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与人共处(一)

   
我们每天都在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与不同的人在一起,他们带给我们的感觉会有很大的不同。有的人,我们跟他们在一起,也许他不需要说什么,做什么,可是我们和他们在一起时,会感觉很舒服;另一些人,也许他们会给我们提供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他们可能会给我们很多的夸赞,可是,我们就是感觉与他在一起时,哪里有点不对头,就是觉得不那么舒服,这是一个有点让人费解的事情,为什么不同的人,会带给我们不同的感觉?为什么我们与不同的人相处,别人对我们的态度也不一样?与别人共处的过程中,那些不舒服到底是他的原因,还是我的原因?恐怕我们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过一些这样的疑惑,那么,当我们与别人在一起时,我们之间到底在发生些什么呢?

    每个人带给别人的感觉是不同的

   
就象前面说到的一样,每个人带给别人的感觉是不同的,就算是双胞胎兄弟,他们一起出生,一起长大,在相同的环境中成长,可是,他们还是会有不同,在与他人相处的时候,还是会给别人带来不同的感受。因为,每个人的出生,是带着自己的人格特质的,在他之后的成长过程中,在与各种各样人的相处的过程中,在他自己的不断调整、适应中,他也就形成了自己与人相处的模式。因为每个人的人格基质不同、成长经验不同、学习的方式不同等等,也就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每个人自己独特的人格。这个人格的独特性就会在与人相处的时候,带给对方很独特的感觉。

   
比如,一个人格很独立的人,当他与人相处时,他可能会带给别人可以信任可以依赖的感觉,同时,他也可能会让有些人感觉难以接近;而另外一些有自恋特质的人,有可能带给别人的感觉是有能力的,是完美的,是成功的,同时也可能会让别人感觉是有距离感的,是情感疏离的;一个有边缘特质的人有可能带给别人的感觉是聪明的,有创造力的,但有时也会被感受为具有破坏性的,有攻击性的等等。

     我们不同的感受往往也带给我们不同的结果

       
当我们与别人相处时,我们自己会有各种各样的感受浮现出来,有些人可能会让我们感觉很亲切很舒服,有些人可能会让我们很渴望与他有进一步的接触,也许另一些人我们一见他就不喜欢,也有些人可能会让我们头疼得恨不得让他马上在眼关消失。

      
当我们与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浮现出我们自己对那个人的感觉,而我们的这个感觉会直接影响我们与他共处的方式,也许我们自己还没意识到时,对方就已经接收到了我们情感中所传达的信息。因为,当我们与人共处的时候,除了语言信息,更多的信息是通过非语言信息来传达我们对对方的情感的。这些非语言信息包括表情、目光、动作等等,而就算是语言信息的传递,这其中文字所起的作用也是非常小的,大约只占到7%的样子,更多的信息是通过我们的语音语调音高语速等信息来传递的。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有些时候当我们跟一些我们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时,我们明明说了对方一大堆好话,可是对方还是还给我们一些敌意,因为虽然在语言上对方听到的是褒扬,但是他的情感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我们的攻击。在人与人的交流过程中,语言是容易做包装的,但非语言信息因为不容易被伪装,所以往往传递的信息更明确,也更容易被相信。比如,当一位妈妈跟孩子说”没关系,这次没考好,下次再努力”,可同时她的眉毛皱了起来,那孩子马上就可以感受到妈妈的言不由衷,这反而会让孩子失去对妈妈的信任。

     
所以,当我们与人打交道的时候,就产生了一个现象:对于一个我们喜欢的人,往往对方也会很快喜欢上我们,从而我们之间可以把情感距离拉得很近;而对一个我们不喜欢的人,不管我们怎么努力,往往最终的结果还是不欢而散。那是因为我们内心的情感信息在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早已传递给了对方,当对方接收到这个信息后,就会朝着那个信息引导的方向做出选择,从而与我们之间建立与那个选择相适的关系。

       不同的视角,带来对事情不同的解读,当我们有更多的视角看事情时,也就会更多一些选择

      
当我们与他人共处的时候,我们与对方之间会发生各种各样的联结,我们对这个联结,也会产生各种不同的理解。这就好象我们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从这面看过去,它是红色的,从另一面看过去,它可能就是绿色的。不过,不管是红色还是绿色,对于我们来说,它都是一个苹果。不过对于一些人格比较僵化的人,有可能就没有办法意识到不管红与绿,那其实都是属于那个苹果的,对于那个苹果而言,那就是属于苹果的真实,就象好与坏可能同时属于同一个人。其实,我们与人打交道也是一样的:相同的一句话一件事,不同的人遇到,可能就会对它有不同的解读
,当我们对它有不同的解读时,我们自己也就会对那件事有了不同的感受,其实事情是一样,不同的,只是我们对它解读的角度与方式,而我们可能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解读,这与我们自己有是关的。

      
前些天,在我带领的一个学习小组里曾经发生过很生动的一幕:我建议这些组员在参加这个学习小组之后,就不要再参加我带领的另外一个小组,因为这可能会在移情的驱动下,对学习进程产生不易处理的影响。其中的一个组员提出要参加另外一个小组,那是一个动力性的成长小组,所谓成长小组就是通过人际间的深度互动来了解自己,理解他人,从而达到人格提升。这种小组因其交流的直接性,所以对组员的筛选会有一些慎重,为的是保证组员在过程中体验的安全与学习的效果。基于我对他的了解,我当时建议他暂时不要参加动力性的小组,最好先接受个人辅导,那样对他的成长会更有帮助,而他现在的情况进入小组可能还有点早,在小组里很可能会受伤。我的话,激起了他强烈的委屈,过程中他说到”我觉得自己好象成了害群之马”。为这件事,在小组学习结束后,我专门又与他进行了讨论,在我们的交流过程中,我感受到,他从我的话里体验到的是我对他的贬低,而并不是我与他讲这件事的初衷:试图对他进行一些保护。这与这个人的内部客体关系有关(后面再细讲客体关系相关的内容),在他的人格结构中,很可能存在一部分破坏性的客体关系,迫使他常常需要用攻击或是竞争等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而这种被贬低的感觉,并不一定是源于处界的客观存在,而是他自己对自己的一个解读,
是他内部的人格结构在起作用。对于一个在成长过程中常常感受到被贬低的人来说,因为贬低对他来说是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所以他往往也会习惯于在与人交往过程中,从别人的语言、行为中解读出贬低的信息。
而同样的这个过程,被小组中的另外一个人解读为他赚到了,因为在她看来,那个过程中,他得到了特别的关注,这同样与她的关系模式和期待有关。而另外一些人,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而激发起对自己生活的思考,开始考虑如何做出选择等问题。

      
所以,简单的看,那个过程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已,而那件事情在附着了个人的情感之后,对每个人的意义变得不同起来。所以,很多时候,真正击中我们的,并不是那件事情本身,而是我们对那件事情的理解和解读。当我们解读那件事情时,如果我们将那件事情上附着了接纳性的情感,我们可能感受到的是舒适是被爱;而当我们将那件事情上附着了排斥性的情感时,我们可能感受到的是痛苦和伤害了。而任何一件事,一个人,一个场景等等,都不会是只存在唯一的解读,当我们有能力从更多的视角去解读时,我们自己的生命也会更加开阔起来。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6:2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