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春节回家 你被逼婚了吗?》——2014年02月18日 北京青年报 心理解码

# 春节回家 你被逼婚了吗?

◎梁鸿儒

Diversityisessentialtohappiness,andinUtopiathereishardlyany——罗素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王小波

◆名词解释

婚姻制度,是社会这个庞大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在父系社会,婚姻制度显得尤其重要,因为男性对比于女性,在确定谁是自己亲生后裔上有天然的缺陷。这就是进化心理学所说的“生殖疑虑”。

大年初二凌晨,一位从广州回老家过年的妹子发来信息:“哎,梁大叔,全县城都快知道当年高考全市第一、初中一年就有20多封情书的我,因为嫁不出去而回来相亲了。我至于吗?我至于吗!!!!!”

一个85后独女,从经济欠发达地区凭借自己的努力,以优异成绩考上名牌大学,留在一线大城市知名的跨国企业工作,典型的一名人人羡慕的白富美。当年父母都以有这样一个女儿而骄傲,街坊邻里会用这位妹子作为榜样教育自己的孩子。

突然在某个年纪,因为还没结婚,一下子从家长的骄傲变成了家长的耻辱。其中经历的复杂过程,全部浓缩在她发给我的这短短几十字和最后五个感叹号里面了。

父母干预子女的婚姻,自古就有,为什么会在最近几年里被赋予“逼婚”这个名字?这是因为人类繁殖的本能装进了两种自我状态中。

繁殖的本能被装进了婚姻制度

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讲,繁殖是人类作为生命体的其中一种本能。自私的基因驱使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最大程度地保障自己的后代能够繁衍。人类为了更好地保障繁衍,制造出了各种复杂的社会制度来处理自己有生之年都用不完的资源,让自己的下一代能“赢在起跑线”。

婚姻制度,就是这个庞大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因为搞清楚谁是谁的孩子,关系到谁要把一生奋斗积累下来的资源交给谁。特别是在父系社会,婚姻制度显得尤其重要,因为男性对比于女性,在确定谁是自己亲生后裔上有天然的缺陷:女性可以很确定,从自己肚子里生出的孩子肯定是自己的,而男性并不确定从自己配偶肚子里生出的孩子是自己的。这就是进化心理学所说的“生殖疑虑”。

如果没有婚姻制度和相应道德的约束,很多男人可能在帮别人养孩子。所以,在我们这个孩子绝大部分跟爸爸姓的汉文化父权社会里,结婚和生殖是紧密挂钩的。大张旗鼓地摆喜宴,就是告知整个群体。如果没有经过这个程序,保险性就会大大降低。反过来看,保存着母系社会制度的云南摩梭族人,他们是不需要摆喜酒的。因为他们很清楚地知道,我们一家人养的都是我的姐妹的孩子,那里有我们家族的基因。

在繁殖本能的驱使下,有了上述这些复杂的制度,经过历史的沉淀,成了习俗。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伦理:要生孩子必须结婚;到了一定年纪生孩子有风险,于是必须在一定年纪之前结婚。这就是到了一定年纪,父母会安排子女结婚的最初缘由了。父权社会,婚姻由家长安排的多,仪式比内容重要,门当户对的不赔本生意比两情相悦重要,目标就是保证遗产继承给自己的亲生子女,更好地繁衍。补充一句,在父权社会中,婚姻这个制度,本来就与爱情无关。

“父母之命”何时变为“逼”?

一个安排从“理所当然”到“逼”,差别只有一个:其中一方不愿意这么玩了。不愿意这么玩的,是年轻的一代,也就是现在大喊“每逢佳节被逼婚”的一代人。有调查显示,他们当中绝大部分还是希望结婚的,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自己都很着急。包括那位给我发信息的妹子,其实早就连房子都买好了等着真命天子出现。

他们之所以不愿意这么玩,是因为原来那一套仪式所发挥的排除“生殖疑虑”的作用已经大大地削弱,尤其在流动性极高的大城市:一方面,个人的生活隐含着各种可能性,不太可能对一个人的来历清楚地知道,也不可能将一个人婚后的行为放在监督之下,所以那些旧办法排除“生殖疑虑”的作用正在渐渐减退。另一方面,各色带着各种因地而异的“理所当然”的人聚集到这个地方,不可能用整齐划一的标准简单评价个人的好坏,更何况是挑选一个长期伴侣?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放弃了那种靠舆论评价来挑选伴侣和监督伴侣的想法。在婚姻伴侣的选择上,自己认同和主观感受变得更加重要。

而父辈显然不明白在大城市中发生的这些“荒诞”事情:在他们的生活里,人口流动性极低,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都在同一个村子,或者后来的同一个单位,长期在一群相互认识人的目睹下生活,一举一动很难躲过舆论的监视。在这个环境中,别人的肯定,比自己的感受靠谱得多。

一边是年轻一辈在人口流动性极高、评价标准多样化、信息不完全的环境下形成的自我肯定的自我意识;一边是老一辈在大家抱团生活的、评价标准统一且信息完全的环境下形成的建立在别人的肯定中的自我意识。这两种自我意识形态在繁衍和婚姻策略上的差异,造成了现在“逼婚”的局面。

合理面对参差多态,才是快乐关键

如果我们的地球很幸运地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经历什么天灾,让整个社会的发展受到毁灭性打击的话,我相信生活将会朝着城市化的方向发展,必然产生更多自我肯定的自我意识,而这样的自我意识必然是参差多态的,个人的生活选择也是更加不确定的。

而接纳这样的参差,以及用新的方式去应对不确定带来的挑战,是年轻一代必须经历的考验。这个过程的第一步,就是和父辈之间在婚姻选择上的差异,也就是现在所面临的“逼婚”;必须明白的一点,自由选择并不保证能够带来长期的稳定关系,相反,我们的离婚率正在上升,所以后面还有和那位一样强调个人选择的伴侣,之后还有可能比你更强调自我选择的你的下一代,他们都必然在个性上与你产生迥然的差别。

对于这样丰富的差异,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有一句话:“Diversityisessentialtohappiness,andinUtopiathereishardlyany”。这句话有众多翻译版本,我最喜欢王小波在《思维的乐趣》中的翻译:“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

在所有划一标准的制度里,包括婚姻,无论是父母之命,还是自由恋爱,都必然有人被排挤。父辈和年轻一代,怎样应对这样的“参差多态”,是接下来的生活能否快乐的关键。我们现在的演绎,能为将来的人沉淀出一套新的习俗,一套能让更多人享受自己的幸福的习俗。

(作者为婚姻与家庭治疗师、友家人心理咨询临床经理)

发布于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00:47:5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