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碎玉坑】有关苛刻的超我和道德

近来愈发觉得苛刻的超我和正常的超我根本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而不是程度的差别。

比方说,一个奶奶和小孙女走路,一名行人正要从她们身边路过时,孙女突然玩闹着改变方向,奶奶立刻说道:瞧瞧,差点撞到人。孙女撒娇着,带着小孩特有的邪恶笑着(然而是对着奶奶并非行人)说:就是要撞死你……

奶奶厉声道: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随后小女孩开始焦虑。

虽然不清楚小女孩是为什么突然采取了邪恶的表达,但是这种心理活动在儿童身上并不罕见。这个小女孩的年纪大概超过传统上认为的超我形成的年纪一点,大概是学龄前的最后时光,或者刚上小学。然而超我也并不是一个朝夕之间形成的。或者可以认为是一个临时的退行。

在特定的情形下,人有表达自己愤怒和邪恶一面的需要,比如感觉自己受到恶劣对待时,或者是进行其他幻想“游戏”(有意或者无意)时,比如调情。

当然前者(感觉自己受到恶劣对待)在移情条件下,是通过了曲折的通道,才表现出来。这种情况可能更令人费解,也更容易引起误会。

然而,对于一个有着正常伦理的成人来说,也许只需要一个皱眉、或者一阵沉默,就足以将自己对于邪恶的不赞成传递给自己的孩子,而不需要厉声呵斥。

厉声呵斥传递的是成人的恐惧和焦虑,家族创伤便是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的。这个家庭的创伤点可能在于对攻击性的不自在,也许不能够有效地保护自己免于外界权力的入侵……这种创伤的一个侧面便是苛刻而僵化的超我。

而正常的超我或者说道德感从本质上讲,是儿童发觉自己伤害了自己所爱之人之后的反思中产生的,在成长过程中,再逐渐将自己爱的对象从父母和身边人扩大到外人,而形成普遍道德。并非简单的言语教化所带来的。

发布于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06:48:06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