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与人共处(二)

文:王雪岩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家族的传承

    既然在人际互动中,我们每个人都起着那么大的影响作用,那我们这种影响的能力,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每个人,都是在家庭中学会了与他人相处。

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在观察、解读着父母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他们相处的方式,并在学到这种方式后,在今后的生活中用类似的方式与别人相处。同时,我们也在与父母相处的过程中,慢慢探索我们自己用什么样的方式与他们共处,才能获得对自己重要的资源,才能与他们建立自己需要的关系。这个关系模式会在我们的一生中对我们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们也在与他们共处的过程中,慢慢建立起对自己的解读: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有什么样的特质?我与他人与世界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解读会一直影响着我们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呈现方式,也会导致我们与世界建立联系的方式。

而我们的父母,也是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在他们与父母相处的过程中,学会了这些,然后他们又在与我们共处的过程中,教会了我们这些。这就象家族中一件重要的文物一样,代代相传。所以,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所发展出的行为模式,是承载着家族中一代代人的生命历程的。这也就是心理学中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代际传承。在传承的过程中,也会因新成员的加入或是因一些新事件的发生而被重新解读,所以,我们承袭的这个模式也会一直处在动态的修改中。对于一些重大的,创伤性的影响,往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其影响才能被真正代谢掉。

    
比如一个在战争年代中失去男性支撑的家庭,为了维持生计,家庭的全部压力要由女性来承担,慢慢的,这个家庭中可能就会发展出一个”女性非常能干”的家庭文化来,这个家庭中的女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目睹了家族中女性的能干,在这种氛围中,女孩子就会朝向有力量、能干的方向上发展;同时,因为这个家庭中缺少男性力量的呈现,所以这个家庭中的女孩子也就没有什么学习争取获得男性支持的机会。这种家庭的文化一代代传承下来,可能在几代人之后,在这个家庭中成长的女性依然会朝向有能力的、不依赖男性的方向上发展,这样的结果有可能是这个家庭中的女性得到很好的社会性发展,却在家庭生活中遇到困难,因为这个女性的能干可能会给配偶带来很大的压力,同时也有可能会在无形中削弱男性在家庭中的作用。

任何微小的改变,都有可能引发巨大的改变

混沌理论中有一个著名的蝴蝶效应,其大意为: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在心理成长的过程中,同样存在着蝴蝶效应:任何一点微小的变化,都有可能引起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一个系统的巨大变化。

在我所从事的心理治疗工作中,常常见到一个家庭因为孩子出现问题而来求助,与这个家庭一起工作的过程中,慢慢就会发现,孩子症状所表达的意义往往是这个家庭的运转中出现了某种不协调,也就是说,孩子是在为家庭生病。与这样的家庭一起工作,父母往往为了帮助孩子,而愿意让自己做出一些改变。比如原本常常沉默的父亲,开始努力主动与母亲沟通,原本对丈夫有很多失望的母亲在父亲的主动交流下,心中开始慢慢稳定下来,变得不那么焦虑,也就不必再将自己的人生意义定位于每天盯住自己的孩子,于是孩子就可以从帮助父母调解关系的压力下解放出来,变得不必让自己用生病的方式调停父母之间的战争,这样他就可以真正的回归到孩子的位置上去,从而使自己的症状得以解决。

正是由于家庭作为一个系统,家庭成员之间是相互影响的,所以,家庭中某一个成员的变化,可能会带来整个家庭系统的变化。所以,当家庭运转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时,任何一个家庭成员的改善,都有可能最终带来整个家庭系统的改善。所以,对于很小的孩子,我们往往会建议由家长接受心理辅导。因为家庭中的压力往往会流向最弱的成员,由这个成员替整个家庭用症状的形式表达出来,而孩子在家庭中往往承担了这个角色。如果单独的由孩子接受心理辅导,实际上也就是由他承担起了改善整个家庭运作的责任,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压力很大的事情,如果由父母来共同承担,或是由父母的改变带动整个家庭的改变的话,对孩子来说,压力就会减少很多。

对于个人的成长,也是这样的:一个很细微的变化,可能最终会带来一个巨大的改变。比如一个畏惧权威的人,在他的想象中领导都是可怕的,所以每次当他与领导打交道时,可能都会心存害怕,因为害怕,可能就会影响到他与领导的交流和自身能力的展现。也许有一天当他与领导打交道时,因为领导对他的一个微笑,让他突然感觉领导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很多的害怕是出于自己的想象。这可能促使他审视自己对领导的态度,他可能会发现很多时候自己的想法与领导的现实并不相符,于是,这可能促使他在与其他权威人物打交道时慢慢开始放松自己,当他放松下来时,别人与他打交道时也会感觉舒服起来,这个舒服的感觉也会反馈到他的身上,随着这种舒服经验的增加,他自己对领导的害怕也会慢慢减少,最终他可能成为一个在人际交往中游刃有余的人。

     我们自己制造了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们的爱恨情仇,都存在我们自己的内心,我们心中对世界存有什么样的解读,我们就会用自己解读到的方式去与世界相处,最终世界也会用我们对它的方式来回报我们。与人相处,就象是我们在照镜子:我们对它哭,它就会回报我们以哭;我们对它笑,它也会回报给我们笑。

在生活中,我们常常见到这样人:在他的眼里,他周围的人都对他不好,他带着对别人的审视与戒备与人相处,与他打交道的人会感觉与他在一起很不舒服,这个不舒服的感觉会让别人尽量回避跟他打交道,当别人回避他时,他就会感觉被冷落,感觉别人对他不够重视,从而证明了他最初对周围人的解读:别人对他不够好。他却不知道,这个别人对他不好其实是由他自己造成的。

在我治疗的来访者中,有很多人在亲密关系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困惑,他们渴望亲密,同时也惧怕失去亲密关系,于是他们在渴望与惧怕之间游荡。很多时候,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试探我,看我是不是真的在乎他,当我对他们越重要时,他们的害怕也会越多,一方面,他们希望能与我建立更加深入的关系,另一方面,他们也很害怕当真的与我建立起那么亲密的关系时,当我离开他们时,他们就无法承受失去我时的苦痛。在这种情况下,治疗室里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许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可是他们会在某个时刻感觉我在责备他们,或是我不喜欢他们,当他们感受到这样的危险时,常常会用攻击我的方式来维持内心的平衡。因为我的受训经历让我可以在那一刻体验到他们攻击背后对我的渴望,所以他们的行为常常会使我感觉到心痛。可是在生活中,对于无法解读他们行为的人来说,他们的攻击常常会破坏掉他与别人的关系。

治疗师的工作就是要帮他们理解他自己行为背后真正的意义,帮他们看到他自己的这些解读来源于他自己内心的不安。这就要求治疗师要象一面镜子一样,让来访者从治疗师的身上看到自己往治疗师身上扔过来的这些情绪其实是和他自己有关的,从而帮助他理解到是自己的行为背后的需要是什么。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6:0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