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观蕾切尔的婚礼话家庭关系与成瘾

影片讲述了Kym
(安妮海瑟薇主演)从戒毒中心请假回家参加姐姐Rachel的婚礼中几天发生的一场家庭戏。这部影片是在美国的时候实习督导一直提起如果你想了解成瘾患者的家庭氛围,一定要看一看这部剧。
Kym作为瘾君子,已经进进出出戒毒中心(rehab)[注:美国的戒毒中心不仅仅是生理戒毒,更多是通过心理治疗协助成瘾患者摆脱物质成瘾的心理依赖]很多次,这次成功戒毒9个月申请出院提前赶到姐姐的婚礼。剧中,特别有意思的且引人注意的家庭角色有爸爸
Paul,姐姐 Rachel, 亲生母亲,以及因为车祸而早逝的弟弟Ethan.
先来说一说,Rachel跟Kym之间的关系,刚开始Kym回到家中,看到姐姐在试婚礼礼服,姐姐也异常兴奋热情,但不一会儿,姐姐就面露厌烦的表情,呵令Kym不要在她放着礼服的房间里抽烟,姐姐一度表现出很奔溃的样子。但非常有趣的是,影片突然就又快进到,Kym和姐姐有说有笑提起以前有趣的往事,从这个角度来说,姐姐和Kym之间其实感情非常深厚但又潜藏了许多对Kym的不满和攻击。而影片中,当姐姐安排婚礼座位和Kym
争吵是否给她当主伴娘的态度,就可以看出姐姐内心对妹妹充满了愤怒和排斥。而影片又在描写她们准备婚礼前一天的时候,展示给观众看,姐姐Rachel对妹妹的愤怒是来自于妹妹Kym一直没有正视自己的问题,甚至在Rehab的时候也编造谎言,不愿袒露真正复吸的原因。我们不妨从从Kym家中的角色来探讨他们之间的种种关系。

首先,当然是结婚的主角,姐姐Rachel在家庭里所扮演的角色是“英雄”(救赎者)一样的角色,她读到了心理学博士,优秀、能干、聪明,被家人朋友视为完美的化身。而她内心又极度渴望注与爱,尤其是来自于她父亲的爱与关注,她一次又一次地在父亲面前表达父亲对自己的忽略而过度关心瘾君子的Kym。Rachel的拯救情结其实导演借她自己的话来表达了,她在影片里不仅仅以心理学博士的身份叨叨Kym和父亲之间的人际界线不明,甚至指出妹妹一直在逃避她的核心问题,即弟弟的意外死亡。她甚至飙出一句如果妹妹不能够被拯救,她就该消失的话,从而淋漓尽致地体现她追求完美的性格。而在影片的后半段,她也很好地展现了其实她深爱妹妹,纵使妹妹肿着眼睛出现在她的婚礼前一秒,她还能悉心地给她洗澡、穿衣。尤其在婚礼尾声时,她对妹妹和妈妈的拯救情结就尤为凸显,她主动将妈妈和妹妹拉在一起抱成一团。

再来说一说主角Kym,
Kym在家中的角色就如影片里她自己说的”我是那个破坏气氛的人”也就是她觉得自己也是家里的所谓“害群之马”或叫”替罪羔羊”。这里不得不提成瘾的出现,通常不仅仅是成瘾患者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家庭关系偏态而产生的一种为转移家庭冲突的病态表现。就像Kym在给姐姐祝酒辞上对姐夫说的,”你很幸运娶到我们这个病态家庭中最正常最完美的一个Rachel”。
这话其实是话中有话,甚至带着刺儿在表达自己的不满。而Kym的破坏性,一直都在影片内被渲染地很不错,从刚回来和姐姐吵架索要伴娘位置,到在排练的时候那充满隐形攻击的祝酒辞,在到回到家中跟姐姐争执不休,跑去跟妈妈质问,为什么当年要把弟弟委托给她去照顾,并声称妈妈是知道她是个瘾君子还把弟弟交给她带。【注:瘾君子的另一大特性,就是希望推卸自己的责任,虽然这里Kym并非想完全推脱掉自己的责任,而是想听到妈妈内心的忏悔。】在这样强烈的质问下,妈妈Abby也暴怒了,动手打了Kym,
Kym瞬间也点燃了情绪,不仅还手,还一时冲动开车冲进了树丛,这里暗含了Kym对自己的愤怒以及攻击,也符合后来她为什么在车里过了一夜才回家。影片描述Kym和妈妈对话的一幕,揭露了当年母亲的不负责任及母亲Abby身上隐藏的问题。16岁的Kym早已染上了毒瘾,而从影片的视角可以看得出,她的家庭条件非常不错,属于美国的中产阶级,那么说明她因为周围环境而被影响吸毒的可能性就降低了不少,也印证了从内向外的Kym在用吸毒这件事惩罚自己,试图通过吸毒来慢性自杀,逃避现实中的痛苦。Kym
一直挣扎着想得到家人的理解和认可,她对弟弟Ethan意外车祸的自责,和父亲对自己不信任的不满,对妈妈淡漠及推脱责任的失望,还有对姐姐又是热爱又是嫉妒的复杂心情。

这里亲生妈妈Abby就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妈妈的镜头在影片中并不是特别多,但却是解开家庭冲突谜团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角色。在女儿婚礼前,妈妈和女儿聊天的时候,就露出了对二女儿Kym的担忧。在跟Kym来到她家跟她争吵当年她让Kym照顾弟弟的事儿时,Abby突然情绪失控,扇了女儿一巴掌。两人对话里,母亲Abby一直否认女儿16岁的时候吸毒没有能力照顾弟弟,而是一味强调她和弟弟相处很好。这也给影片后段几个镜头埋下了伏笔。在大女儿Rachel的婚礼上,其他人都非常投入,enjoy
their
moments的时候,妈妈神情有些恍惚。紧接着,女儿切蛋糕时,喊着等妈妈一起把手放上来,而母亲在没放上来多久,就悄悄抽离(emotion
distant)
了自己,一如她之前的表情,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意味。而当母亲过来跟女儿道别要离开婚礼宴席的时候,让女儿们吃惊的是她选择在女儿结婚第二天立刻离开原本母女情长促膝长谈的聚会,转身去DC度假,再次展现了她内心逃离亲密关系的焦虑感。这也不难看出,16岁Kym所处的家庭中,母亲的抽离状态,给这个家庭带来了许多无言的伤痛。影片并没有多赘述Kym16岁吸毒的原因,而母亲跟女儿的关系,却暗暗揭露了,成瘾的可能性。

【注:成瘾和亲子依恋关系(attachement) 存在着非常大的相关性。】

最后一位就是父亲Paul, Paul 给人的感觉其实是特别的温厚善良的父亲形象。他也是这个家庭中的Peace
maker(和平、中间人)
的角色,他处处照顾到不被家人所接纳的小女儿Kym,甚至过分担心她的一举一动会引起家庭纷争,他对Kym的关注自然而然分散了他对大女儿Rachel的关注,然而父亲却是最不敢表达自己的感受的人,他更关注的地方是整个家庭和谐,没有冲突。当在跟未来女婿玩摆碟进洗碗机的时候,瞬间被小儿子的盘子击倒,又从侧面反映了整个家庭,都没有一起分享、哀悼意外生亡的小Ethan,以致于Kym回到家的时候,打开Ethan的房间,还是保留了他生前的样子,这份哀伤足以加重这个原本如履薄冰的家庭关系恶化。

回顾一下Kym一家,就能够明白,成瘾患者的Kym并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而是整体的家庭关系,她父母的夫妻关系的破裂,家庭丧亲之后的哀伤受阻都是促使Kym继续依靠吸毒来苟且偷生(用她自己的话,她觉得她得到的惩罚太少,不能原谅自己,遂用毒品来慢性自杀。)

当一个家庭中有一位成瘾的成员,生病的往往不仅仅是这位成瘾患者,TA固然是病得不轻的人,因为TA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来引起家庭的注意,在用一种无力的反抗告诉其他人,
“here is something wrong!”
也正因为如此,治疗成瘾的来访者的时候,在初期肯定是重新帮助来访者构建TA独立的自我,而后期或者说长期而言,势必是需要囊括TA的家庭、社会支持力量,帮助他一起度过这场容易循环往复的自我鏖战。这也是为何美国人自创了AA/NA(戒酒匿名协会,戒毒匿名协会)以及帮助家人(Al-Non,
NA-Non, Codepend)度过这个家庭难关的协会。就亚洲社会而言,匮乏的社会资源,也是让成瘾患者复吸甚至得不到治疗的一个重要的原因之一。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附上原文链接

发布于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14:41:44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