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心灵的房子

来访者来到咨询室,每个人都是带着问题和困惑来的,在咨询室里,咨询师会听到来访者不同的诉求和期待。


有些来访者者深受症状的困扰,主体感觉非常痛苦,他们希望心理咨询师能够帮助他们移除这些痛苦。

比如说:不再失眠早醒,能够尽快集中精力完成工作和生活的某个关键进程,不再拖延,改善进食问题,去除无生理原因的身体疼痛,减少强迫清洁的次数,能在公开场合不再害怕讲话……。

通常这些来访者都是非常急迫的,对咨询的效果也是最期待的,因为他们已经被这些症状折磨了很久,想了很多的办法。也有些人是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理来做心理咨询的,希望在这里可以看到奇迹时刻。
 

有的来访者希望心理咨询能帮助他们恢复之前的社会功能和自我价值感。

也许是他们本人,也许是他们的家人前来求助,希望他们能像以前一样去照常上班上学,不要颓废和荒废时光。有的来访者,他们在一般社会评价体系中被认为是最不可能来做心理咨询的人,他们的生活、学业和人际中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甚至是非常优秀的,是他人羡慕的对象,但他们内心的体验却常常是崩溃的,有挥之不去的空虚和无意义感,孤独,害怕失控,有些来访者有酗酒、冲动购物、性生活混乱等问题。

这些感觉无人可说也没人能懂,别人眼里的他和他体验到的自己是割裂的。我还常常遇到在婚恋和情感方面难以开始或者处在痛苦过程中的来访者,他们想知道怎么才能获得满意的亲密关系。有些来访者因为在人际和亲密关系中屡屡受挫而产生自我怀疑,希望有人能告诉他们怎么才能成为自己想要样子。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理解来访者的痛苦,和来访者一起理清生活的繁杂,看到症状和问题之后的内心渴望。

我认为症状的确需要关注,但我们不应只关注症状本身,我更相信症状和痛苦是我们内心的意图在说话,它是我们内心的渴望得不到满足,日积月累鼓出来的脓包,它们不是在这里鼓出来就是从那里冒出来。要想从根本上处理它们,需要更加关注在我们的内心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想起看过的一档家庭装修节目:

一栋老房子不停的掉墙皮还有些漏水,房主是位非常爱干净和有生活情趣的阿姨,家里打扫得井井有条,她在床的上方挂了很多蚊帐和布来挡落下的墙灰,因为每个月都要上去打扫一次,不堪其扰。

阿姨找到节目组,希望看看能不能帮她改造,最初的诉求只是重新粉刷一下,不要落灰就好,结果设计师看过,给出的结果让人大吃一惊。房屋老旧,木质房梁的很多地方都被腐蚀,甚至有倒塌的风险,节目组给出的建议是要大修,阿姨不肯,苦心经营多年、精心打理的家就这样被拆了实在心有不甘。

之后的一场大雨让房子渗漏得更严重了,再次检查之后,阿姨也发现住在里面确实很危险,于是全家做出了搬家大修的决定。

节目的结尾自然可以想象,阿姨看到重建的新家之后,充满了喜悦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节目里没有呈现的是装修期间,一家人住在外面的焦虑和忐忑,以及搬进新家之后如何重新适应的后续。心理咨询虽然不是修房子,有些地方总有相通之处,都需要时间和费用的投入,都需要主人有改变的诉求,要做初期的检查。如果主人想简单处理一下,咨询师要看看问题是否涉及核心结构。

心理咨询是在专业人士陪伴下自我探索的过程,这注定是一个双人的互动,心理咨询师能够提供的是专业的支持,来访者对咨询投入的程度也必然会影响咨询的进程。

这是很难预设结果的旅程,我们内心的房子在盖的时候没有预设的图纸,它是由我们的先天气质、养育环境、成长经历等种种材料随机搭建起来的,我们虽然每天身处其中但并不见得真的了解它,这就造成了仅仅是和咨询师一起探索“是什么让我痛苦”这个问题本身,就几乎伴随着心理咨询的全过程。

我和我的来访者在探索、遇见、挫败、修复、再次出发的循环过程中,一起去体验,去反思。我相信,当来访者获得了更稳定的内心结构,自然可以承载更有智慧和活力的生命体验。
 

有人说,你就告诉我是什么问题,我知道自己什么问题我就去改,改了就没事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喜欢举的一个栗子是那个人人都知道的孙悟空保着唐僧去西天取经的故事。孙悟空一个筋斗云十万八千里就可以拿到的东西,为什么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得到?我想,这是因为后者比前者多了很都具体的、现实的经历和情感体验,有了这些体验和经历的人才能理解真经中在说什么。不管我们是本领通天的孙悟空,还是被如来眷顾的唐僧,都没有捷径可走。

我不是神,不能给你真经,我能提供的只是一个与人真实相遇的机会。我很感谢每一位我的来访者,他们和我分享他们的生命故事,允许我和他们一起去探索,勇敢地在过程中去寻找属于他们自己的答案。
 
2019年05月31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