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爱恨与救赎----电影《沉睡魔咒》赏析

 文:王雪岩

       
对于童话电影,我是情有独衷的,倒不是因为童话电影看起来轻松省力,其实是因为童话电影往往因其情节性强,隐喻性强而往往更有其引人入胜之处。童话电影往往包含着一个人成长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心理冲突以及冲突处理的过程,这些冲突的处理,不仅对孩子的成长有帮助意义,帮助他们去处理内心的冲突,从而发展更健康的人格,就是对于成人的内心世界,往往也是非常有助益作用的:当观影者跟随电影主人公进入其冲突场景时,便也同时在自己的内心世界经历了那个冲突,并最终伴随着电影人物内心冲突的解决而得以释放自己内心的冲突。2014年的电影市场上,有非常多的优秀电影值得欣赏和探寻,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来看看,如果有机会和一群人在一起,以心理学的视角来赏析的话,我相信对于每个人都会收益倍增的。

      
电影《沉睡魔咒》的原形是《格林童话》中的《睡美人》,但这部电影绝对可以算是颠覆之作。《睡美人》其实有许多版本,最初的版本似乎只适合成人阅读,在早期的版本中,涉及到了诸多与性相关的内容,王子不但没有救下公主,还使她在睡梦中怀孕,而这样的内容,是不适合作为儿童读物出现在孩子的书桌上的,于是在后来格林兄弟的版本中,就变成了一个唯美的王子救公主的故事。而2014年的迪斯尼电影版本,完全颠覆了格林兄弟的唯美之作,而变成了与背叛与仇恨、爱与救赎相关的女性情感冲突为主题。有人说这部电影可以算是青春期教育片,就是告诉女孩子们千万不能过早发生性关系,不然的话,后患无穷。当然,这也的确是电影中涉及到的内容,但我想这背后隐含的更多的是对于亲密关系中爱恨交织的复杂性。当然这样的想法的出现,本身就说明了人是如此复杂的思想动物,对于相同的事物,因为所站的角度不同,就会有着千差万别的理解。而我今天想与大家讨论的,只是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出发,去看一看电影中所呈现出的人性中的隐秘运作。

      
在电影一开始,就讲述了两个古老又全然不同的王国,它们的关系很不好,一个王国是糟糕的,人民被奴役的,痛苦的;另一个是自由的、美好的。而能使这两个国家统一的,只有两种力量:英雄或者恶棍。其实,这恰如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世界: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拥有这两个古老的王国,也都有英雄和恶棍这两种力量存在。而我们一生要努力的目标,恰是如何使这两个王国和平共处,如何有效地去管理我们内心的英雄与恶棍,而电影贯穿始终的,恰是这两种力量的抗衡。

      
在我们内心,好王国与坏王国其实就是我们所感受到的世界,爱的世界与破坏的世界,与其对应的,是英雄与恶棍,修复的力量与破坏的力量。当我们出生时,我们是如此的柔弱,我们必需依靠母亲的养育才能存活下来。当母亲满足我们的需要时,我们会感受到自己生活在一个爱的世界里,而母亲成为一个好的客体存在于我们的世界中。客体的意思的那些与我们内心世界建立的情感联结的人、事、物、地方、信仰等,总之是可以让我们投注情感的存在。但是,母亲是不可能永远24小时关注我们的需要的,随着我们渐渐长大,慢慢也会体验到一些挫败性的体验,比如当我们需要妈妈抱一抱时,妈妈却在另一个房间里做她的事情,当我们感受到不能从妈妈那里获得满足时,可能会将妈妈感觉为坏的,不满足我们的存在。可是,对于一个那么小的婴儿来讲,这可能是致命的,因为一个坏的妈妈对婴儿来讲,可能也意味着自己不能得到好的养育,从而不能安全的存活下来。为了缓解生存的焦虑,婴儿于是在自己心理内部就动用了一个叫做”分裂”的机制:将满足自己的妈妈,感受为好的妈妈,将不满足自己的妈妈,感受为坏的妈妈。这样,当婴儿不被满足时,她就可以将坏的部分放到坏妈妈身上去,从而在内心保留好的妈妈的形象,这个过程,叫做投射。婴儿动用分裂的机制,将妈妈感受为好的与坏的,相对应的,外部的世界也就有了爱的世界与破坏的世界,从而帮助婴儿尽量留在爱的世界中,回避破坏的世界的侵扰。同时,婴儿动用投射的方式,将自己内心破坏性的部分投射到外面的世界,这样就可以帮助他自己感受到坏的东西都在外面,而我自己是好的,从而保证自己的是被爱的。随着婴儿长大,慢慢她会明白,原来那个满足自己的妈妈和不满足自己的妈妈是同一个人,这时候婴儿会变得抑郁,因为她不得不接受自己失去了一个全好的妈妈,同时接受原来妈妈是好坏并存的,当孩子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们说她的人格开始整合原来分裂的内容,并开始步入成熟的阶段,而我们一生的努力目标之一,就是发展整合的能力,就像是电影中,最终完成了两个国家的整合。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沉睡魔咒》这部片子,堪称是一部人格发展教科书。

      
电影中,男女主人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们都还处于纯净的童年,那时候他们都还没有被生活所污染,但他们的出场方式似乎也在暗示着结局的不同。小仙女玛琳菲森具有神奇的魔力,她充满了爱心,她会去修复受伤的树枝,会和各种各样的精灵打招呼,她也能获得森林中各种精灵的信任,种种迹象表明,她是一个内心富足的女孩儿;而男孩儿斯特凡却是平凡世界中一个渺小的人,他没有父母,睡在谷仓,他生活的贫苦膨胀了他的欲望,他期待将来可以住进城堡,那代表了权力和能力,恰恰是他成长所缺失的内容,而他出现在电影中的方式是偷窃精灵世界的珠宝,这也暗示了他内心因不能得到充分满足而发展出的贪婪。男女主人公的形象,就像是我们成长过程中内心被分裂的两部分:爱的,有能力的部分,代表我们曾被充分满足从而建立起良好自体感受的部分;而贪婪的、有伤害性的(金属戒指)部分代表我们内心未被满足的,被伤害的、恐惧的部分,这部分建立起的是我们内部破坏性的客体关系,对应的是破坏性的自体表征,在我们的一生发展中,这两部分的争斗与整合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在电影中,故事的发展就像是我们内心争斗与整合的过程。

       
人类的贪婪终于挑起了两国的争战,斯特凡的贪婪和野心使他做出了伤害童年玩伴和恋人的事,他切下了玛琳菲森的翅膀,但是他残存的良善使他并没有杀死玛琳菲森。在成人的世界中,善良与邪恶并不是如婴幼儿的世界中那般截然分开,在坏人的身上,会有良善,在好人的身上也会有丑恶,这恰是开始整合的特征。斯特凡得到了公主和王国,终于住进了城堡,完成了他对成功和权力的追求,但从此也陷入了被良知所审判,陷入了另一种更加困难的生活境遇。玛琳菲森内心恶的部分因为愤怒和仇恨而被激活,她以控制和冷漠的方式驱使乌鸦为她效力,她诅咒了斯特凡的女儿,她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变得黑暗和被破坏。此时,人性中恶的部分开始泛滥,随着小女孩儿的出生,玛琳菲森也走上了心灵救赎之路,虽然这个过程显得极其艰辛。

       
三个爱好和平的仙子赶来祝贺小公主的出生,她们给予孩子最美好的祝福,当第三个仙子的祝福即将给出的时候,玛琳菲森来到了宫殿,这时的玛琳菲森已经被仇恨所控,她的出现,就像邪恶的巫婆,她给予孩子诅咒,但是斯特凡的哀求还是让她动了恻隐之心,她更改了自己的魔法,预言真爱之吻可以解开对小公主的诅咒,而那恰是斯特凡对玛琳菲森未实现的承诺。从这里可以看出,玛琳菲森的愤怒来自未实现的爱的承诺,而这在一个人的成长中,往往是最常被感受到的伤害性体验,比如,我们感受到自己所爱的母亲,其实并不能完全满足我们的需要时,失望会带领我们恨母亲的不能给予。不被满足的爱所带来的仇恨,需要在成长中逐渐发展出宽恕的能力,宽恕我们所爱的人不能给予我们完全的满足,当我们能够放弃被完全满足的期待时,我们才能发展出接受曾经发生的伤害的能力,从而与伤害性的体验和解。

      
诅咒带来了两个国家的隔绝,就像是我们内部好的部分与坏的部分的隔离,隔离可以带来暂时的平静,可以将我们内心好与坏的冲突暂时停歇下来。三个贪玩的仙子并不胜任母亲工作,玛琳菲森内心善良的部分并没有死亡,她实际上承担起了婴儿母亲的工作,虽然她也会讲着听来冷漠的话。婴儿纯净友好的微笑,唤醒了她内心善良的的母性内容,此时婴儿也代表着她内心温柔善良的婴儿部分,当她在陪伴孩子长大的过程中,她内心那个善良的婴儿也逐渐长大起来,这个重新成长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她内心创伤逐渐修复,爱的能力逐渐回归的过程。斯特凡却完全不一样,他必将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那个即将降临的诅咒使他的内心被恐惧装满,他发动一场又一场的战事,筑起铜墙铁壁的防御,他周围的人越来越难以忍受他,慢慢的他出现一些病理性状态,甚至临死的妻子他也不愿去看一眼,他完全将自己陷入了对即将到来的惩罚的恐惧。

       
婴儿长大成美丽的爱洛,仙女的祝福在她身上实现了,她真的成为了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爱洛身上的这些特质恰如一个好母亲或者合格的心理治疗师身上所具备的特征:善良、信任、温暖、安全。爱洛对玛琳菲森充满了信任与爱,这逐渐软化了玛琳菲森的的仇恨,这时候,玛琳菲森成为了爱洛公主爱的母亲,同时爱洛实际上成为了玛琳菲森的心灵治疗师。随着她们之间情感联结的深入,精灵王国重现了轻松与快乐,那是因为玛琳菲森内心的快乐再日益多起来。玛琳菲森试图取消魔法,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她施咒时,她的咒语是”不可取消”。冲突不可避免地再次发生,爱洛知道了诅咒来自玛琳菲森,她回到了城堡,迎接她的是冷漠焦躁的父亲,父亲并不相信真爱的存在,他无法将自己的女儿从沉睡中唤醒。此时,费尽辛苦,冒着天大的风险,一定要救出爱洛的,是玛琳菲森。王子的亲吻并没有解除魔法,绝望中,玛琳菲森对着沉睡中的爱洛忏悔,并且亲吻了她,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真爱之吻是存在的,存在于彼此真正关心和爱着人之间。爱洛找回了被父亲偷走的翅膀,帮助玛琳菲森战胜了人类,但玛琳菲森并不愿意伤害曾经伤害过她的人,是斯特凡的仇恨最终毁灭了他自己。在童话故事中,坏人的下场一定是要被严厉惩罚甚至死亡的,因为这可以帮助成长中的孩子感受到坏人一定不会被保护,从而可以保护他们远离被坏人伤害的恐惧。

      
最终,两个国度统一,统一它们的,并不是传说中的英雄或者恶棍,而是一个既是英雄又是恶棍的人,即玛琳菲森,而玛琳菲森,也最终完成了她自己的心灵救赎。这是极具象征意味的一个结局,极好与极坏,其实在同一个人身上存在。这就像是一个孩子人格的最终整合,他终于在自己的世界中发现,那个照顾自己长大的人,其实是一个既好又坏的人,那个人就是母亲,当他能够接受自己的母亲既不是全好,也不是全坏,而是既好也坏时,他就发展出了对世界的现实性理解,从而他就慢慢可以放弃一些分裂的,非现实性的感知,而可以有更多的心理空间去容纳现实中的不完美。而当他能够更多接受母亲既好也坏时,他也就能够更多接纳自己身上的好与坏两个部分的同时存在,从而完成自己人格的整合,就像是两个国家的最终统一。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3:2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