她的态度,只好给她办了转学。到了新的学校后,她的成绩依然不够理想,有一次,她的妈妈去学校接她回家,路上和另外一个妈妈一起谈论女儿们的成绩,青青听到了就特别生气,冲着自己的妈妈大喊大叫,骂了自己的父母,那一刻青青认为他们就是只关心她的成绩,不关心她。

对于十三、四岁的青少年来说,你们内心中的父母和老师普遍都要比真正的父母严厉、更具批评性,甚至在幻想层面还有一些迫害性,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父母和老师真的很严苛。因为内心的紧张不安,所以这个阶段的你们容易采用分裂和偏执的机制来面对别人和自己,例如把老师和父母都想像成为“不好”的,或者有时候想象成为完全“好”的,并且倾向于这个人是完全“好”的,那个人是完全“不好”的,父母和老师在这个阶段往往被认为是“不好”的,这样你们内在的冲突就会减少,也就不那么痛苦了。

出于身体和大脑等各方面发育快速的影响,你们一般也不会去思考这样的冲突并通过言语沟通来解决,当情绪的压力过大,“坏”的“危险”的感觉过于激烈时,就会采用行动来表达,因此容易发生对抗行为。对抗行为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主动的对抗,例如吵架、打架、逃学等;还有一种是被动对抗,例如不写作业、拖延、考试失利等。据统计,这种对抗行为的高峰期是14岁。当违抗行为发生之后,你们在现实中得到惩罚或者安抚,反倒可以减少来自于内心冲突的压力。

像上面提到的小伙伴——青青,数学老师对她越来越不能理解,她对那个老师“坏”的感觉就得到了印证,分裂就会加剧,对抗行为也会越来越多;而她的父母如果可以不受她内心的影响,知道这个年龄孩子内心的幻想性,还是一如既往地关心她的话,她就可以去审视自己的内心,慢慢发现父母是爱她的,即便有时候有些“糟糕”,但整体上是好的。

理解这一点对于你们的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这样的冲突其实源于我们的内心对于自己的“好”和“坏”无法整合,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例如没有写完作业、课堂上没有集中注意力听讲,考试没有考好等,这时候我们的内心是很焦虑的,这时候也倾向于认为自己不好,而且认为别人也会觉得自己不好,别人会很严厉地对待自己,如果父母和老师在这种情况下,即被孩子视为“坏”的人,而且孩子也真的很“糟糕”的时候,能够比较淡然,不失关怀和耐心,并且可以和我们讨论我们内心的焦虑并给予理解和包容的时候,那么我们就会在这个时期更好地去思考自己,整合自我,有效减少违抗行为。

当然,如果父母和老师无法给予我们这样的支持,他们有时候也比较“分裂”哦!用这种“分裂”的方式对待自己或者别人并不是十四岁的专利,每个人在每个阶段甚至每天都会使用,这就需要我们对这个“危险”时刻有所觉察,一旦身处其中告诉自己犯个错并没有什么,承认错误不代表自己就是“坏”的,错误和不足只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整体上是好的,你还可以用这种整合的态度对待同学、老师和家人,那么,你就会更少地采用极端的态度或者行动来表达对自己或者别人的焦虑和失望。

 
2017年12月1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