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独处”,还是在“退缩”?——一个发展的视角


L是一家公司的项目经理,在推进执行项目的同时,还要与团队内、跨部门的同事,以及客户进行很多沟通工作

在领导和同事眼中,L有不错的人际沟通能力,擅于进行团队协作,也给予了同事很多支持,客户也认为L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


LTA很享受TA的工作,工作之余,TA会参加一些喜欢的培训,定期与亲人朋友见见面,谈谈近况,TA也会留出一些时间独处,跑步、看书、看电影、看展

L
很重视与自己相处的时光,远离尘嚣,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是非常享受舒适的过程,会让自己以更好的状态去应对工作和人际关系。



L的同事C,同样的工作职能,TA在工作中每天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时刻在意自己的表现是不是被领导认可,邮件表达是不是准确,其他部门的同事和客户会不会投诉自己。

C也很在意会议中自己的发言有没有被重视,团队中其他同事的表现得是否比自己更被认可。


C说自己下班后喜欢一个人呆着,回到家想做一些工作,学学英语,或者看一些专业书,但是又没有力气去行动

想早睡又不睡不着,不停地刷手机,想找人聊天都不知找谁,只能看各种视频,虽然觉得这些毫无意义,但又停不下来

周末就是想宅在家里,非常的空虚



Y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考研,连考两年没有考上就放弃了,呆在家里一年多了。

Y说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同学们要么读研,要么工作了,自己现在去找工作的话,跟应届毕业生比没有任何优势

之前去公司实习过,好像自己不太适合职场环境,更适合走学术研究路线,但是考研也都失败了。


Y每天沉浸在网络游戏世界中,考研之所以失败也是因为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游戏瘾”。

想到找工作和跟爸妈要生活费,压力就很大,不想面对,只有在打游戏时自己是开心的。之前偶尔还能看看考研资料,现在放弃考研了,更没日没夜地沉浸在游戏中了



LCY都在经历着事实层面的独处,但显然TA们在独处时的体验和“功能”是不一样的:

L在独处中的体验是享受和滋养的,通过独处的调节,TA可以更有力量地去面对现实的工作和人际交往。

C在吃力地应对工作及人际关系,TA在独处中的体验像是一种“自我保存”,处于崩溃的边缘,极其需要支持。

Y处于一种社会功能丧失的状态,在游戏中,TA不用面对现实生活带给他的压力,代价是他也放弃了自我向前发展。

 

 

那么如何理解TA们的“独处”呢?


温尼科特在1958年发表的论文《独处的能力》,强调了独处是一种积极的能力,是不同于“退缩状态”的,独处能力是情绪发展过程中成熟的一个最重要标志。

温尼科特强调的“独处的能力”显然不是事实层面的独处,“独处的能力”源自于一种早期发展阶段的生命现象。在生命初期,婴儿处于一种孤独的、放松的非整合状态,
由于本能的需要,婴儿饥饿时会握紧拳头、奋力哭泣,这时TA处于紧张的暂时整合状态,得到妈妈喂养、拥抱的满足后,又回到放松的非整合状态,婴儿在整合-非整合状态的摆荡中,逐渐凝聚成自体的单元(Unit)状态,进而再发展成一个“完整的自体”。

从发展的视角,自体的发展是终生的,成年人也不断经历着整合-非整合状态的摆荡的,但是显然比婴儿期同样的过程更为复杂。婴儿是非常简单的,随着成长,我们整合了更多的体验,回到非整合的状态也是十分复杂的。
我们需要那种放松的非整合的状态的,退回自己的内在世界,有时像在休息,有时像在回味


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朝前发展的需要适度退行的需要


自体的朝前发展是需要一定的基础和准备的,既包括身体层面的,也包括精神层面的,这让我们在接受变化的时候可以保持相对稳定,不会试图用原始的防御机制去远离体验。
同时也需要有与发展相匹配的“心智”功能去理解我们身体和精神层面正在经历着什么…


在自体的发展过程中,环境(养育者)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帮助我们去整合经验,保证自体体验的连续性不被打断。请注意,环境的支持一定是基于自体发展需要的,适时地帮助我们理解体验,以及保证在独处的状态中不被侵入。但是养育者要做既不忽视也不替代是一个理想的状态,因此自体的发展必然是会有一些被打断的点的。

我们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也会有不同的内在发展任务和外在社会任务,它们相辅相成,也需要与之相匹配的自体状态去应对。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面对的社会任务也越来越复杂。如果当下自体的状态不足以支撑我们应对发展任务或社会任务,这时退行的需要会大于向前发展的需要,自体会停滞发展,并进行保存。

显然,Y的自体力量是不足以支撑自体发展和应对社会任务的,“退缩”是TA进行自体保存的方式。Y需要被干预,退回到自体发展被打断的点,修复自体发展中的缺陷,重新回到发展的道路上。

 

南希·麦克威廉斯在《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中对“退缩”状态进行了描述:
  • “退缩”是一种原始的防御机制

婴儿遭受极度刺激或痛苦时,只需进入睡眠便可解脱。
因此,退缩至另一种意识状态是可观察的、人类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措施。
成年人的退缩常见于社会或人际情境用沉溺于内心的幻想来替代与他人交往时的压力;
习惯性使用药物来改变意识状态同样可被视为一种退缩;
有些专家认为“自闭幻想”也属于退缩,它从另一角度反映了人际接触的全面退化。


前文提到了在自体发展过程中环境的作用是十分重要的,南希·麦克威廉斯在书中也谈到:
 

婴儿本性喜欢采用退缩来处理应激;越是敏感的婴儿越容易产生退缩行为。
此类素质的个性有丰富多彩的内心幻想,并认为外部环境艰难险阻,因而望而却步。
养育者及其他早年重要客体的过度关注和情感侵入都将强化个体的退缩;
反之,对儿童的要求置若罔闻,任其自流,也使他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内心想象去应对外部刺激,这种忽视和隔离也加速退缩的形成。

 


那么“独处”的状态到底是什么呢?“独处的能力”是如何发展的呢?

在生命早年,婴儿是需要一个可靠的母亲持续在场的,既可以保证TA的需要被满足,也可以保护婴儿能够在一段有限的时间内独处,并且享受独处的体验,既前文说的“孤独的、放松的非整合状态”。

婴儿逐渐将这个可靠的母亲内化为心理现实中的好客体,并对这个好客体足够信任,让婴儿可以在外部客体缺席的情况下得到休息和放松,TA也拥有了“独处的能力”,在人际关系中也是自信而松驰的。显然L是拥有“独处的能力”的。


C目前的自体力量不足以去应对社会任务,自体发展也是停滞的。我们可以看到,C在人际关系中的状态是紧张和无法信任的,TA可能是一个退行状态,需要重新建立/修复内部的好客体。

因为目前
C处于很早期的自体状态中,所以TA的“独处”是不成熟的,是需要环境支持和专业帮助的。


参考书籍:

1.《成熟过程与促进性环境——情绪发展理论的研究》,唐纳德·温尼科特著;
2.《精神分析诊断:理解人格结构》,南希·麦克威廉斯著。




 
2019年06月04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