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何处是我家?

摄影师Aki自从辞去了广告的工作之后,就开始了满世界奔波的人生。她说:”别人看我背起行囊说走就走羡慕不已,谁又能理解我一直在寻找安定的地方却始终寻找不到呢?”

哪里才是家?什么才是家?心里的家究竟在何处?

“不观世界何来世界观”。韩寒的后会无期中如是所说。很多人包括我也是按着这条信仰在探索这个广阔的世界。旅行,留学,工作,现今很少有人一直呆在同一个城市甚至同一个国家了,特别有一群high
mover,他们这个月在新加坡念书,下个月在法国旅行,回中国过年,在泰国学拳击,几年后决定去美国工作,总也不知道下一秒会飞去哪里。世界对他们来说,似乎充满了可能性,处处是选择,可是,心里面又付出了些什么呢?

和一群这样的朋友聊天之后,得到一个共同的感受:想要安定却找不到家的感觉,处处可留,时时可走,似乎缺少了归属感。

那什么是归属感?我们真的需要归属感吗?

归属感,或称隶属感,隶属,有以下几种含义:

1、指个人自己感觉被别人或被团体认可与接纳时的一种感受;

2 、是佛洛姆理论中的术语,意指心理上的安全感与落实感。

以上来自维基百科。

很多心理学家也都论述过归属感,以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最为著名和通俗。在他这个理论当中,归属感属于第三层,在部分满足了生理和安全的需求之后,归属感的强烈需要就会piaji摔在你面前给你好看。你也许会觉得心慌,做事无法集中精神,孤单,周围的人和事物都与己无关,无意义感等等。也有研究说明(来自密歇根),归属感的缺失与抑郁的相关性是显著的。

理论和现实符合吗?下面我来说说自己的体验。

2014年的夏天我到UC
Berkeley做实习生,既然来了旧金山那么必然在空闲时间要去参观一下著名的同志街区。当我拿着相机在街区里瞪着眼睛晃来晃去一个上午之后,当新鲜感散去,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很想要低头走路,想要离开,仔细审视自己,似乎是有一种尴尬害羞的东西冒了出来。穿梭在一对又一对笑容满面十指交扣的男性couple中,同伴们笑称就算自己打扮得再美也没人看。我发现自己一面变得隐形,一面变得格格不入。隐形是来自于我不是这些人会关注的对象,格格不入来自于我和他们不一样的性取向让我觉得不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这时候我也许才体验到作为性少数群体在主流的异性恋社会中感受到的复杂情绪。那些我自以为的理解和开放,在自己变成少数群体的那一刻瞬间瓦解。

这也让我想到我第一次作为少数群体的时刻,那个我第一次来到纽约大学,作为班级里唯一的中国人感受到的孤单寂寞害怕。这些经历也让我能深刻感受到归属感的重要性。当我还是个实习咨询师的时候,遇到一个从香港来纽约读书的高中男生,18岁,因为逃学,并被诊断为轻度抑郁,所以被送来我的办公室。他走进来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低头不发一语,高大的身材紧紧缩在椅子当中,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他的不安和害怕。后来我了解到,他独自一人在纽约,英文没有熟练到能听懂上课的内容,害怕与其他不同种族的同学靠近,又与中国大陆的一群学生有很多不一样而被排斥。来学校对他来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压力,一个人,反而能够轻松做自己,可是一个人的孤单害怕寂寞又怎能独自承担。在与他治疗结束的时候,我问他在这个过程中觉得最有帮助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进入了一个学习英语的社区团体,在那里他交了一个也是来自于香港的好朋友,并且找到了一些有类似经历的同伴。当时的我失落了好久,心中大叫,”那我呢?那我呢?我可是陪了你大半年啊!”

现在来回味,才愈发觉得属于一个群体,发现和自己共享类似经历类似感受的人,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同时,作为主流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也许更应该试图释出对少数群体的善意。因为,作为多数群体真的是很难去体验作为少数群体的无归属感吧。

在Aki寻找家的路途中,遇到了Sam,两人开始了一个在英国一个在北京的double
life,上图即是两人将自己完全不同的人生试着找契合点的作品。这样的尝试让 Sam和 Aki都找到了一点点开始和别人,和世界联系起来的感觉。

更多图片请戳:http://instagram.com/doublelife.cn/

更多关于心理咨询师刘婧恒的信息请戳:http://www.jiandanxinli.com/users/135

发布于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23:11:03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