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艰难的孩子和孩子的艰难

  文:王雪岩

       
人性中,有些地方是很隐秘的,若我们不去接触它,就会看到人世间的种种不妥,可是,当我们真正的深入去接触它的时候,却往往会被其中隐含的东西所打动: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受伤的孩子,在他长大的路上,充满了挣扎和渴望。

      
有一次在工作中,当我面对我的一个小病人时,感觉心都要被她化掉了,为她对爱的渴求。那天是发生了些不寻常的事情的,从头至尾,我感觉我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看着她伤心的样子,看她泪眼婆娑中在努力让自己保持镇静,让我觉得心都要碎了一般。我一下子被她触动,也许是因为我也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女儿,也许是因为我也曾是一个到处找寻的女孩儿。她在谈对我的生气,她觉得我在阻止她和妈妈在一起,所以,她怀疑我是不是在破坏她和妈妈的关系,她在打算离开咨询。然后她说她很害怕,害怕这么艰难的事情,我会不会根本就不愿意陪着她走下去,我是不是会感觉她不够好不够努力,等等。在那一刻,我似乎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的分析与中立,我也泪眼婆娑的告诉她,我不舍得离开她,也没有理由离开她。我感受到了这个时刻的特别,然后我说”我们之间发生了些特别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是很不寻常的,我感觉我在努力给你很多承诺”。她是个敏感的女孩儿,她马上说”是我在逼你给我承诺,我需要你的承诺,很需要很需要”。她心中那个柔弱、渴望的小女孩儿一下子呈现在我们面前:父母的离异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将父母的离异感受为是”我不好”,所以,她一直担负起照顾妈妈的责任,她在国外读了大学,但是她无法让自己走出家门,无法真正的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因为她一旦工作了,就意味着她成年了,她要结婚,要过自己的生活,那样的话,她就不能照顾妈妈了。在那个特别的时刻,我成为了她,而她成了她的妈妈,当我承诺不离开她的时候,就像是她在向妈妈承诺不长大成人。同时,她的内心,的确有一个害怕的、渴望爱的孩子,她也真的害怕我不喜欢她,不接纳她,害怕我离开她,就像害怕她的爸爸丢下她。

       人的内心是如此复杂与微细,我们眼睛看到的,和内心真正的需要,有时是如此不同。

      
克莱因说”没有一个孩子的心能免于恐惧和怀疑”。那是因为我们曾经是那么弱小,我们用我们柔弱的、完全需要母亲照顾的身体去感受世界,而世界对我们来说,常常存在着伤害,因为我们无法让世界屈从于我们的需要,当我们的需要受到挫折的时候,我们也就不可避免的感受到被伤害。而一个孩子抵御这种伤害的方式,可能会有很多种,他所方展出的这些方式,来源于他成长中的感受与学习。比如我前面说到的那个小姑娘,她用自己的不成功来抵消她潜意识中认为是自己赶走了爸爸的内疚,也用自己的依赖来满足妈妈害怕丧失的依赖。其实她是一个有着某种特殊才华的小女孩儿,有时在我们的工作中,她会用大段的英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因为那会更容易表达她情感部分的渴望,就是她所期待的另外一个文化背景下的,人与人之间直白的爱的情感。她也可以出自己的书,可以有一群喜欢她的读者,等等。可是,她不能去工作,因为工作对她来说,也意味着某种背叛。在最近的工作中,她谈到她希望自己去找一份工作,这样她就可以自己负担咨询的费用,这让我看到她内心那么强烈的挣扎:为了可以有尊严的来见我,她也在努力让自己做出一些改变。这是让我感觉开心的,她有能力与我建立起依恋的关系,她也愿意为了保持这个关系而付出努力。而这些人格中健康的部分,最终可以帮助她完成与父母的分离,最终走上她自己的成人之路。

        孩子对父母的忠诚是让人吃惊的,因为父母曾是他的唯一。
孩子为了保证家庭的完整,他们会在无意识中,做出各种努力,哪怕有时是以牺牲自己的需要为代价。

      
前些天去广州阳山讲课,是面向小学生的示范课。在课堂上,一个男孩儿忽然站起来说”老师,我的父母有心理创伤,该怎么办?”那让我吃了一惊,因为我们当时在谈的主题是当遭遇性创伤
时该如何向父母求助。而他的发声是很突然的,所以我无法想象,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的内心有多么强烈的想要帮助父母的冲动。他告诉我说他的姐姐有一天忽然全身是血,送到医院后检查说是白血病,姐姐很快就去世了。家庭中这样的一个突发事件,给整个家庭带来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面对一个生病的孩子,而父母没有能力挽救她的生命,父母内心会充满了各种内疚各种愤怒各种无力各种复杂而折磨人的情感。而对于那个活下来的孩子,他也会有很多幸存下来的内疚。我不知道这个家庭中到底在上演着什么,只是从那个孩子的不顾一切中,感受到他承受着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承受的压力。至少我们能看到的是,他在努力试图帮助他的父母,这也意味着,有可能在这个家庭中,父母的功能是受损的。因为如果父母还保存着他们良好的功能,他们就会带给孩子安全的感觉,那孩子就会更有能力去面对亲人的丧失,但是当父母的功能受损的时候,孩子就会反过来照顾父母,这对一个孩子来讲,压力实在是太大了。高压之下,孩子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以转移或释放他们内部的压力,比如出现一些行为问题。而与我一起进入课堂的同道的确反馈我说,在此之前她观察到那个孩子很难安静下来。

        可惜那天的日程安排得实在是太紧,而事发的又太过突然,我只是留了联系方式给班主任,期待她能给那个孩子一些帮助。
待回来之后,我将各方的信息综合到一起,才意识到,那是一个非常需要帮助的孩子。家庭中有重大疾病去世的孩子,本已就是灾难性的了,若是这个孩子在成长中无法获得爱的支持,那他的一生可能就会变得黯淡无光。联系到广州的同道,希望他们能继续跟踪支持那个孩子一段时间,因为他已打开的伤口还需要后续的包扎。只是我也有些担心,面对这样重大的创伤,非心理专业的同道有没有能力去承载,而我自己也没有条件再定期飞回去探望他。若真能持续帮助他,我相信,一定会看到他作为一个孩子对父母那深切的忠诚,一定会被他人性中的柔弱所感动。

       
每个孩子的内心都会有很多艰难的。我认识一个人,她已经是过了半百的年纪,可她内心的某一部分,就像停留在童年的孩子。她会很好的照顾父母,然后会抱怨父母对她不足够好。所以,她与父母的关系中,总会有不顺畅的地方,她为父母做了很多事,但是父母对她也很生气,她的老母亲慎至会感觉很怕她,怕她的责备,怕她的生气。在她与父母的情感中,不断上演着这样的折磨和被折磨。其实,她的抱怨父母,是期待父母能给她一个爱的回应,期待从父母那里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我们爱你,你是好的。可是,那是她前面的五十年一直没有确定获得的,所以她就像那个小孩子一样,一直试图从父母的口中获得一些确认。可是父母也是很艰难的,在他们的成长中,他们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死亡,他们的内心对爱更加不确定,所以他们也难以满足女儿的这个期待。所以,两代人就在对对方的期待和期待不被满足的失望中活着,也在努力爱对方的过程中,相互折磨着。

       
每个人长大的路上都不容易,心理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生命淬炼的过程。经历过多少风雨之后,一旦回过头来看看,就会发现,现在对我这么轻易的事情,原来我曾走过那么艰难的一段路才得到。这条路之后以那么艰难,是因为我们曾是那么弱小的一个婴儿,曾经那么无助,曾经那么虚弱。而那时候的一些感觉不可避免的残存在我们内心,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跑出来干扰我们一下。好在,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我们一定也会有许多好的、爱的体验,而这些体验的存在,可以帮助我们面对曾经的伤害性体验,可以帮助我们进行内心的修复,尽管,修复的过程也是如此的不易。

2014年10月25日 23:18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