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翻译-如何避免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

原文:How to Avoid Getting Abused in Psychotherapy


关于翻译:

“虐待”这个词原文是abuse,原意是“treat badly; use wrongly or improperly ”,虽然也用于表达躯体伤害,但同时也在表达“不正当的对待”,有“不正当、欺骗”之类的含义,与中文的“虐待”更容易直接联想到躯体虐待是有所区别的。


关于“治疗”,根据我国的《精神卫生法》规定,心理咨询只能称为“咨询”不能称为“治疗”,后者只能在医疗机构使用。翻译时,将文中的therapy和therapist按原文翻译成了“治疗”和“治疗师”,这是不同体系下语境的差异,在国内应该对应为“咨询”和“咨询师”。


正文:

如何避免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

                              --与心理治疗师Marina Tonkonogy的访谈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心理治疗师可以帮助他们。不幸的是事情并不总是这样,心理治疗师有可能在情感上,甚至身体上虐待他们的来访者。为了让大家了解如何避免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我采访了心理治疗师Marina Tonkonogy。


●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我是认证的婚姻家庭治疗师,Phillips Graduate Institute的心理学硕士学位,New Center of Psychoanalysis的精神分析式心理治疗认证。我在心理学领域的兴趣产生于发现姐姐患有艾滋病后的几年。她住在乌兹别克斯坦,前苏联的成员国,那里对得这种病的人几乎无法提供任何帮助。了解她的病情后,我开始在美国寻找能够帮她减轻痛苦的治疗方案。最后我发现在旧金山的一个组织为海外的艾滋病人提供药物。不幸的是为时已晚,半年之后我姐姐去世。


这个悲剧使我发现我心向人道主义领域。经过更多自我探索并尝试各种选择,我决定成为一个专业助人者。基于我对人类行为各方面的天然兴趣,以及对人类关系的深度理解能力,我认为心理治疗是最合适我的选择。不久之后,我通过参与童年期虐待幸存者的在线支持小组工作,以及开始心理学的硕士课程来探索我新发现的职业领域。


在我成为一名治疗师的道路上,在研究生院学习和在实习过程中与来访者工作的同时,我自己也接受治疗。我坚信所有的治疗师都应该接受治疗,以减少个人议题对工作本身的干扰。我个人接受治疗的经历使我百感交集”“我已经修通了很多我个人的经历,但同时我也曾被感情虐待和创伤过。

在治疗中被虐待的亲身经历,让我想告诉公众关于寻求心理治疗时人们可能面临的潜在问题。治疗本应是个疗愈的经验,病人将他们的情感安宁委托于受训的专业人士。在治疗室中你会变得脆弱,因为这是治疗过程的一部分。不幸的是,有些时候这种脆弱会被利用,我希望提高公众对这个问题的意识。”



●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有哪些迹象?

 “在我们探讨提示可能存在治疗虐待的迹象之前,让我们先谈谈什么是治疗师情感虐待病人的潜在原因。治疗中的虐待发生于治疗师利用与病人的关系以满足他/她的个人需要,而不是病人的需要之时。有些治疗师需要对病人的完全的心理权势;有些把自己当作病人的拯救者,最好的朋友,慈爱的父母或恋人。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真正意图,自信地认为是在基于病人的利益行事。同时,有被虐待,被忽视和被弱化经历的病人也容易被施虐治疗师提供的特殊待遇所吸引。他们错把治疗师的不当行为理解为爱和关怀,只有很久以后,才意识到他们被剥削和背叛。


尽管病人被情感虐待的方式基于双方的状况会有个案差异,也有一些常见迹象提示治疗虐待的存在:


1.感觉对治疗和治疗师上瘾

你不能停止想你的治疗师。你觉得他/她已经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当你错过一次访谈会感觉很糟,就像一个瘾君子没有磕够药。对治疗师有一定程度的依赖是正常的。根据定义,我们会对帮助我们的人产生依赖,因为他/她提供了我们所需要的。然而,当正常的依赖变成一种上瘾,这是此人可能被治疗师情感虐待的危险信号。在任何情况下,当这种上瘾变得明显时,去了解治疗师和病人之间正在发生什么是非常重要的。


2.感觉被治疗师占据

你和治疗师的会谈中出了些问题,使你完全崩溃。你花下次会谈的全部时间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专注于你的生活领域中你和你的治疗师真正需要去工作的部分。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在某些时候,治疗变成与治疗师关系的纠结而你自己的需要被忽视。


3.逼疯

你的治疗师暗示或直指他/她和你之间发生的任何冲突或误解是因为你的情绪问题,与治疗师完全无关,并因此拒绝为他/她自己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由于治疗师否认他/她对问题形成的影响,你感觉被弱化,开始怀疑自己,不断试图向治疗师证明自己,从而进一步被治疗师占据并使恶性循环继续。


4.感觉被孤立且与家人朋友的关系中断

通常此标志是前两个问题的直接结果。家人和朋友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你很重要。你的治疗师已经取代了他们。你开始忽视你的家庭责任,并与你的家人你的关系开始恶化。你开始避免花时间和别人在一起,因为你觉得别人不如你的治疗师那样理解你。


5.持续感觉恶化

接下来的连锁反应,你持续地感觉更糟。你失去了曾经享受的活动,对依赖治疗师感到羞耻并且对摆脱这个成瘾感到无力。你觉得你的治疗没有用,但你没有力量打破它。你可能会感到沮丧,甚至想自杀。


6.否认虐待存在的倾向

治疗虐待难以识别,因为它可能很久都不会感觉不好。事实上治疗师作为一个朋友,父母,甚至是恋人与你建立关系可能会感觉很不错。它可以让你感觉很特别,这是大家都想要的,不是吗?意识到你在被信任的专业人士虐待会带来巨大的痛苦,这种痛苦来自于背叛的感觉,以及你相信自己应有能力防止这种虐待发生却失败了这种错误观念所带来的羞耻感。毕竟,我们被教导认为,作为成年人我们时刻处于自己掌控之中的!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关于权力不对等关系的充分教育,如治疗师与病人,教师与学生,牧师与教友,导师与被指导者等。在这些关系中,一方比另一方拥有更多的心理权力,但这种权力伴随着维护关系平衡的责任。可悲的是很多人,包括被虐待的病人不会这样看,并且认为病人对打破治疗边界负有同等责任。它会导致受害人倾向于否认正在发生虐待。


7.感觉你的案例是绝对无双的

此问题伴随着否认虐待的倾向。事实是,每一个生命的体验是独一无二的。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共同的特点。每一段婚姻都是独特的,但有些婚姻动力学可以适用于几乎所有的婚姻。正如我所提到的,治疗虐待可能很久都不会感觉不好。相反,这个经验的一部分感觉就像一种毒品,使您可以进入狂喜状态。但是,正如每一种毒品都具有撤退阶段,直到下次服用前你都会感觉很糟糕。相同的动力存在于治疗师和病人之间的不当关系。患者在这种关系中体验到的情感的“嗨”使患者感觉自己的体验是独一无二的,在他们和他们的治疗师之间发生的事情是“真正的”爱,而非虐待。这整个问题最棘手的部分在于真正的爱和虐待并不一定是完全互斥的,这使得这个问题使很多人更加难以理解。


如果你在治疗中经历了上述的任何迹象,仔细想一想,与人谈谈得到一个新视角,可能的话从其他专业人士那里听取意见。你越早能够识别这种虐待,你就越容易从中脱离!”


●心理治疗虐待的潜在危险是什么?

 “治疗虐待不同于其他形式的虐待,因为它通常不容易识别。治疗应该是个神圣的地方,在这里脆弱不仅是被允许的更是治疗过程必须的一部分。患者常常仰慕和理想化他们的治疗师,使他们感觉自己是被爱的,被关怀,甚至被拯救。这些感受是常见的,正常的,甚至有助于疗愈的,只要治疗师恰当地处理它们。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治疗师和病人的关系是权力不对等的关系,这种权力有天地之差。当治疗师以满足他/她个人需要的方式回应病人的情感,而不是着重于病人的疗愈,这就构成了权力的滥用。治疗设置对于处于弱势的病人就变得有毒和危险。在这些情况下,患者往往不能将治疗师的诱惑和不当的行为视为虐待。另一方面,即使他们之前有听说过治疗虐待的案例,他们仍相信自己的情况是独特的和特别的。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虐待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使这种信心慢慢消失,患者淹没在背叛感中,结果成为一个深刻的创伤。


即使在明白他们被虐待后,他们可能还是会感觉太过依赖于治疗师,并与所有人隔离以离开受虐待的状况。在这个时候,找到一个外界的帮助和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虽然通常情况下,受害人的信任和自信是如此之低,这使得他们很难寻求帮助。他们也不相信可以从他人处得到很多的支持和确信。


不幸的是,他们的不信任是有现实基础的。我们的社会并没有关于权力不对等关系的心理动力方面的良好教育。许多人仍然认为在这些关系中双方是平等的,因此只要他们都是成年人就承担共同的责任。然而,权力不对等的关系意味着一方比另一方脆弱,因此并不处于能够做出完整可靠判断的位置。因此,受害人没有反对,甚至鼓励施与方的不良行为并不表示受害人赞同这种虐待。然而,这个概念对许多人理解起来是非常挑战的,只要它还没有完全被理解,治疗和其他权力不对等关系中的虐待将不断发生,受害者将因社会的不支持而被二次创伤,而非被帮助。”


●如何避免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

为了能尽早识别虐待的迹象,避免在治疗中受到伤害,最好的办法是学着信任你对与治疗师关系的直觉感受。


很多时候,我们理智的一面将阻碍我们的直觉,告诉我们治疗师是专家,懂的更多。当我们从直觉断开,我们的理智可以很容易地被操控进入一种防御机制,满足我们从痛苦的现实断开的愿望。但是,如果你对与治疗师之间的关系有任何保留意见,识别出任何上面罗列的潜在的虐待迹象,或者仅仅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劲,都绝对不应该被忽视。


作为经验法则,我建议只要你有关于治疗过程的疑惑,就该寻求额外意见。正如你可以找另一个医生寻求健康问题的额外意见,你还可以见另一个治疗师,以寻求你与目前治疗师工作的额外意见。你获得额外意见的权力是明确规定在《患者权力法案》中的,一个由心理学会提供的,为协助消费者寻求专业心理健康服务的信息和教育指南。


除了寻求额外意见,还需要花些时间来研究什么构成治疗虐待以及它是如何发生的。以下资源提供关于这个问题的丰富资料,他们还通过论坛和电子提供匿名支持 网址:www.therapyabuse.org 及 www.advocateweb.org


请注意虽然创建这些资源的目的是帮助那些在治疗中遭受各种形式虐待者,这些网站上的大部分信息是专门针对被治疗师性虐待(译者注:这里的“虐待”表达“不正当的对待”,指治疗师与来访者发生任何形式的性接触)的。治疗虐待可以有各种形式,不仅是性方面的。无论与治疗师的性关系发生与否,创伤和损害发生在情感层面,而非身体层面。我的焦点是帮助那些在治疗中受到性以外的方面虐待者。我目前不为他们提供治疗,但我可以提供此类受害者迫切需要的信息和支持。


如果在治疗过程中感觉有什么不对,你因此感到失落,困惑,或沮丧,请随时与我联系marina@tonkonogy.com取得信息和支持。您也可以在我的网站上阅读更多关于我和我的治疗方法therapyconsumerguide.com。”


Marina感谢你参加本次关于如何避免在心理治疗中被虐待的访谈。

发布于2014年1月01日 星期三 20:32:5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