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肖儿女老来伴》——2014年1月21日 北京青年报 心理解码

# 不肖儿女老来伴

◎梁鸿儒

最近八十多岁的外公滑倒,盆骨骨裂,入院做手术。外公不喜欢长期闷在床上,老是喊着要出院,即使施了手术的右腿被管线缠绕动弹不得,每次见到我,还是会跟我商量:“我知道你开车来的,你带我走,我回去给你好吃的。”

我哭笑不得:“外公,你伤好了我就带你走。你要好好休养。”遭到拒绝,他不高兴,甚至大喊大叫,说医院都是骗钱的地方。半夜里如果没人看着,还会自己挣扎着要下床。要是谁不让,他就会破口大骂。

家人为了安全,轮流陪他过夜,但面对外公的脾气,大家都面有难色。唯独平时脾气暴躁的小舅舅,成了外公在医院里苦闷日子的好伙伴。

小舅舅在他的三个哥哥姐姐眼中,一直都是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读书不好;每份工作都做不长;脾气暴躁,在外面容易跟别人起冲突;在家里闹脾气;经常醉酒。大家不放心他出去闯,所以小舅舅一直养在外公家里。现在四十岁了成了家、有两个孩子,还在父母家蹭饭。

外公养了这么个“不肖子”,自然难逃“宠坏”儿子的名号。不过这些批评从来都无碍他们父子俩做“猪朋狗友”吃喝玩乐。比起其他三个早早出外打拼、混得有头有面的孩子,外公最疼的反而是这个小舅舅。

就是这个对自己儿子说话多一句都不耐烦的小舅舅,就是这个跟家里人打麻将输了几块钱都会发脾气掀桌子的小舅舅,对着我外公的时候,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不仅星期一到五的五个晚上都是他在毫无怨言地守着外公,而且比家里的女人都想得周到。也只有小舅舅,才能逗外公一笑。反倒是我这个“心理专家”,对着外公的脾气经常不知所措!

我在临床工作中,也遇到不少这种情况:那些离不开家、没有自己独立天地的孩子,往往是其中一方父母的伴。离开了,反而浑身不自在,双方都担心着对方的安好。美国策略派家庭治疗祖师JayHaley在他的著作《LeavingHome》中提到,这些离不开家的孩子,其实都是在回应其中一方父母被陪伴的需求。

我曾经辅导过这样一个家庭:三年级的女儿拒绝上学,长期“隐居”在家中当小霸王,称呼父母为“仆人1号”和“仆人2号”。两位“仆人”无计可施,来到我的辅导中心。一家三口进入我的辅导室,两夫妻自动坐到三人沙发的两侧,且紧靠扶手,身子还尽量往外倾斜。我估计要是我的沙发再长两米,他们应该也会继续往外挪。而被称作“小霸王”的女儿却紧紧贴在母亲身旁,温顺得像只三个月的小猫,一点霸气都没有泄露出来。

丈夫很坚持,觉得女儿在家从来不尊重自己,都是妈妈没有起好带头作用:“你平时从来都不会主动跟别人打招呼,连我爸来了你都不叫,女儿没礼貌就是跟你学的!”妈妈不反驳,只是不停地抹眼泪,女儿忙着给她递纸巾。男人没有得到回应,越说越快,越说越大声,将太太各种“罪状”一一罗列,而太太只是更频繁地抹眼泪。

正当我准备让他们停一停的时候,女儿凑到爸爸耳边悄悄说了什么。男人立刻停下来,不再言语。我不解地问道:“你女儿说了什么?”

爸爸低声说:“她让我闭嘴。”妻子趁机回应道:“你早就应该闭嘴!你看我哭成这样,女儿都懂得给我递纸巾,你就知道说我的不是!”

我忍不住想,要是女儿不在,这对男女能沟通得了吗?或许连沟通的必要都没有了。在妈妈看来,这个会递纸巾、还会让丈夫闭嘴的女儿显然更懂得自己的心思,比丈夫更适合做自己的老来伴。

想到这里,我就明白这个女孩子为什么离不开家了,因为那里有着一个等着她保护的妈妈和一段等着她维护的夫妻关系。

发布于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00:39:53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