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梦、梦中梦、疗愈梦、清明梦……科学家怎样研究奇异的梦境?


多年前,两个好朋友的梦,开启了我对梦的探索。

那是在读研的时候,在台湾交换。跟几位朋友约好,一早赶火车去花莲玩。前一天晚上,其中一位朋友,梦到我睡过头了,怎么打电话也没人接,过了好久才到车站。

结果,那天早上,我果真睡过头了,急急忙忙赶到车站,踩着点赶上了车。她说:那个梦的情节和早上发生的事情,特别像。
 
没过多久,那波朋友中的另一位,梦到自己的父亲开车受了伤。他从台湾打电话回千里之外的邯郸。妈妈怕他担心,说,一切都好。他只好明白着问,说,我爸这两天开车是不是有什么事?妈妈才告诉他,爸爸的确在开车过程中受了伤。

那时,我受的是科研的训练,最喜欢做严密的实验设计,相信没有什么现象是科学方法解释不了的。这次,可真把我难倒了。

搞不明白,百爪挠心。

其实,从古至今的典籍、小说、神话故事当中,预言梦、托梦等故事比比皆是。通常,我们只是把它们当做故事,听听而已,并未当真。或者归结为:
  • 造假,或夸大其词的描述
  • 幻觉等精神失常的现象
  • 概率上的巧合(人们每天做这么多梦,有几个跟现实对上号也不奇怪)
  • 记忆的错误

然而,当这些事情发生在你身边,你就会发现:以上的这些解释,很难真正让人打心眼里信服,这些奇异的梦,就这样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在图书馆里查资料的迷茫时刻:查了很多各个流派的书。发现,很多都记录了这类“预言梦”的存在,但很少能给出让人信服的解释机制。只发现荣格讲到的“共时性”,但读起来懵懵懂懂,云山雾绕。

多年后,遇到了一本让我豁然开朗的书。

如果你也对梦有好奇,那我们就一起来读一读《超凡之梦》吧。

书中研究了各种神奇的梦。作者史坦利•库皮尼(Stanley Krippner)博士是超个人心理学专家,在梦的研究领域非常有建树。
 

 01
疗愈之梦


十来年前做过一个噩梦,梦里我的牙全掉了,整口牙呈喷射状往外掉。我赶紧用力捂住嘴巴,防止牙齿都掉出来。在惊恐中醒来,以为是有了蛀牙,去买了新的牙膏、牙线,每天认认真真刷牙,对着视频学用牙线。

结果过了几天发现,原来是长智齿了。

梦与身体的状态关系非常密切。书中将这类能够反映出身体状况的梦,称为疗愈之梦。
 

其中有几个有趣的研究:

一个比较让人震撼的研究是,俄罗斯列宁格勒神经外科研究所的Vasily Kasatkin,花了28年,收集研究了8000多个梦。在他的《梦的理论》一书中写到,在严重疾病发生前的几个月,就有在梦中预先发出警告。他研究了人们发病前的做梦内容,通过早期的诊断和治疗来挽救病人。

Robert Smith分别用回溯和预测的方式进行了研究,发现男性梦到死亡的次数越多,女性梦到分离的次数越多,病情就越严重。

另外,Harry Wilmer 对退伍军人进行的研究发现,梦境会随着治疗的进程发生改变。一开始会梦见被人攻击或杀害敌军;当治疗有进展时,梦会变成和战场或相关生命议题的隐喻;而最后阶段,会呈现问题的解决,化解战争带来的影响。”


 02 
创造之梦


作曲家塔尔蒂尼(Giuseppe Tartini)曾经梦见海滩有个瓶子,里面有个魔鬼恳求放他出来,他同意了,条件是魔鬼帮他完成一首迟迟写不完的曲子。魔鬼出来后,拿起小提琴,演奏了起来。
塔尔蒂尼醒过来后,立刻凭着记忆将曲子写下来,创作了《g小调小提琴奏鸣曲:魔鬼的颤音》。

这首曲子大受欢迎。可他却说:“我还是认为它比我在梦中听到的差得很远。假如能让我再一次听到那奇妙的音乐,即使就一次,我也宁愿砸碎我的小提琴,并永远放弃音乐。”

还有很多这类的轶事,例如,天才数学家拉马努金梦到过多个数学公式,化学家凯库勒受梦的启发提出苯环结构,等等。
 

梦是否真的可以给人们创作的启发?

M. E. Maillet调查了80多位数学家,其中4位表示曾经在梦中解决数学问题,8人表示在梦中得到过解题的线索,15人说在醒来时虽然不记得梦的内容,但是对数学题得到完全或部分的答案。另外22人不记得在梦中解题,但表示直觉对解答数学题的重要性。

Michael Barrios和 Jerome Singer 通过实验的方法来探究这个问题:

他们征集了48位遇到创作瓶颈3个月以上的志愿者,包括文学艺术作品创作、科技项目等。将被试随机分成4组,分别是:清醒的想象、催眠之梦、理性讨论和控制组。

清醒想象组:接受十项想象练习,引发3个与创作有关的幻想。
催眠之梦组:接受催眠引导,然后做3个与创作有关的梦。
理性讨论组:接受引导进行高度专注和逻辑的合作,检查创作计划。
控制组:受到鼓励,并以非知道的方式讨论他们的创作计划。

结果显示,清醒想象和催眠之梦组得到了更多正向的改变,更有利于创作

例如,一位作家以前创作的小说缺少角色冲突细节,在每次催眠做梦后,写出的小说情节非常细腻,内容更为生动,写作效率也提高了。


 03 
预知之梦


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人等都相信梦有预知的力量。从古至今也有很多这样的故事。

英国的Malcolm  Bessent以能梦到未来而闻名。迈蒙尼德医学中心(Maimonides Medical Center)对他进行了多次实验,发表了多篇论文。为了检验他是否能梦到第二天的经历,研究者设计了实验,流程是:

1 实验者A先布置好12种场景,然后马上离开美国。

2 实验者B安排Malcolm在实验室中睡觉,并记录他的梦境。

3 第二天早上Malcolm做梦结束后,实验者C扔色子得到一个随机数,根据随机数从12个场景中选择,带领Malcolm来经历那个场景。

4 多位完全没有参与以上过程的评审员,对Malcolm的梦和随机数得到的场景来进行配对,以检验其匹配性。

例如,前一晚梦到了:“有水……几只鸭子和物品,雾蒙蒙的,但我看见好几只鹅,还有好多鸟在芦苇间游来游去……我觉得与鸟有关”

结果第二天早晨,抽到的场景就是,他被带进意见房间,观看几十张鸟的幻灯片,同时播放着鸟叫的录音带。”

多次实验的结果显示,预测成功的概率远高于随机水平,即,不太可能是统计上的巧合。
 

另一项研究中,美国的莱贝克邀请人们报告预言梦的案例,需要符合这样的条件:

1 有详细的信息显示梦与生活事件有明显的关联

2 不是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小事

3 有预知的证明,例如做梦者在事件发生前,就曾经将梦境告诉其他人,或是记录下来。

他征集到的案例中,有这样的案例:

“一位男性在醒来后告诉朋友:他在梦中到银行,两名持枪歹徒闯入银行,一人把枪放到他的嘴里,另外的劫匪进入柜台,拿走很多钱后逃逸。结果这件事情后来真的发生了,除了抢匪并没有把枪放进他嘴里之外,整个过程与梦境非常吻合。”


还有更多关于预知梦的研究,感兴趣的可以查看Sherwood等人在2003年,以及Mossbridge等2018年的综述文章,有更详细的介绍。

除此之外,这本书中还讨论了:

清明梦:在梦中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离体梦:做梦时或之后,有脱离身体的感觉。

梦中梦:在梦中有类似做梦的经验。

共同的梦:两个人在同一晚上有相似的梦境。

心灵感应的梦:在梦中得知了他人的想法。

超视觉的梦:在梦中看到远方的事件,而且是平时不可能知道的事。

神灵造访的梦:在梦中进入灵界,或是遇见祖先或灵体。

怀孕时的梦:梦到与即将出生的孩子有关的信息。


如果你也对梦感兴趣,有这样几个做法:
 
  1. 及时把梦记下来。可以记在手机记事簿里,或者录音。
  2. 用现在式描述自己的梦。好像重新体验那个梦一样。
  3. 回想梦中的情绪感受,尤其是最强烈的情绪。
  4. 在生活中,找出与梦有关的事件和情绪。想想看,梦在提醒你什么?


例如,最近我做了一个梦:

我抱着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盒子,要去图书馆归还。打开盒盖,里面摆着两排白色卡片,像是某种典籍,第一排是满的,第二排摆了一半多。盒子很大很重,我带着它找到了图书馆的一个分馆,结果说要到另外一个分馆。到了那个分馆,在一个柜台前排队,工作人员说,要进到另一道门里才可以还。在马上要找到归还处的时候,突然醒了。

其实那天晚上做了好几个梦,醒来印象最深的是这个,于是用手机录了下来。

这个梦是在跟我说什么呢?

后来看到了我的书架,突然懂了:书架有两层,第一层摆满了书,第二层摆了一半多。

于是,我花了一晚上整理书架,把很多不用的书捐到图书室,或者送了朋友。一身轻松。

最后,如果大家感兴趣,也可以看看以下的这些书,例如:
 
《1000种梦的解析》



《解梦九讲》



对清明梦感兴趣的可以看《西藏的睡梦瑜伽》。


参考文献:

克里普纳, 博格扎兰, & 卡瓦略 (2008). 超凡之梦: 激发你的创意与超感知觉. 四川大学出版社.
Barrios, M. V., & Singer, J. L. (1981). The treatment of creative blocks: A comparison of waking imagery, hypnotic dream, and rational discussion techniques. Imagination, Cognition and Personality, 1(1), 89-109.
Krippner, S., Honorton, C., & Ullman, M. (1972). A second precognitive dream study with Malcolm Bessent.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Mossbridge, J. A., & Radin, D. (2018). Precognition as a form of prospection: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Psychology of Consciousness: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5(1), 78.
Sherwood, S., & Roe, C. A. (2003). A review of dream ESP studies conducted since the Maimonides dream ESP programme.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10(6-7), 85-109.
Smith, R. C. (1986). Evaluating dream function: Emphasizing the study of patients with organic disease. The Journal of Mind and Behavior, 397-410.
Wilmer, H. A. (1996). The healing nightmare: War dreams of Vietnam veterans.  In D. Barrett (Ed.), Trauma and dreams (pp. 85-99). Cambridge, MA, U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9年10月28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