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设置的意义

文:王雪岩
 
         
老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见规矩这回事是很被老祖宗们看重的。规矩,翻译成心理咨询的话,就是设置。心理咨询的过程之所以能够起效,设置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作为心理咨询的基本设置,会面的时间、地点、频率、收费、休假的处理等等,这就像是牧场的围栏,虽说给了羊群限制,但也保护羊群不跑到危险的地方去,所以设置本身,对咨询师和求助者都是具有保护意义的。

      
但设置的重要性,对初学者而言,往往是不那么被重视的,往往是要经历过一些因为没有很好的保护设置,所以在咨询工作中错失了工作时机之后,才慢慢的理解设置的重要性,并且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对设置的重视和保护能力才慢慢增加起来。

       对于一些受训相对不足的咨询师,因为自身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往往会在工作的过程中,对设置的保护
缺少力度,从而造成设置的框架被打破,边界被模糊,比如对于迟到的求助者不能按时结束,或是对求助者的各种要求直接给予满足。这种对破坏咨询设置的妥协,表面上看起来是在满足求助者的需要,实际上,这样的处理,可能恰恰是重复了求助者生活中破坏性的部分,这与他在生活中得到的反应方式是一样的。当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满足时,意识层面,他可能会很开心,因为这会让他感觉到自己是被照顾的;但是在潜意识层面,可能会让他感觉非常焦虑或是恐慌,因为这可能会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破坏性能量是没有被很好管理的,所以他无法确信自己的破坏性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危险。所以,治疗师的”通融”,在他的心理深处留下的,可能反而是不安全。当他感觉治疗师无法很好的容纳他的破坏性,即,治疗师会被他的破坏性内容所左右,而不是坚定的保护治疗设置的时候,他可能会将这个治疗师感受为是没有能力真正帮助他的,所以,他反而可能会脱落。

     
另一种情况是对于人格中有比较多的自恋成分的人来说,遵守设置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对于遵守设置这件事,他们很可能将此感受为被限制、被剥夺,不被理解,不被共情等等,所以他要拒绝遵守设置,或是一直试图攻击设置的边界。对于自恋的人,之所以遵守设置会这么困难,这与他们自己对自己的解读、与他们对世界的期待是有关的。首先,因为他们早年自恋受损的经历,使他们发展出了一种特别的处理低自尊的方式,就是将自己感受为比其他人重要得多的,所以他应该享受某种特权。而设置这件事,在他们的感受中,会成为对他们拥有特权这一期待的剥夺,所以,当设置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可能会让他们变得非常愤怒,也非常失望,因为他会将设置感受为咨询师对他的拒绝与刁难,而这,可能恰恰是他成长早期经历过,且没有很好处理过的内容。对于自恋型人格障碍,他成长中最重要的缺损,就是没有发展出完整的心理边界,所以,他无法区分自己是自己,别人是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绪,也都有自己的需要,而我们与他人的相处,是关系,而不是附属,不是融合。因为心理边界的缺失,会衍生出许多破坏性的内容来,比如无法感受他人是有情感的,这就会让他把别人当成自己的工具,或是自己的附属,在他的感受中,别人应该全部围绕着他,为他服务,他对别人是拥有强大的指挥权的,所以当遇上设置时,会被他感受为对他所期待的特权的挑战,所以设置这件事,有可能将他激怒。再比如,因为缺少边界,在他的内心,他人与自己是没独立功能的,对于他需要的人,他可能会将对方感受为与自己是一体的,彼此之间就像是相互包裹的关系,这样的一种关系模式让他无法将彼此感受为是各自独立的,在他的感受中,他应该就像在子宫中的孩子一样,被完全的满足与照顾,而这个过程甚至都不需要他告诉对方他想要什么,因为他的幻想是”我们是一体的,彼此都知道”,而设置这件事,恰是打破这样一种包裹状态的。设置的存在,就像是在治疗关系中存在了第三方,这个第三方的存在,会打破双方融合的幻想,进而形成一个三角关系,而这个三角关系,必然会使每个人都站到自己的位置上,而不是彼此包裹融合的状态,对于温暖子宫的丧失,同样会引起他的愤怒或者恐慌。所以,人格中具有自恋性特质的人,对设置的存在会是非常不舒服的,如果治疗师的这部分恰是没有修通的,也许是这些内容本来就是治疗师自己所期待的,那他在保护设置的框架时,可能也会显得很无力。

        但恰是因为设置的存在,可以帮助求助者获得改变和成长。 每一项设置的存在,其实都有其潜在的治疗意义。

       
固定的会面时间:除了便于咨询师安排自己的工作外,固定本身就可以带来安全感和确定感。求助者可以确定的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再次见到咨询师,这便于他在非会面的时段去感受和学习容纳自己的情绪,也许容易处理分离期间的焦虑。如果每次会面都是临时约,那可能意味着对这个病人来讲,建立稳定的关系是有困难的,这就成为需要关注和处理的地方。同时,对于咨询师来讲,只有他自己的工作可以很有条理的安排时,才能将他自己从乱糟糟中解放出来,以一种平静的状态进入工作。

      
固定的工作时长:每个人能高度集中精力时间有限,五十分钟,对咨询师来讲,基本上就已经是一个上限了,因为咨询的过程,对咨询师来讲,是一个高消耗的过程,为了保证工作的效果,咨询师就需要让自己的精力水平保持在一个相对比较好的状态,所以五十分钟是个不错的选择。另一方面,心理咨询的过程会唤醒很多曾经的体验,是需要求助者投入大量的情感去理解和感受的,所以对求助者来讲,太长时间的咨询工作也是非常有压力的一件事,而太短又可能相对在路途等消耗上占用时间太多,所以,五十分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时间固定下来后,就有了一个工作的框架,每当发生一此触碰框架的事情,就意味着可能有一些潜在的动力需要去理解,比如迟到,比如想提前离开,比如期待延长时间等,这背后可能都会有一些情感因素在起作用。

        收费:在收费的事情上,我们往往可以看到许许多多与情感相关的内容。
首先咨询师必须要收费,除了因为这是咨询师谋生的手段,除了咨询师的继续教育需要大量的开销之外,收费本身就是非常具有治疗意义的。首先收费本身向求助者传递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咨询关系是合作的关系,在这个关系中,每个人都负有自己的一部分责任。实际上很多人当他决定进入一段咨询关系时,早年的婴儿期幻想就已经被激活了,他期待的咨询师是一个完全能满足自己又不需要自己付出太多代价的好妈妈,当遇上收费这件事时,这样的一个幻想面临着被打破,因为他不得不付费才能得到帮助,这是一个成人世界中的交换性关系,这样的关系背后,也意味着他不再是那个躺在那里等着被照顾的婴儿,而是一个必须承担起自己成长责任的成年人,所以他难免会失望甚至愤怒,这部分被激活的情感,就是要工作到的内容,因为他这样的期待模式很可能会在他的社会生活中带来大量的烦恼。其次收费本身也意味着求助者在咨询过程中有获得帮助的权力,这会让他在咨询过程中可比较顺利的表达自己的期待自己的负性情绪等,若没有收费的设置,求助者可能会在这样的关系中感受到内疚,感受到自己因为”已经占了便宜”,所以不能明确表达自己的情感,这反而会影响到咨询的效果。而且,不收费的咨询,虽然看起来求助者没有付出费用,但其实暗中他付出的更多,比如自尊、比如时间、比如成长的动力等等。另外,因为没有费用,那些与费用相关的情感也就缺少了呈现的机会,比如缓交费用、多交费用,甚至是按时交费背后,都会有许多与关系相关的情感,缺少了设置的参考,这些内容也就无从谈起。

      
休假的处理:心理咨询,尤其是动力性的心理咨询,常常是要工作很长时间的,在这么长的工作时间里,求助者和咨询师都会有因各种原因休假的时候,很多早年的分离体验,会在咨询师休假的时候被唤醒,所以对休假的约定也是非常重要的设置内容。通常的处理是从一开始就约定请求助者将休假的时间与咨询师的休假时间保持一致,否则,当咨询师回到工作中时,求助者休假期待的费用是照收的。这看起来是很不人性化的设置,凭什么咨询师可以休假,可是求助者休假时就得交费?这是因为动力性心理咨询采用的是时间租用制,求助者一旦确定进入一段咨询关系后,他所选用的时段别人就不能再占用了,所以,在他休假期间,这个时间段实际上还是会为他保留的,也就是租用协议一直在生效的,这与租房期间的旅行因为没有退房,所以房租照交是一样的。当然,这样的设置在国内执行其实是有难度的,因为国内的收费制度不像国外,一张帐单过来逃也逃不掉,所以很多时候,求助者真要宣布休假的话,也只能让他去休。这样的的结果是,一些以休假为修饰的见诸行动,就失去了讨论和理解的机会,所以,最终受影响的,还是求助者自己的咨询进程。所以,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设置中还是要努力保证咨访双主休假的同步性。

       
避免咨询之外的联系:在动力性咨询的设置中,咨访双方要避免咨询之外,尤其是生活化的联系。这是因为,在移情关系下,求助者可能会对咨询师产生非常复杂的情感,这些情感其实并不真的是指向咨询师的,而是与求助者的早年客体有关,但这些情感又是借助咨询师这个人来呈现的,所以看起来,那些情感就像是与咨询师有关一样。所以,这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关系,这些移情性的关系,在与治疗师分开的时间里,可能会浮现得非常强烈,如果当这些情感一浮现,咨访双方就联系的话,这些强烈的情感可能就会宣泄在治疗室之外了,回到治疗室之后,因为没有了那么大的张力,反而失去了处理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咨询时间之外,咨访双方要避免电话邮件等联系的原因。当然,对于一些特殊情况,比如求助者有自伤或自伤的可能,可是求助者遭遇突发情况自己无法处理,或是遇上危机等,咨询师还是需要及时处理的。对于求助者而言,他们可以充分表达对于咨询室之外联系咨询师的需要,但对于咨询师而言,他必须努力保护好设置的安全,保证设置不被突破,因为保护设置,是咨询师的责任。同时,咨询师在咨访关系中,也要避免利用咨询关系,比如要求有权力的求助者帮自己办什么事情,在移情的影响下,这些事情求助者可能非常愿意帮忙,甚至可能会主动做些什么,但如果咨询师不能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的话,就会涉及到违背了咨询伦理,因为这里面,很可能存在咨访关系这样不对称关系下的剥削,即咨询师在移情的条件下剥削了求助者的情感世界,这对求助者来讲,有可能造成伤害,所以这是要极力避免的。

       
当然,在心理咨询过程中,还会有其他的一些基本设置,比如咨询师节制的态度,中立的原则,保密的原则等等,这些设置是将咨询室变成一个治疗性空间的保证,
如果治疗设置被摧毁了,那治疗空间也就不存在了。所以,保护设置,是咨询进程中的重头戏,不管我们对那些设置是理解的,还是不理解的,都要从保护设置做起,因为这实在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2:43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