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快乐是一种能力》——2013年12月24日 北京青年报 心理解码

# 快乐是一种能力

◎梁鸿儒

从今天开始,圣诞节、新年、春节,一大波节日接踵而至。节日总让我们产生与人团聚的冲动,无论是家人还是情人,我们都希望能与他们分享这份喜庆。但别人的出双入对,往往映衬出自己的形单影只,这让我想起我的同事讲述的去年平安夜的一件事:

人真是一种有趣的存在

永远在“独立”和“依附”当中摇摆着

她在小区散步的时候,遇到一位形容姣好的少妇,右手拿着电话紧紧贴在耳朵上,无名指上的钻戒在路灯的光线下闪闪发光,乌黑的发丝被泪水粘在脸颊上。她对着电话怒吼道:“你死哪里去了?其他时候就算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是不是都忘记了?你居然不到我打电话给你都不吱一声?你快点给我滚回来!”然后对面好像把电话挂掉了,她惊讶地看着屏幕上结束通话的画面,瞪圆了眼睛。

人真是一种有趣的存在,永远在“独立”和“依附”当中摇摆着,有时候在无限制的自由当中感到快乐,但有时候却因为无人束缚而感到孤独和愤怒。“独立”是一种本能,让我们能独自面对困难,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并苦中作乐;而“依附”也是一种本能,通过妥协,放弃一定的自主,让我们能依靠别人所拥有的资源,分担生活中的风险,获得情感的支持,更好地生存下去。然而在这两者之间转换的功夫,可不是那么好把握。因为有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决定在“独立”与“依存”之间所处的位置。

一个母慈子孝的感人故事,麻烦也来了

我的老师李维榕博士就曾经辅导过这样一个家庭个案:案主18岁的时候,爸爸意外身亡。作为家中的独子,本来自由自在的青春年华,他不能像其他同龄人那样在自由挥霍当中探索自己的个性,而是早早就定下了照顾妈妈的角色。他说在收到爸爸的噩耗的当天晚上,他和妈妈在暴风雪中跋涉到偏远的林场领回父亲尸体的路上,他发誓这一辈子都要替爸爸保护好眼前这个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弱小的妈妈。

直到这里,都是一个母慈子孝的感人故事,但这位男士开始要组建自己的家庭,真正要从原生家庭独立出去的时候,麻烦就来了:母子两人之间的感情难舍难离,相互依附,反倒是案主的妻子无法加插到这样的关系当中。有时候在妻子与婆婆的摩擦当中,丈夫都是先护着妈妈,让妻子忍耐。而对于离开了自己原来的家庭,嫁作人妇的妻子,却未被丈夫接受,等于在世界上孤苦伶仃了。直到孩子出生,妻子才找到了情感上的依托,将未被丈夫接受的满腔的感情都倾注到孩子身上,对孩子百般呵护。直到27岁,这个孩子还会和妈妈一起睡,彻夜聊天互诉心声。在辅导过程当中,孩子会指责爸爸不如自己懂得关心妈妈。而这么一个懂得关心妈妈的孩子,一个知道妈妈喜欢吃鱼尾巴而不是鱼头的孩子,却连自己的学业都应付不来。显然“关心妈妈”已经比“关心自己”重要得多了。

要不要开心地过,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在这个家庭的生命周期里,“依附”与“独立”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几十年前的一次意外打乱了转换的步骤:上一代母子间的过度依附,造就了这一代夫妻间的隔阂,其实就是夫妻之间的过分独立,相互未能形成承担生活挑战的同盟以及情感的联系,导致了下一代母子之间的过度依附。这样的关系会不会一代一代地循环下去,造就更多难舍难离的母子和寂寞的夫妻?

我的思绪回到了我同事讲的那件事当中,就在那样一个本应相互依附的晚上却无可奈何地要一个人过的时候,有什么办法面对想要依附而不得的落空?于是我问她:“后来怎么样了?”

原来,我同事随手捡了一朵刚刚掉落的花,走到那位少妇面前递给她,说:“无论今晚他回不回来,天气都是那么好,花儿还是那么红,至于今晚你要不要开心地过,其实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

留着那位少妇一脸的吃惊,我的同事继续散步而去。

(作者为婚姻与家庭治疗师广州市三人行家庭成长中心联合创办人暨临床主管)

发布于2014年3月16日 星期日 00:13:5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