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陪孩子走过青春期

文:王雪岩

    
写下这个题目,是在一年之前。当时我陪女儿住院,因了我的职业关系,常常会有医生护士跑过来与我聊些与孩子相处的话题,在他们的眼里,我似乎是个不一样的妈妈,因为,他们看到的我与孩子的相处,总是能顺利的解决许多与孩子的不一致,而青春期的女儿与我之间,又似乎见不到什么冲突,所以对他们来讲,做心理治疗师的人,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这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帮他们度过与孩子相处的危机。其实,于我而言,内心也同样充满危机,那个危机就是:我们真正能与孩子相处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随着孩子离开的脚步越来越轻快,我们能享受与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们自己是可以决定我们与孩子在一起的状态的,所以,珍惜当下的每一分钟相处,也就能为将来的分离做好准备。

   
孩子是上天赐与我们的礼物,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自己也被培养成了父亲、母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是要感谢孩子的,因为是他们的到来给了我们成为父母这一身份的机会。但是,我们只是他们的父母,我们不是他们的主人。从他们降生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作为一个独立的人而存在,虽然,他们需要在我们的照顾之下才能生存,可也恰是这个照顾的过程让我们体验到了一个人作为父母的价值,让我们有了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虽然辛苦,但我们也会在哺育孩子的过程中体验到自身的价值,体验到生命的活力,这是不做父母的人没有办法得到的体验。所以,当我们辛苦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们也得到了超值的回报,单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没有权力要求孩子成为我们的附庸,因为,在人格上,孩子与父母是完全平等的。

   
在生命的旅途上,孩子,是我们的客人。他们到我们的家里来,陪我们走过一段充满各种各样体验的时光,然后他们又会离我们而去,去创造属于他自己的生活。有时,他们还会回来造访我们,可更多的时候,他会回到他自己的生活里去,去过一种也许与我们所习惯的生活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就象隔壁的那位邻居,虽然住得很近,但生活方式却可能完全不同。

   
对于我们来说,容易的是看着邻居过他自己的生活,那不管与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多么不同,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改造他,因为,他只是邻居,他们与我们没有那么多情感上血缘上基因上的联结;而对于我们的孩子,我们就没有办法那么洒脱,我们常常做的事情是:让他按照我所期待的样子去发展,尽管我的期待是基于四十年的生活经历,而他却只有十四年的生活经验。

   
对于孩子们来讲,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这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因为当他探索世界的时候,他需要的是一点点熟悉和认识这个世界,而当我们用我们四十年的生活经验告诉他这个行不通那个不可以的时候,以他十四年的人生阅历来解读,那无异于在告诉他:”你不要去探索了,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危险”,而对他而言,因为从来没有体验过那些挫败,所以也就不存在那些危险,所以这时父母就变得不可信起来,冲突也由此而生。

   
常常听到一些母亲抱怨:孩子大了真不好管。的确是不好管,因为随着他们的长大,他们会越来越独立,他们的独立让他们开始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人生哲学,自己对世界的解读,自己的处理事情的方式。所有这些都会让他们越来越少的需要呆在我们的翅膀底下,于是,我们自己在孩子面有的存在价值面临着严重的挑战:那个曾经完全依赖我们生存的小婴儿现在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他们不再需要我们完全的照顾,那我们在他们面前还有用吗?当他们足够强大的那一天,我们会不会就变得完全无用?当我们对他们完全无用时,我们与他们之间的联结还会存在吗?所以,当一位妈妈一直在要求孩子遵从自己的方式与世界相处,并认为是在为孩子好的时候,其实有很大的一部分情感因素是为了安抚自己:把孩子拉回到过去那种完全依赖自己的状态去,就不会面临孩子飞走的风险。她原本指望这样的方式可以帮自己找回些控制感,好让自己觉得踏实些,却没想到这会把那个正在寻求独立的孩子越推越远。

    所以,孩子不好管不是问题,问题是为什么要去管孩子?在管孩子的过程中,我们到底期待得到什么?实际上又得到了什么?

管孩子的第一个功用,是可以缓解父母的焦虑。当我们临”失去”越近时,我们就会越期待”能控制”,青春期的孩子,正在加快他独立的步伐,正在渐渐离父母远去,这些即将来临的变化也在考验着父母。越是曾经将注意力集中在孩子身上的父母在这个过程中会越不容易适应,因为当那个从前完全依赖自己而存活的孩子即将独立时,也就意味着父母的照顾将要退休,父母就要面临去重新寻找自己的价值定位。当我们去管束孩子时,很大程度上,我们也是在试图在孩子面前再次确立自己的权威感和价值感,所以,我们真的不敢确定这个过程是不是真的象很多父母说的那样,”那是为了他好”,而很大的可能是”只有紧紧地抓住他,我才会感觉好一点”。

管孩子的第二个功用,是可以将我们未完成的对自己的期待交付孩子去完成。孩子到了青春期,往往家长也就步入了中年,此时迎接我们的,是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中年危机”。人到中年,精力体力开始走下坡路,事业上也到了一个”坎”,进一步,爬过去,可能就可以开拓另一种生活;爬不过去,可能一生的事业冲锋就到此渐渐进入了休止符。家长这种对生命再进一步前行的期待往往在奋斗无望的情况下会大量投注到孩子身上,期望孩子能早一点努力,从而避免自己现在这种进退都无力的状态。其实,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言,他是不大有能力理解几十岁的父母对生活的解读的,所以也就会认为父母对自己的期待超出了自己能承受的范围,从而不断在与父母的较劲中拒绝父母的期望。

管孩子的第三个功用,是可以缓解父母的内疚。很多父母,在生命的前半生一直奋斗,期望能为孩子创造更安逸的生活,却忽略了与孩子共处的时光。及至中年,才忽然发现,其实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并不是金钱而是亲情,于是就反过来期待有大量的精力放在孩子身上,以弥补过去对孩子的欠缺。可是孩子此时已经长大,他现在的需求并不是与父母在一起,而是要更多的发展同伴关系。孩子与家长的远离会更加激起父母的内疚和焦虑,于是父母会更多的期望抓住与孩子共处的时光,却不知道,这再次违背了孩子的需要,而把孩子推得更远。

当然,管孩子还会有其他的很多很多功用。在这里,我并不是说父母不要去管孩子,而是说,当我们管孩子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先停一停,解读一下自已此时在做什么,我们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孩子?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感受到什么?

随着孩子的成长,他越来越趋近于成年,他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为方式,他需要更多的”被尊重”来确立自己已经长大、已经可以独立,同时他也暂时没有办法让自己放弃对父母的依赖。父母在这个过程中,就是要学会弹钢琴:既要满足孩子的依赖需求,又要放手让他探索世界。父母要随时提醒自己的是:他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会与我有完全不一样的处理问题的方式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同时也要提醒自己,要随时允许这个不同的存在,因为,虽然他是我的孩子,但他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是我的附属,我即便是他的父亲或母亲,但我没有权力要求他完全按照我所期待的样子成长和发展,因为,他是独立的。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6:3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