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治疗中的盗墓者与考古艺术

——杭州灵栖心理咨询中心陆建华

有段时间网上很流行一本叫盗墓笔记的网络小说,我也下载到手机上拜读了一番,果然是惊心动魄,引人入胜。小说的文采虽然并不是太突出,但书中对盗墓的想象力倒是相当地丰富,不仅仅阅读之人会看得热血沸腾想入非非,书中的各路人等都似乎沉迷其中不亦乐乎,虽然到最后并没有盗出什么惊天的宝贝来,倒是那些阴晦腐臭的所谓绝世秘密,随着情节的发展那么阴恻恻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让人免不了浑身的鸡皮疙瘩,胆子小的估计从此就不敢再一个人走入黑暗之中。网络小说经常以神、鬼、奇、血腥和色欲而吸引万千读者,平时当作一种寻求刺激的快餐文学拿来一读也挺有滋味,但如果那样的景象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并让你去切身地体验,那就不是那么好玩了。

写出这样小说的作者是需要有丰富想象力的,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不大容易有这样的想象力。如果把这本小说中的故事当作是一种自由联想,那这些故事的内容似乎在告诉我们作者内心的许多秘密。后来听说作者南派三叔因为躁狂抑郁症而住院治疗,这倒比较符合这本书所传递的信息,也只有一个躁郁的人才会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同时又会思维这么奔放甚至跳跃。

这里想说的其实并不是有关盗墓笔记的种种,只是想拿盗墓做个比喻,来聊聊心理治疗的一些现象。

很多人对心理治疗的过程不大了解,但从各种途径中可能听说了一些,传说中的心理治疗让许多人有了各种不同的误解,下面这种说法就是其中比较可怕的一种。经常有人对我说,你们心理医生就会深挖病人内心的潜意识,把潜意识中阴暗的、不堪的、萎琐的甚至是血淋淋的东西挖出来让病人去面对,所以心理治疗的过程是很痛苦和可怕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上面的这种说法不仅在一般的来访者那里常常听到,在刚进入心理治疗行业的初学者那里也会有如是的理解,以为心理治疗就是这么一个残忍的可恶的工作,治疗师就象一个盗墓贼,只管自己盗得痛快,也不管病人是否痛苦不堪,到头来内心被盗挖出来的一堆杂乱的东西还要病人自己去整理干净。如果心理治疗真的是这样的一个工作,或许只有受虐狂才会去享受这样的治疗过程吧,也只有偷窥狂和施虐狂才会乐意去做心理治疗师。这和心理治疗的目标――让每个人可以优雅地去生活――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四十多岁的老陈是一个有着丰富生活经历的男人,有着成功的事业,完整的家庭,从外表上看去老陈还是一个成熟略带苍伤的挺有魅力的男人。但老陈内心却是不幸福的,按照他的说法,虽然现在看上去要什么有什么,成功的事业和富足的生活让他有不错的自尊满足,但不知怎么的,内心里却一直无法感受到幸福感,还经常会在某些时候陷入到抑郁中,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有自杀的念头,虽然当时努力克服了这些可怕的念头和冲动,但事后想来还是很让他后怕的。

和老陈的治疗进行的并不顺利,在前面蛮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只是在治疗中谈他的抑郁,谈他身体的难受,他不愿意谈除这些症状之外的其他内容,包括他对生活的感受,他的成长经历,他对人生的思想与理解等。这在心理治疗中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阻抗,意思就是老陈还没有准备好去谈他自己,谈他内心的感受与体验,他还在回避着自己。用老陈后来的说法是,他当时挺害怕去谈自己的。他不仅害怕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去谈自己内心的痛苦,更害怕这个陌生人会拿着专业的刀把他一刀刀地解剖的体无完肤,从而让他无法面对那惨兮兮的内心。所以当时的老陈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需要让心理治疗帮助他找到生活的幸福感,摆脱经常缠绕他的抑郁和自杀的冲动,另一方面他又希望可以只谈症状不谈内心,甚至对内心时时涌动的一些体会和感受严防死守。治疗就在这样的矛盾和冲突中前行了几个月,一直到某个时候他开始谈自己,治疗才真正向更深入的内心流动起来。

老陈有一个非常不快乐的童年,父母对他的教育是以他们的标准进行的,虽然给他提供了比较充足的物质条件,但对他内心上的需求,特别是情感上的需求十分忽略,这也和父母的性格特点以及价值观有关。而后来家庭发生的许多事情以及父母婚姻的变故,都对老陈带来了深刻的影响。那些过去的种种,一直是老陈不愿意去回忆的,因为那带着老陈刻骨铭心的痛,所以他从来没有和人聊起过这些,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也不愿深谈。

我和老陈就这样聊了一年的时间,他的抑郁症状在开始治疗半年后就已经好转了很多,后面治疗的目标已经不再是为了他的症状了,用老陈自己的话说,那后来半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就象是一次心灵的旅行,因为他不仅体察到了自己内心的痛、那些压抑的愤怒、有时还有十分强烈的怨恨,更多的时候他体验到了在他的成长过程和成年后的生活经历中自己的坚强、自己生命中的智慧和努力、他把早年痛苦的经历转化为自己坚忍的性格与不拔的能力。而在这一年的自我探索中,老陈从一开始的抵触、防御到后来的畅所欲言,不仅释放了这几十年来压抑的许多负面情绪,更从对这些情绪的体验中汲取了其中对自己有益的养分,从而可以更好地面对自己,能更自然地接受自己的各种情绪与感受。对生活的体验重新变得鲜活起来。从老陈开始可以享受自己已经取得的成就、享受生活带给他的幸福后,治疗走向结束。

在治疗的最后,老陈的分享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让我感叹老陈的聪明与智慧。老陈说我以前一直以为心理治疗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看到一些介绍说心理治疗一定要挖掘自己的内心,挖的越深入,挖的越痛,效果就越好,这让我实在有些害怕,但是这一年的治疗却让我感受到,心理治疗其实并不象盗墓那样乱掘乱挖,心理治疗更象是考古,而考古一方面要求有非常高的专业能力,另一方面要有敬畏之心,考古工作是小心而充满艺术气息的。只有这样专业而充满尊重地去对待那些文物,扫除了积压在文物上的污垢与锈浊,这些文物才会在某一天以十分灿烂的面貌呈现在我们面前,如果只是想得到某些文物而不小心对待,就会因此损坏了十分贵重的东西。

老陈的总结实在是太有智慧了,把心理治疗形容成考古,这可真是非常绝妙的想法啊。考古不仅要专业、尊重,还要因时、因势、因地等,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这样才对得起我们要面对的珍贵;而不是见墓就挖,见宝就盗,这只是下三烂的勾当。

心理治疗的目的是为了重建,而不是为了破坏,是一场心灵的考古之旅,而不是一篇盗墓笔记。

发布于2013年10月06日 星期日 18:51:0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