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单面情感

 文:王雪岩

       
在心理咨询师的训练中,常常会用到单面玻璃,这是一种特制的玻璃,被访谈的人,坐在房间里,他们并不能看到玻璃后面那些正在学习中的咨询师,但是玻璃后面的咨询师们,却可以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一个不公平的场景,因为信息是不对等的,但是,这样的一个设置,因为被访谈的人看不到外面的场景,他能关注到的,只是房间里正在与他进行访谈的人,所以,访谈过程中的被干扰,也就最大程度的被降了下来。所以,单面玻璃也在某种程度上,保护着房间里的访谈。

   
   其实,在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就像是单面玻璃,在过滤着我们自己的情感,在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允许自己感受到自己可以感受到的内容,而很多不被我们自己所接受的情感,就被我们自己屏蔽掉了。

     
前些天的一次访谈中,一个小姑娘谈到我和她妈妈的不同:”一直以来,每当我遇上困难的时候,妈妈都会告诉我,不去想就好了,可是,我能五分钟不去想,十分钟不去想,一年不去想,可是我真没办法让自己一直不去想。可是你不一样,你好像一直鼓励我说出来。是不是你觉得说出来才是有帮助的?”我问她自己对于说出来和不说出来的感受有什么不同,她告诉我,如果让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其实那些压力还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跑出来干扰到她的生活;可是如果去想那些,又会让她感觉害怕和难受,不过最近在跟我说了那么多伤心之后,她忽然发现天并没有塌下来,而她自己的生活,反倒是感觉有了些生机。这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在她的成长中,她发展出了很好的理解自己与他人的能力,所以她有很好的能力感受自己的情感,并且将所感受到的这些内容用于理解她与周围的世界。可是,在她的成长中,也缺少了一些东西,就是真正去面对自己内心的困境。

     
她的妈妈告诉她的办法是:你不去想就好了。可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有这么简单的办法就好了,我们可以少了多少苦痛去承受。其实真正的情况是,对于那些真实存在的情感,并不是我们不去想它,它就不会影响我们。恰恰相反,当我们试图努力离开它时,恰恰是我们感觉自己无法应对它的时候,不去想的结果,是我们将这些情感进行了压抑,压抑到了”就好像它不存在”。可是,原本真实存在的东西,哪能说没有就没有了呢,它不过是潜伏到了一个叫做潜意识的地方,而我们人类的生活,其实大部分是被潜意识驱动的。也就是说,那些我们不想遇上的情感,其实跟我们躲起了猫猫,让我们在看不见它摸不着它的情况下,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会遇上一些人,从他们身上,好像从来看不到悲伤,不管遇上什么,他都能笑着面对。我们感叹他坚强,感叹他阳光,可是,你知道他的内心会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吗?我有一个求助者,人长得很漂亮,常常会笑,当我们一起工作的时候,从她的身上,除了美丽和优雅,似乎别的都看不到。可是,她的生活却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当我去与她讨论这些问题时,她依然优雅的笑着,甚至是当她说到一些伤心事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可是她依然在优雅的笑。我告诉她,当听她说到这些事情时,我感觉自己心痛得要死,可是她却一直在笑,我不知道在她的身上到底在发生什么。于是她告诉我,从小,她在母亲眼里就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妈妈不喜欢她哭,于是在她的感觉里哭就是不好,就会不被喜欢。而她自己的成长中,对于不被喜欢,是充满了恐惧的,因为她的妹妹只比她小一岁。那也就意味着,在她很小很小,很需要妈妈照顾的时候,妈妈就不得不分一部分注意力很另外一个更小的孩子。对于那么小的孩子来讲,这样的状况是令她恐惧的,于是她就发展出了用满足妈妈期待的方式来吸引妈妈的能力,在她的感觉里,妈妈喜欢爱笑的孩子,因为对于一个要同时照顾两个孩子的妈妈来讲,听话的孩子一定是会令她更轻松的。她敏感的捕捉到了妈妈的需要,并且让自己变得像妈妈期待的那样:乖、爱笑、懂事、能干,等等。可是,她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她成为了一个为了满足妈妈的期待而存在的人,她的真实需要都被掩藏起来了,她就像是穿上了戏装的演员,她完全不记得自己真正的样子是什么,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什么,心理学上,把这叫做假性自体,所谓假自体,就是说为了满足那个对自己重要的人的期待,而努力成为他期待的样子,而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被忽略或是掩盖了。用假性自体生活的人,他的生活很难快乐,因为他没有办法真正为自己活,也没办法与周围的人建立起真实的爱的关系。

       
其实,我们的情感就像我们生活中的每一天,既有白天,也有黑夜,还有黎明和黄昏,我们可以对这一天中的每个时段有自己的喜好,但是,每天的时光并不会因为我们的喜恶而变得有所不同,该来的总是要来,该离开的,谁也挡不住。我们自己的情感也是这样,我们可以假装它不存在,可是它一定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冒出来干扰到我们的生活。而那些被我们过滤掉的情感,有很多种,比如爱,比们依恋,比如愤怒、比如悲伤,等等等等。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奇怪,爱,这么好的情感,为什么要被过滤掉?这就是我们人性中最打动人,也最柔弱的地方吧。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是那么弱小,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完全依赖那个照顾我们的人才能存活,我们多么渴望得到他全部的爱。可是,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注定要经历各种艰难,在这些经经历中,如果我们自己有足够好的人格基础,恰好又很幸运的遇上了一位”足够好的母亲(主要养育者)”,那我们就可能发展出对爱的信任,也就是我们相信自己是可受的,也相信自己是被爱的,那我们就会对爱这种情感有足够的确信,而且,在我们之后的成人生活中,我们也有能力发展与他人的爱的关系。但是,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幸运,不管是我们自己的人格基础不够健康,还是我们的养育者的养育方式的确存在着种种缺陷,这都可能使我们在发展爱的关系能力上受阻,于是我们对于”爱”充满了惶恐:我不可以让自己爱他,因为如果我爱他,我需要他,可是他根本不在意我的话,我就会变得伤心;我自己没什么可爱的,所以,他不会爱我吧?所以我不如离他远一点;如果我爱他,可是他有一天会死亡会离开,那我会变得很孤独,所以,我不如让自己一点都不爱他。。。。。。。。。。。所以,我们心底对爱的渴望和对孤独的恐惧,会让我们做出一些选择:与其感受痛苦,不如不爱!所以,生活中也会有一些人,爱得越深,逃得越远,最远的距离,就是干脆感受不到爱的存在。

      
还有一些人对攻击性的情感充满了回避,他们对于愤怒啊,失望啊,嫉妒啊,恨啊,等等情感,都感受为是”坏”的情感,所以,也会让自己尽量远离它。其实,我们人格的真正成长,是与攻击的能力有关的。比如当我们能自由的表达失望带来的愤怒与悲伤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发现,那个失望变得对我们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了,于是我们就从失望中被解放了出来。所以,在治疗室里,咨询师非常重要的一个工作,是处理求助者内心的这些攻击性情感。比如对一个很小就失去母亲的人,在他的内心,可能存在大量对母亲复杂的情感,既有对失去母亲的悲伤,可能也会有恐惧,但同时,也会有强烈的愤怒,因为”对我这么重要的一个人就丢下我自己走了”。但是在我们的文化中,悲伤往往是可以被接受的,但是愤怒等情感往往是被禁止的,这就使得当事人没有机会去真正完成对母亲的哀悼,因为他内心的那些愤怒那些绝望没有机会得以表达,就只能深深的埋在他自己的心里,同时又因为这些折磨人的情感的存在,他可能要花很大的心理能量来保证这些情感不跑出来,于是他可能会用内疚,甚至躯体症状来防御这些情感往外冒。当一个人花太多的精力在阻挡自己这些情感体验时,他就会在这样的拉锯战中消耗太多了,而那些被压在底层的爱的情感,也就没有力气涌出来了。所以,咨询师要帮助求助者重新体验和接纳那些曾经不被欢迎的情感,因为这些都是真实的存在,一个人允许自己各种复杂的情感同时存在时,也就意味着他人格中发展出了比较多的整合能力,即不再将情感定义为好的和不好的,而是允许和承认了它的真实存在。当他发展出这样的能力时,就可以帮助自己发展出攻击性,因为攻击的能力也是完成分离,实现个体独立的非常重要的能量。

   
    我们无法表达一些负性情感,还可能与我们的文化有关,在我们的文件中,充满了对于快乐、阳光、正能量等等的赞诵。但从心理健康角度来看,这是有些不够尊重人性的。就像老天爷有睛天也会有下雨一样,我们的情感也有阴睛圆缺,爱恨情仇在我们内心都是真实的存在,当我们选择只欢迎一部分情感出现的时候,我们必然要为隐藏那些不被欢迎的情感付出代价。生活中真正的情况是,真正拥有一颗强大内心的人,是有能力感受自己的虚弱的。比如家庭遭遇重大变故时,那些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悲伤、无助的人,往往预后良好,因为他在悲伤的同时,也在处理自己对于无力改变事实的复杂情绪,最终有可能发展出接受的能力。反倒是那些看起来好象很”坚强”的人,可能会出现一些看似与事件无关,实际关系密切的状况,比如出现躯体症状。

       
所以,接受我们自己的各种情绪,并且有能力与它们共处,还能明晰的感受与表达它们,这是非常高功能的,当我们的各种情绪冒出来的时候,我们不必过滤它以满足外在的期待,而是要试着去理解它背后的诉求,当我们对它的理解越多时,我们自己也就越有能力帮助自己生活得更好。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17:46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