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成为你自己(一)

我记得我在伦敦读书时候,在一家马来西亚的餐厅打工。同事问我在读什么专业,我说心理学,他们于是特别惊讶地问我说,那你会算命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于是说,算命差点儿,看手相还行。

做心理咨询这几年,有好几次朋友认真地给我建议:一是能不能生活地现实一点儿,二是能不能多说人话。这是两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儿。我发觉我喜欢的心理咨询师,内心往往都极单纯。他们作为一个人都有复杂的本性和情绪,可是他们能够剥去社会所带给他们重重的面具,内在完整纯粹。做一个纯粹的人和做一个社会期望的社会人之间总是有那么点儿差距。这些特别勇敢地去追随自己内心的人,往往显得不那么“成熟”,我也无法绝对化其好坏,总之我喜欢的心理咨询师,除去人社会性的需要之外,其内心善良单纯通透的那部分,总是极可爱,简直要从人的躯壳里面汩汩冒出来。

由此看来,一个通透的心理咨询师其实很难成为一个好的管理者,或者一个政治家。出于对自己那部分人本性的认识和保护,他或她很难愿意牺牲自己哪怕一丁丁点的本性,去交换其他的舒适。我想我在慢慢变成一个这样的人,越来越珍贵自己的性情,越来越宝贝自己内在的那个小姑娘。在这几年过程之中,我像是走进一个长长地、黑暗的通道,缓慢地打开自己内心的一扇一扇门。越来越笃定踏实,我开始知道我终于走近自己,能够体贴自己,温暖自己,给自己力量,从自己处寻找温暖和安全感。

我想,这是心理学,或者心理咨询,真正能够带给人幸福感的一部分。帮助人了解自己,像个仙女棒,咿呀咿呀,变得更有力量,更笃定自信。

人们常常问,我什么时候应当去做心理咨询?心理咨询究竟能够帮助我解决什么问题?我是不是能够从心理咨询师那里寻找到我生活的答案?心理咨询师是不是坐在椅子上听个没完,然后扶扶眼镜,说出个一二三四?

如果要简单地给一个答案,我想告诉你,心理咨询不帮助人们解决任何问题,你听的没错,它不解决任何问题。心理咨询师无法告诉你你究竟是否应当辞职,你是否应该跟你的前女友复合,或者你怎么做才能上台不紧张。心理咨询师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帮助你了解你自己,帮助你接纳自己,帮助你接近你自己内心无尽的能量宝藏,让你有勇气、有力量,去用你自己的方式,去过好你自己的生活。

心理咨询只和你的情绪工作,无论是认知行为,还是精神分析,都是为了把你从你的脑袋里面拖回你的内心。情绪没有好坏对错,也正是因此,咨询师不会对你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不会评价你的好坏,亦不做道德审判。心理咨询师会为你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陪你一起去探索你内心的黑洞。无条件接纳你的存在,陪你一起面对内心最羞耻、最痛苦的那部分,帮助你去理解自己,亦理解他人,理解世界。

你看,这是这样纯粹、真空的环境。心理咨询师会帮助你,将你受伤的、有害的那部分,带进咨访关系之中。在同咨询师的互动之中,练习、重塑经验、修复。也因此,心理咨询有自己严格的设置。比如说咨询师无法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做咨询,咨询必须有严格的界定,固定的见面时间和地点,诊断和治疗方案。这就像你要允许一个人同你裸身跳一支舞,你要深深地知道你可以裸身暴露于他,而你丝毫不必担心你会被嘲笑、攻击或是受伤,你知道这个人会像个温暖的大手掌,陪你跳完一整首温暖的舞蹈,他给你支持,亦温暖地陪你经受挑战。那些现实世界留给你的伤痕,他陪你缝合。而你同时能够相信,你暴露给他的这些伤痛和体态,永远不会对你外面的世界有丝毫影响。你可以如此自在地、安全地、在和咨询师的舞蹈里面,暴露自己,经受滋养。

因此,尽管人面对自己是一件带着撕裂般疼痛的事情,但是一个好的咨询师的陪伴,会让整个过程,温暖地像场爱恋。让人充满能量和希望,带着点儿婴儿早期“无所不能”的色彩,去创造自己的生活。

所以,如果你问我,你是否需要一个心理咨询师?我的答案会是,是的,因为你会恍然发现,自己的内心原来是如此地丰盛富饶,你会发现和成为一个如此美好的你自己。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