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种方式,成为活在时间之外的人|心理咨询师说

人不过百年。
 
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手执单程票,没有回头路。
 
白驹过隙的人生,眨眼即逝,一瞬间让人迷茫,思考,执着,痛苦,会有各种挣扎…
 
这一辈子,你能抓住什么,又能留下什么?
 
每天睁开眼,你曾想过如何过这宝贵的一天?
 
选择不顾一切的追逐成功、财富、权利、名利,或许能让你在焦虑中找到一个喘气的角落;
 
然而,只要稍稍松懈一丝一毫,外在被掀开,裸露的小宇宙孤独如大海上一泛扁舟,寻找着这一生的着落。
 
这就是为什么在咨询中,常常会有各种声音:
 
探讨生命的意义,说到死亡焦虑,谈及在这一生我到底想要什么。

 

“永恒”或是“永远”常常让人心向往之。
 

什么人可以活在时间之外,逃脱死亡的追逐?
 

我们如何可以活在时间之外?


 

最天真的方式:

 

用生儿育女的传承打破时间的限制。
 

这个幻想让许多人沉迷,因为这个假象拟造了一个美好,就是:孩子活着等同于自己不会死。

 

这也成为很多人对孩子无法放手,诸多干预,指手画脚的缘由。
 

无法清晰了解父母与孩子原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很难看到边界模糊给双方,尤其给成年子女带来的困难与阻力,影响着他人的生命历程而不自知,常常是由于内心深处有着孩子就是自己的天真幻想。

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里谈到:“我们不过是基因的载体,所有物质的生命,不过是基因为了延续和进化这个目的而存在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生命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这里提到的一个冷酷的现实是:TA是TA,你是你。

 

你只是千千万万人类基因抄写员之一。

 

通过为人父母的角色逃脱时间的束缚只是自欺欺人。


 

最直接的方式:

 

用做梦的方式来超脱时空的束缚。

 

梦里的你,可以回到过去,可以去到未来,可以上天,可以入地…

 

逝去的时光会在梦中重现,曾经认识的人物即使不再有机会相遇,也可以在梦中再见。

 

睡着了,在梦里的人是没有时间的。
 

梦是我们走出时间的最简单的尝试,几乎人人皆可。


 

最有效的方式:

 

载入历史长河中被记住的人。

 

这些人,虽死犹生。
 

他们用他们的岁月谱写了历史上着墨的一笔。

 

在这里,或许也是此文的目的,我想借此缅怀一位跳出时间框架的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们无从考究,也没有可能亲身认识他,但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文字记录寻到蛛丝马迹。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生于1856年5月6日;


他出生在奥地利一个犹太人家庭,是奥地利籍著名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哲学家,弗洛伊德被称为“精神分析的泰斗”;
 

除了开创了潜意识研究的新领域,他促进了动力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和变态心理学的发展。
 

如果对心理学感兴趣的读者,不妨可以看看他的主要著作《精神分析引论》《梦的解析》《性学三论与论潜意识》等。

 

1939年9月23日,弗洛伊德在伦敦去世,享年83岁。

 

这些年,无论我在哪里,漂洋过海还是安居市井,最爱翻看的还是那八本一套的弗洛伊德文集。
 

无论是白天还是夜里,台灯前还是火炉旁,听着雨声还是在大雪飘飘的日子里,手捧一本弗氏文集,就如同在与一位智者“交谈”,超越了时空的交流。

 

每次看书,就如同与弗洛伊德本人在“说话”——这是他存在于时间之外的方式之一。

 

当今,有许多精神分析师承接了他的“衣钵”,在心理学领域贡献着一己之任,成为一个又一个独特的“弗洛伊德”。
 

每一个读了他的书籍或文章的人,无论或多或少受到他影响的人,也在“传承”着他的每一个不同的心理理念——这是他存在于时间之外的方式之二。

 

而翻阅历史人物传记,例子比比皆是。
 

 

最实用的方式:

 

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经验,当你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情,全然投入,会忘记时间。
 

比如看一部好电影,听一首好歌;球场上的全力以赴,考场上的专注一致。

主观上,感觉不到时间的消逝,改变了对时间的感觉。

 

忘记时间,是身处时间之外某个时刻的巅峰体验。

 

这个方式,“忘我”是共性。
 

与天地浑然一体,正如老子所言“天地所以长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这种没有时间感的某个点,可以通过各种行为活动获得,甚至“睡眠”也可以说是一个全然的投入。
 

因此,有一个很好的睡眠,除了是让一个人得到休息,还有一个重要体验是“失去自己”,这个“失去自己”相当于活在时间之外。

 

相对而言,小孩子比较容易通过这个方式获得时间外的感觉,专注力是一项宝贵的品质。
 

但很多时候,由于父母的控制与焦虑,随意打扰孩子的专注,常常也是我们成长经历中越来越少活在时间之外体验的原因。


 

最隐秘的方式:

 

在心理学概念里,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叫做“强迫性重复”,它是指个体不断重复一种创伤性的事件或境遇,包括不断重新制造类似的事件,或者不断地重复某些似乎毫无意义但把自己置身于某些痛苦经历和体验的活动中。

 

强迫性重复是一种在潜意识运作的防御过程。
 

它不但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而且也经常在家庭里产生代际传递,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着这种现象反复出现。

 

比如,有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婚,而每一次婚姻寻找的都是有明显共性的配偶;又比如,有些人在经济活动中会不断的挫败自己,总有办法让自己回到最困难的时刻…

 

通俗而言,就是十八岁死,八十岁埋。
 

时间变成管道,人如同管道中的兔子,一路往前跑,重复的只有一个方向,重复着一个主题“跑”。

 

在强迫性重复中,人生缩短为“一件事”,“一个创伤”或“一个境遇”,整个生命是只有长度,没有宽度与广度。

 

其中,“强迫型人格”是用"外化"了的“强迫性重复”来从表层逃脱在时间之外,这个我们会在稍后用专门篇幅另作阐述,在此略过。

 

当我们遇到某种情绪,我们换了背景,换了配角,未换的只是主角和故事情节;
 

重演、重演,不断重演;
 

这出戏只需换掉服装、场景,便可屡屡重现于家家户户当中。

 

打破强迫性重复,犹如获得“新生”,从不断循环摔倒的“坑”里爬起来,才可以继续前行,这个意义,几乎等同于重新获得一次生命。

 

因此,通过在潜意识层面工作,打破人生内在世界的强迫性重复,也是活在时间之外的常见方法。

 

基于此,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机会逃脱时间的控制。

 

 

后记:

 

关于时间,生生不息,源源不断;而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原来时间真的不是一条横跨在你面前的河,有着此岸和彼岸,而是一条挂在悬崖上的瀑布,奔流直下,一去无回。

 

那是时间之内的人。

 

时间之外的人,已在瀑布中寻得此岸与彼岸。
 

2020年05月18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