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治疗师的功能

     文:王雪岩

       
在督导中,常常发现新手咨询师在工作中常常会遇上相似的情况:病人突破设置时,治疗师无法很好的保护设置,因为治疗师担心会使病人感受到被伤害;当病人投射大量伤害性情感给治疗师时,治疗师无法指出这些情感,因为治疗师担心病人感受到伤害;当病人提出一些很有侵入性的需求时,治疗师无法拒绝,原因还是因为治疗师怕病人感受到被伤害。。。。。。

      
在心理咨询与治疗中,这些其实都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信号:首先,我们的病人可能并不是治疗师想像的那般脆弱,所以,治疗师的担心背后,未必真的是病人有可能受伤,而是治疗师无法承受的一些情绪体验未被很明晰的揭示和处理;其次心理咨询与治疗的一个很基本的原则是满足病人的需要,但是不去满足他的期待。满足他的需要的意思是要去满足病人安全的需要、自尊的需要等等与生存与尊重等等相关的基本需要,不去满足他的期待,是不去满足他一些婴儿化的期待,比如让治疗师抱一抱,或是带走治疗师的某件物品等等,这些期待背后,往往有大量需要去理解和处理的内容;第三,治疗师的这些担心背后,很可能是治疗师自己无法去面对和承受的情感,所以他将这个无法面对投射给了自己的病人,当他去”保护”病人时,其实是在保护自己远离自己无法承受的伤害性情感。所以,心理咨询师这一行,绝不是有好心就可以干得来的,很多时候,这一行在考验的,是治疗师”当坏人”的能力。

       
是的,治疗师需要有能力去当坏人,这个当坏人,并不是去伤害我们的病人,而是有能力去拒绝病人的期待,从而带给他一些挫败性的体验。很多新手咨询师对此是有疑问的,我们做咨询师的人,不是要给病人提供温暖、抱持、理解、共情吗?我们怎么能提供给他们挫败感?是的,所有这些温暖的体验我们都要提供,而且这是我们咨询工作基础中的基础,是永远都需要的底色,但是,在这个基础和底色之上,我们需要做的工作,是去帮助他处理他婴儿期的一些冲突性体验,所以,我们需要提供给他一些挫败性体验,这些体验本身,会唤醒他早年的一些冲突性体验,当这些体验重新回到他的意识中的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一起去了解他的内心世界,从而帮助他寻找到修复创伤的通道。

      
比如,当我们的病人希望取消一次治疗,又不想按照设置支付费用时,一些新手咨询师常常没有勇气执行收费的设置,因为他担心因此会流失掉这个病人,可恰恰是治疗师的无法按照设置收取治疗费用,可能给治疗带来的影响是非常难以把控的:首先,设置本身是咨访双方已经谈好的,如果治疗师不能保护设置,在病人的潜意识幻想中,他可能会将自己的破坏性扩大化,即”治疗师是无法容纳我的破坏性的,我是如此之糟,以至治疗师都不敢执行设置”,这样的幻想对治疗本身不是有帮助的,反而可能会破坏治疗的进程,因为他对自己的破坏性的恐惧,可能会阻挡他进入治疗性的关系中来;其次,对于一些自恋性的病人,治疗师不能保护设置,满足他的期待背后,可能会膨胀他的原始全能感,即他会感觉他自己像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一样,他要怎么样就得怎么样,而治疗师也跟其他人一样,是要围着他转的。沉浸在这样的幻想中,他就很难让自己的社会功能适应社会生活的真实状况,因为,在成人的世界中,我们必须学会适应规则,否则的话,一定会碰壁的;第三,对于治疗师没有保护好设置,可能会使病人无法感受到治疗的边界,会诱惑他不断去试探治疗师的边界在哪里,这样的试探本身,可能会影响到治疗联盟的安全感,所以,当病人意识中感觉到开心时,潜意识中感受到的可能是恐惧,所以,反而可能会破坏治疗的进程。

      
那么,要怎么样的处理,才会帮助治疗的进程呢?还是那句话:满足病人的需要,不满足病人的期待。当我们去拒绝病人的期待时,可能会唤醒他非常复杂或者强烈的情绪:失望、愤怒、绝望、惶恐、讨好、试探。。。。。。这些复杂的情感背后,实际上是病人早期成长体验所积累下来的处理关系的模式,当他的这些情绪清晰的呈现出来时,就需要治疗师有能力去接住这些情感,即治疗师作为一个情感的容器,需要有能力去承载这些复杂的情感,当治疗师接收了这些情感,并且将这些情感在自己内部进行消化处理时,病人就可以在工作的过程中,重新体验到一种不同的关系模式,这与他的早年体验是不同的,而这个不同就可以帮助他积累另外一种情绪交互体验,从而帮助他探索与之前不同的人际交互模式。当治疗师可以在与他一起工作的过程中,对他这些复杂的情绪进行代谢和处理,并且做出理解性的解释时,就可以帮助他对自己的情感理解更多,对自己这些情感背后的需要了解更多,进而寻找到更有效的满足这些需要和处理这些情绪的方式。

      
在访谈性的心理治疗中,治疗师自己是唯一可用的工具,所以,这对治疗师自身的功能要求就格外地高,除了前面讲到的治疗师需要具备带给病人挫败性体验,从而承受其攻击性情感的能力,还需要治疗师对于情感有敏锐的觉察能力。在动力性心理咨询中,工作的非常核心内容是对移情和反移情进行分析。这就要求治疗师可以非常敏感细致的捕捉到工作过程中所发生的细微情感变化,以及这些情感是如何交互影响,如何层层推进的。所以,很多人问,你们跟病人说什么可以让他们好起来?其实,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非常重要的起作用的元素,并不是说了什么话,而是怎么说的这些话,不是讲了什么道理,而是帮助他如何发现这些道理的,而这些的发生,是借助于非语言的信息,借助于情感在工作的。之所以说治疗师自己是唯一的工具,是因为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治疗师除了听病人在讲什么,还需要有一部分精力关注到自己内心在发生什么,同时要去理解自己内心发生的这些在此时的治疗关系中意味着什么,当治疗师能清晰解读自己内心所发生的这些内容时,才有可能找到去理解病人内心世界的方向,只有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才可能清晰的解释病人的潜意识动力。

      
比如在我自己的工作中,曾有一个让我感觉非常困难的病人,我们一起工作了一年多,每当进入他的工作时段之前,我都会感觉非常拒绝,因为与他在一起的工作中,我会体验到非常多的挫败性体验,似乎他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助,我对他是可有可无的,当我跟他一起工作时,我会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哪句话说得不精准就会再被他抓住漏洞。这个小心翼翼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反移情反应,就是他在暗中向我传递一些攻击性的内容,在用他自己特有的忽略我的方式,贬低我对他的作用,而他之所以需要贬低我,是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从来没有得到过关注,遇上问题,他只能依靠自己解决。所以,他无法让自己去需要别人,因为如果一旦被他所需要的人拒绝,对他来讲,他是无法面对那样的痛苦的。所以,他也不能让自己感觉我对他是有用的,他是需要我的。我们之间的这个距离感一直存在了非常长的时间,每当我试图去与他讨论这个距离时,都会被他用其他的话题回避掉,所以我们也很难真正去面对这个距离,而我自己,在这样的工作过程中,也慢慢变得焦虑起来,虽然,我并没有像他生活中的重要客体一样,对他变得愤怒和忽视。直到有一天,我在与他工作之前,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出他对我强烈的依恋,以及因为对我的依恋而产生的对我的独占需要。治疗师的梦其实也是治疗师的反移情体验,这个梦让我理解了他对我的真实的情感需要是什么样的状态,于是,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这些理解可以帮助我更好的去理解他内心真正的情感状态,这也帮助我寻找到了接下来我们工作的方向。

      
所以,治疗师的工作其实并不仅仅局限在治疗室里面的50分钟,治疗室内我们所承接的那些情感碎片,可能需要我们花费很大的精力去代谢掉,所以,这里面就需要治疗师的另外一个功能:代谢病人投射的功能。在治疗室内,我们可能被病人投射成他成长过程中的任何一个重要客体,有时我们被投射成上帝,于是我们可能不由自主地去做很多满足他的事情;有时我们被投射成恶棍,于是我们成了他眼中的十恶不赦,在他愤怒的压力下,我们也可能变得如他幻想的那样,对他充满了破坏的冲动;有时我们被他人格中的碎裂内容所击中,整个工作的过程我们感觉无力无能,可能会感觉严重空虚,也可能会一会天上一会地下的严重分裂,我们整个人就象是进入了病理内容;有时我们会被投射成一个伤害者,似乎我们对他施加了严重的迫害,以致我们会对他有非常强烈的内疚。。。。。。。所有这些情绪,都是非常考验治疗师的功能的,如果一个治疗师可以有清晰的心理边界,可以区分开哪里是病人投射过来的内容,那就可以让自己处于治疗师的位置上,处在工作的状态。若治疗师不能很好的区分和处理,就会被病人投射过来的这些内容所控制,然后进入到他潜意识所设定的关系模式中去,去重复他早年所体验到的那些伤害性体验。

      
在动力性的心理治疗中,我们关注到的,不仅仅是病人所讲述的故事,我们也要关注故事背后的象征,以及这些象征背后的关系。这就要求治疗师有足够好的动力性思维头脑,有足够强的想像力以及足够强的逻辑思维能力。比如,当一个病人向我们不断抱怨领导苛待他时,他可能真正表达的是对治疗师的愤怒,因为治疗师没有满足他的某种期待,而带给他的挫败性体验。因为如果他直接表达对治疗师的愤怒时,他可能会感觉压力太大了,而用一个象征性的人物:领导,这个位于权威位置上的人来表达时,相对要轻松得多;或者当他不断抱怨自己收入太低了,他可能真正在传递的是”治疗收费这件事让我感觉很不爽,我觉得你应该像我期待的那样,满足我的一切需要,而我又不必付出什么代价”;再或者当他不断抱怨治疗室里的窗帘太难看了,其实他可能在表达的是”我感觉这个子宫不够让我满意,我希望你(治疗师)能为我设置更好的空间,更能满足我的环境,这样我才能感觉自己是被爱的”。等等。如果治疗师缺少了象征性思维的能力,就会陷进与病人的就事论事过程中,一个治疗师永远不会比病人了解他自己更多,而一个病人也永远不会比治疗师懂得的道理少,所以,停留就事论事的工作中,对咨询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咨询工作过程中,对治疗师自我功能的要求还有许多,而所有的这一切功能,来自于治疗师自己的专业学习和人格成长,在一个治疗师的专业成长中,理论学习、个人体验和案例督导占有同等重要的位置,而这几项训练,侧重的是一个治疗师功能发展的不同方面。心理治疗师是一个高危职业,而对自己职业发展最好的保护,就是踏踏实实接受完整的专业训练,此外,无捷径可走,可能最好走的一条捷径,也就是完整的学习与训练了。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17:2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