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跨性别者的世界

好长时间没写博客了,最近翻出一篇在“人类的性”课上听跨性别座谈会时候写的文章,拿来贴补贴补。

跨性别,大众一般称作“变性人”,在精神卫生领域则诊断为“性别认同障碍”,简单来说就是当事人坚定地渴望自己是异性,并因为自己目前的性别而很痛苦,且这种变性渴望不能是由于对另一性别所拥有的文化社会特权眼红造成的。虽然经常被误解为同性恋或者异装癖,但跨性别者与他们是非常不同的。跨性别者认为自己根本就该是异性,而不是单纯的想要扮成异性或者喜好同性而已——也就是说感觉自己生下来的时候装壳就装错了。相当悲催的一种情况。

跨性别的原因目前还不完全清楚,不过目前的科研成果多向生理原因转向。我手头看到的两种可能的生理原因都是先天的,一个比较普遍简单的说法是基因问题,即是残缺基因或者基因变异造成;还有一个稍微复杂一点的,谈到研究发现人身体的生理性别是由XY染色体决定,但大脑性别事实上是由母体根据XY染色体情况再行分泌的激素决定的,所以如果在母体分泌激素的过程中出现紊乱,就可能出现婴儿的身体和大脑不是同一个性别的情况。如果真是如此,除了把身体用手术做成异性,别的疗法恐怕都回天乏术。这也从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为何有些跨性别小孩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性别错误——因为他们的思维意识工具根本就是异性的。

在座谈会上,有好几个跨性别还有一些跨性别孩子的家长都谈了他们自己的经历。一位母亲说她的小儿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被怀疑可能有惊恐症和焦虑症,经常是坐着就突然像被吓得一样浑身大汗淋漓,而且孩子越长大就越闷闷不乐,也越来越不爱说话。她儿子确实喜欢穿女孩子的衣服,但是当时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这位母亲带着儿子找到各种内科、儿科、精神科、民间大夫求医问药,始终没有进展,很多医生甚至说不清孩子是什么病,因为孩子的情况不符合任何诊断标准。后来有一次,有一位精神医生试探性地问她:你儿子是不是有性别认同障碍?她说她当时根本就没听说过“性别认同障碍”这个词,但看了这么多医生,她终于听到一个确切的病名了!她当时兴奋地抓住医生的手说:“太好了!可能就是这个!话说回来,‘性别认同障碍’是什么意思……?”

搞清了性别认同障碍的意思之后,她决定试探一下孩子。于是有一天她接孩子放学回家的时候,就一边开车一边若无其事地说:“XX,你觉得你是不是女孩……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像女孩子,而是是女孩子……”她还没说完,她儿子就几乎从后坐跳了起来:“当然了!我一直都是女孩啊!你终于明白了啊!”后来证明,原来她孩子大部分的焦虑和抑郁问题都是由于他认为自己是女孩,却被大人当男孩对待,他只得自己拼命保守着“自己是女孩”这个秘密,结果压力很大造成的。那天她还把孩子也带到了会场。她的小儿子,或者说小女儿今年已经14岁了,已经做完了一大半变性手术,看起来就是喜欢赖在妈妈腿上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当然,也不是每个家长都一无所知。有一位做小学教师的母亲就采取了完全不同的策略。她的孩子情况比较激烈,她曾经在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撞见他企图把自己的JJ用小石头切掉。当时她都吓傻了,问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孩子懵懵懂懂地说:“这个东西不应该在这里。”自从她感觉自己的孩子性向似乎有问题以后,她就在网上和图书馆到处收集资料,完全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科研项目来做,最后居然自己得出了正确的诊断!她是在孩子初中时候试探的,一样是开车接孩子放学,她尽量把自己的语气装得像闲话家常,简练地说:“你是女的吧?”她儿子也简练地说:“对。”

我所在的Boulder是一个对不同性向的人都非常宽容的社区,我想这些在Boulder长大的跨性别孩子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跨性别之一了。他们都顺利进入了公立学校,学校都表现得非常配合。孩子在变性手术过程期间(因为要做多次手术)所遇到的各种问题都由老师和家长共同协商解决办法(比如应该去哪个厕所?别的小孩会不会笑话他?做手术时不能来学校的安排?)。小孩子通常到高中时候就会正式出柜。座谈会上还来了一个跨性别的大学生,今年已经大二,她有个很爱她的男友,并且她男友一开始就知道她是跨性别。他们开始交往的时候,她曾经问他男友会不会介意,她男友说:我爱的是你这个人,其他都不重要。

当然,小孩子是比较容易的,他们接受新事物很快,更何况是他们本来就自我认同的真实身份。手术做得越早,一般就越完全。只要他们的父母自己能想通,周围环境不给予特别的压力,小孩子就能健康成长,虽然要终生服药,但长大后几乎看不出来。相比之下成年人的问题就要多很多。美国社会对于跨性别实质的认识也是逐年提高,虽然跨性别手术在技术上从很早以前就不是问题了,但到近些年才有了比较多的外科医生肯给人做跨性别手术,所以不少现在已经4、50岁的人也是近年才得以在生理上还原他们心理上的真实性别。他们之中有些人已经结婚,不得不与伴侣共同面对;有些人已经有稳定的事业,而此时却面临歧视而不得不转行。而且此时做手术,已经不可能像小孩子做变得那么完全。即便如此,他们大多也都没有后悔。对他们来说,踏踏实实在阳光下做自己,远比7×24的伪装生活要轻松太多了。

跨性别以早发现早手术为最优,男变女尤其如此。手术是循序渐进的,会有多次,有些手术到十八岁后做亦可,但一些主要手术要在青春期变化完成前做完为最佳。因为一些第二性征一旦出现就无法逆转,这点在男性的声音上尤其明显:一旦声音变粗,即使再做手术吃药也无补于事。相比之下,女性变男性在这点上就要有优势得多,吃过激素后声音自然会慢慢变粗。有些人认为跨性别的生殖器改造一定是很残的,其实不是。课上我们看了照片,改造出来的生殖器和天生的生殖器真的看不出太多差别,如果不是事先说明,尤其男性变女性的,完全分不出来。变男性的那个会稍微小一些,那就没办法啦~因为要用自己身体上的皮肤,只有那么多啊。

由于社会压力与大众的不理解,跨性别的生活仍然是辛苦的,不过他们也有很多趣事。比如有个男变女的跨性别受访者就谈到,自从她变性之后,突然发现原来很多服务业的前台服务人员都有“先生/女士强迫症”,即在服务完后他们一定要说“谢谢,先生”或者“谢谢,女士”,如果他们搞不清应该说先生还是女士,就会恐慌发作。最夸张的一次,她看着服务员当场居然恐慌得连汗都滴下来了,她就很不解地问:“如果你实在搞不清,就不能光说‘谢谢’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原文地址:http://anseeing.com/2012/01/transgender/

发布于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09:01:25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