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亲密恐惧

文:王雪岩

       
最近一段时间在电台做节目,常常接到一些充满期待的电话:老师,我喜欢一个女孩儿,我该怎样向她表白?老师,当我的男朋友不接我的电话的时候,我就会非常恐慌;老师,我为什么总是向我的老公发脾气,其实我期待跟他保持温暖的关系。

       我们每天生活在这么多的为什么里,这么多的为什么背后,其实只是一个问题:亲密对于我,为什么总是这么难?

      
当我们试图与另一个人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在我们内心,的确是会有一些恐惧的,因为,那也意味着,我们要与之建立关系的那个人,对我们是重要的。当我们感觉另一个人对我们很重要时,我们就会感觉自己在关系中处于了被动的位置:当我需要他的时候,他不一定在我身边;当我期待他与我的距离更近的时候,他可能却在另一端无暇顾及我;当他对我重要的时候,如果他离开我,我就会感觉痛苦。同时,当我们感觉我们需要另一个人时,我们会体验到自己的弱小,而这种弱小感,是会挑战我们的安全体验的,所以,对于内心的安全感建立不足的人来说,他很难承受自己弱小的,无力的部分,所以也就很难在建立亲密关系时,去体验自己对他人的需要,从而无法让自己真正进入一段亲密关系里去。

      
在我的工作里,亲密关系的困难常常是个主旋律,有时,看到我的来谈者在与我的关系中呈现的那些对亲密的恐惧,常常是会让我感觉伤痛和感动的。在那个过程中,让我深刻的体验到,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他们曾经历过怎样的期待与失望,以至既便是他们已经成年,他们在与我的关系中,还是会呈现出当他们想亲近我时的种种恐惧与担忧。

      
曾有一次,我的一个来谈者期待送我一点礼物,在她的感受中,我是不会收的,因为她知道我所从事的这个职业是不会收来谈者的礼物的。可是,她不知该怎样表达她想亲近我的欲望,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感受到来自母亲的大量拒绝,所以,当她想亲近我的时候,她内心也害怕,害怕我像她的母亲那样拒绝她的期待。她不知该如何让我知道我对她是重要的,她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所以她期望用送我一点礼物的方式试探我,我会不会也像她的母亲那样,当她向我示好时,我也拒绝她。当我评估了她的状态之后,我决定收下她的礼物,让我没有预料到的是,当我收下她的礼物时,她哭得泣不成声,因为对于她而言,我收下的,不仅是她的礼物,而是她这个人。在她的心中,她一直无法确定我是不是接受她,虽然我们一起工作了好几年,她的内心一直不敢肯定的是,我是因为职业关系而与她在一起,还是因为她这个人而与她在一起,她内心中那些曾经被拒绝的经验成为她内心的主旋律,她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违背一些规则来满足她的期望。所以,当她看到我违背了我这个行业的一些设置,接收了她的礼物时,她第一次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可以为了她,只是为了爱她而做一些事情。这件事情之后,我看到她发生了许多变化,当我们去讨论这些时,她告诉我,她现在不那么怕我拒绝她了,因为她相信,就算是我拒绝她时,她在我的心里也是有一些位置的。

      
另一个来谈者是让我感动与心痛的。那也是一个跟我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的女孩子,她来这里时,是因为她对亲密关系充满了强烈的期待,强烈到她需要用与另一个人完全粘滞在一起的方式才能感受到那关系的存在,她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因为没有哪个男孩子可以承受她如此强烈的期待,而一个个离开了她。所以,当她来到我这里的时候,她与我的关系中呈现出了非常矛盾的状态:她对我有强烈的需要,她恨不得天天与我粘在一起,可是她也害怕因此而失去我,所以,她就让自己发展出了一种保护自己的能力,她把对我的亲密需要压抑下去,让自己不感受对我的需要。这样,在她的感受中,似乎我对她来说是无足轻重的,这样的话,如果我离开她,她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可是,即便她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感觉容易一些,可是她对我的强烈的渴望就实实在在的存在她的心底。所以,每当去外地时,我就要提前很长时间告诉她我要离开的消息,好让她提前做一些心理上的准备,也给我们留出充分的时间来讨论关于我要离开的事。每每当她知道我要离开一些时间的消息时,她就会有各种各样的状况出来:迟到、取消访谈、访谈进程停滞等等,她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她无法承受我要离开她,因为无法承受我抛弃她的痛苦,所以她就先用各种形式来抛弃我,这样,在她的感受里,她是主动放弃我的,这会让她感受容易承受些。可是,当离别真正到来的时候,她又会变得非常有吸引力,她的领悟力,她的感受力都会一下子提升很多,她会一下子变成一个非常配合的来谈者,她的这些表现往往是会让我感觉非常心痛的,那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当她知道妈妈要离开时,就开始哭闹,可是,当她明白,无论怎么样都无法阻挡妈妈的离开时,她又变成非常乖巧,以此吸引妈妈早点回到她的身边来。

      
所以,一个孩子,当他努力学习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他的经历往往是充满艰辛的。对于有机会在原生家庭中学习亲密关系的人来说,他们是幸运的,因为当他们有了这样的能力,在他今后的成人生活中,他会轻松很多。如果在他的成长中,没有学会有效的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在他将来的人生中,他可能就会用一些具有破坏性方式来与别人建立关系。

      
我的另一个来谈者,从他一开始跟我进入工作,就对我充满了抱怨,在他的感受里,我对他是冷淡的,也是无力的,他常常对我充满了失望,因为他觉得我没有伸出一只热情有力的手,将他带到他所期待的关系中去。在我们的工作中,有时他会很生气的抱怨我不是一个好的咨询师,因为我不能做到他所期待的,完全为了满足他的愿望而放弃我自己的一些需要。比如当我因为工作的安排而调整他的咨询时间时,他会强烈的感受到我对他的不重视,就好象我根本不把他当人看一样。当我们深入讨论他的这些失望的时候,我们发现,在生活中,他的这些期待常常给他带来困扰,每当他与感觉重要的人在一起时,他的这些抱怨也就会浮上来,他期待的是对他重要的人可以与他完全融合,可以与他就像一个人一样,可以当他还只是有一个想法的时候,他所期待的那个满足就会自动来到他的面前,他所期待的是别人主动知道他的需要,主动满足他,不然的话,他就会感觉很受伤。他也很期待来自外界的强烈的主动的亲近,因为对他而言,他不敢向别人表达他想亲近对方的愿望。他的这些期待,就象一个很小的婴儿,他需要在与人共处的过程中,感受自己像上帝一般的全能,感受自己所有的期望都能神奇的实现。而他之所以已经进入成年,还保持着这样的期待,恰是因为在他成长过程中,这些婴儿期的愿望未曾得到很好的发展与实现,于是他自己的发展就被限制在了那个模式里。另一方面,当我真的试着去接近他时,他却是非常恐惧的,每当我试着走近他一些,他都会马上逃跑一样离我远一点,当我把这个现象反馈给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很害怕我走近他,因为他无法确定我会不会在走近他之后,在他感受到来自我的爱与接纳之后,我又会离开他,他害怕,得到我,然后又失去我,如果是那样,在他的感受里,不如从来未曾得到,虽然那个得不到让他感觉很委屈和愤怒。

      
所有这些,都是人性之中真实的脆弱,每当我与我的来谈者一同去体验这些的时候,心中常常被触动,当我看到他们对亲密的强烈渴望与惧怕时,就像看到了在他们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那些苦痛与艰难。

      
在我们的文化中,含蓄是美德,所以,我们往往很难对我们所爱的人直接表达出爱的情感,相反,我们可能更习惯于用伤害的方式来表达对对方的期待落空后的不满,比如指责对方对自己不够好。当我们指责对方时,实际上潜在的是在表达我们期待对方更在意我们,我们期待与对方有更亲密的关系,但是,”我爱你”三个字,却非常难讲出口。因为,当我们讲这三个字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他,当我们内心对自己的信任没有那么充分时,这个需要也就变得有危险了,我们可能担心自己没有那么出色,所以得不到他;也可能担心自己因为不能满足他而失去他;或者是爱他的时候,看到他身上那么多让自己仰慕的地方,于是越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这个渺小的感觉让我们不舒服,于是就要做出些什么行动来证明自己也是强大的,于是,就开始了与对方的竞争,而这个竞争往往又是具有破坏性的,这个破坏性的感觉同样会让我们感觉害怕。所以,我没有办法讲出我爱你,因为我太害怕失去你,为了不会失去你,我宁愿未曾走近你。这样的循环,实在是让人心痛。

      
好在,当我们了解我们内心的这些之后,我们还是有机会做出一些改变的。如果我们足够幸运,在生活中遇上了一个人格足够稳定和完整的人,不管那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恋人,或者是我们的治疗师,只要在我们与他的关系中,他可以为我们提供一段安全稳定包容的关系,不管我们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他都很稳定的在那里,容纳我们的愤怒恐惧哀伤等等,帮我们代谢掉我们的伤痛,也与我们一起享受在一起的幸福快乐。当他离开的时候,我们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当他不开心的时候,他可以让我们知道那并不是在责怪我们自己;当我们出现状况的时候,他并不责备我们而是与我们一起面对;当我们无法容纳内心那些折磨人的情绪时,他可以很平静的陪伴我们而并不乱了阵脚;当我们需要他的时候,我们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他,而当我们需要距离的时候,他也可以给我一些空间,等等等等。如果我们找到了这样的一段关系,那除了珍惜,再没有什么可做的了,因为他是我们的幸运之星,他是可以帮我们慢慢容纳我们自己的人,当我们有能力容纳自己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会变成自由明朗起来。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8:43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