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师,是不一样的听者

最近一有空就去看小说,当然不是无选择无目的得随便看。在咨询师的心理世界里,每一件事情发生都必有意义,每一次选择或者决定都连带着动力。就这么读着读着,我忽然想感慨小说里呈现的情节总是会那么完整、人物总是鲜活而生动,会在某处终结,却像是一个乐章在恰到好处时收了最后一个尾音。给你空间遐想,又有足够的素材可以回味和理解。想到这些,我想到我的工作。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这么多年来,在某种意义上我在工作中不断读着现实生活里的“实体”小说。每个来访者都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叙述着用生命来书写的故事,这些故事大多跌倒起伏、饱含着深切的情意。他们的讲述常常始于焦灼、无奈、困顿甚至绝望,他们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讲清楚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用片段、模糊的方式在尝试表达,而我是那里的唯一听众。

准确的说,我不单单是一个听众。因为,我除了认真倾听,还有重要的事情得做。

听众在这里,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角色。有些讲故事的人,讲得投入,会不介意你听得是否仔细,不喜欢被打断而影响自己的情绪和节奏,他们需要舞台,也需要我成为舞台下的观众,适时的掌声和终场时的落幕,是他们假设我应该配合上演的戏份;有些讲故事的人像是坐在考官和专家评审对面的被试,显得有些紧张不安,在小心揣度该如何呈现自己才更符合期待……每个人都选择了他们自己的位置,同时也在不动声色间为我选了个位置与他们搭配。如果,我只是懵懂中接受了这样的安排,那我就只是个听众,只是个像他们现实生活中其他人一样没有新意的存在,只是他们固有故事里的一个路人乙。所以,我首先要做到的是觉察他们把我放在了什么样的位置上。现实的故事总是扑朔迷离,也变化多端,不会像我之前的举例那么明了,所以我会不断被安排在多个不同的位置上(是的,如果你了解咨询,你会知道我在说移情和投射)。我在每个位置上认真的聆听,去感受讲者带来的感受,在与我互动中呈现的期待,以及他对故事中主要人物的期待……有时候,讲的人入戏太深,会要我给他一个回应,一个他想从别人那里听得的回应,我会不会给呢?这,真的要看情况。因为不论来访者带给我的位置是什么,我始终未变的角色是咨询师,我要做的事情是要帮助最初来寻求帮助的人能发生他所期待的改变。而这改变有时候是某种愿望被满足,又时候是某种假设被推翻。在这个过程中就演绎出故事的新剧情、新构建、新领悟。

这都不是结局,结局是在这个我们一起讲生命故事的过程中,他生发出演绎新剧本的能力、畅想可能性的能力、爱和被爱的能力,使生命流转不再以无效的方式重复。所以,你看到,我不只是一个听者,我与讲者一起去探索他心灵的世界,不论荒芜还是坎坷。我陪伴着那探索的人前行,经历未经之事、到未到之地,看着他成长为一个新的自己。

最后,跟他道别。

这对于我这个咨询师而言,就像是写完满了一本小说。也许,有人会好奇咨询师在结束时的感受,我总是会在那个时候去和来访者一起回顾我们的历程,我们所经历的和可能还未经历的,我们的收获与成长,对未来的展望,对分离的伤感……在心底里,曾经相遇的人是很难放下的,所以即便结束却仍有一扇永远为之敞开的门(leave
an open
door),这门不是等着被再次打开。我并不要求或期待他们会在某天必然回来。而是在那里,他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他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打开它。是在现实上,作为咨询师我还在那里,他可以在需要时找到我;但更是心理上的,他获得了自我照顾自我探索自我发展的能力,有那么一个地方会给他这样的环境。

咨询师,就是这样一个听者,她听到的都为你保有、为你储存。直至你离开,也不会完全删档。

但不得不说的是,常常我们不能书写成如前所述的那般完整故事。中途会有讲者离开,以各种各样的缘由。而那门也还是就留在那里。有时候,有人会自己把门关上,因为他无法相信有那么一扇门的存在;有时候,有人会觉得留在熟悉的痛苦里也是一种选择,他选择不再打开那扇门;有时候,有些人担心那扇门后隐藏着未知的恐惧,就让自己远远躲开…..原因不一,但一样的是,他们在某个时刻选择结束。在咨询师这里,故事就嘎然而止在他不出现的那一个场景里。有些人,用这种“结束”来帮助我理解他,却再也没有了听到我理解他的机会。他们给自己一个预设,即是没有人真的可以理解我,果然没有人可以真的理解我,即便是咨询师。我被迫成为他的合谋,尽管我无意于此。我这样说,绝不是要责备。而只是遗憾,遗憾我未能让他再多一点信赖足以让他再多坚持一刻,我未能给他更多一点支持让他足以再信任我一些。我也遗憾,他也许就又需要再走一段长路,也许他需要再多辛苦一点。不论如何,我就站在那里,守望他对自己的选择,此刻仍是一种尊重一种信赖。每个来访者有权做出对自己最好的决定–他信赖的自己所做出的决定。

就这样,咨询师的心里打开了一扇又一扇门,在那门里透着鹅黄色的灯光在暗夜里闪着亮,指引想要去寻找方向的人们。会让很多人,想到时觉得心头一暖,觉得充满力量。也就是这样,咨询师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个守望者,照看着曾经在心灵深处相遇的人们的心灵点滴。

也许,未能完满是一种缺憾,但曾经的陪伴就是一种重要。感谢那每一次相遇的经历,感谢你带来的用生命书写的属于自己的故事。

发布于2014年6月19日 星期四 01:08:5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