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贬低的功用

  •                   

       文:王雪岩

       
某日在一个群里聊天,那是一个聚集了全国各种各样正在从事或是期待从事心理咨询行业人士的群。聊天中说到中国的心理治疗行业起步晚,目前中国只有一个精神分析师的状况。似乎大家对于中国精神分析发展情况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这也激起很多人好奇的询问。在这个过程中,明显有一个人是很不开心的,因为在这个话题开始之前,他在那个群里就如众星捧月一般被追逐,很多人在向他讨教一些精神分析方面的理论,当这个话题展开后,他似乎有些被冷落了,于是他开始不断讲精神分析没有用,讲IPA资格是弗洛伊德的东西,是不值得被信任的,等等。很明显,在这个过程中,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他需要用一些打压”对手”的方式,帮他找回一些他需要的情感内容,比如修补他受损的自恋,或者用这样的方式来抵抗他因为被冷落而产生的失落感,或者抵抗他感觉不如人时的羞愧感等等。这个打压的方式,就是贬低,这其实是一种防御机制。

      
被贬低这件事在我们生活中常常会发生,有时也会把人搅得很烦,因为我们搞不清自己怎么就陷入了那样一种不舒服的境地,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它。有时我们也会不由自主地去做出些贬低他人的事来,从而可以帮助我们自己得到一些内心需要的东西。比如同事之间的竞争,有意无意之中,我们会感觉某个人工作能力很差,比我自己的能力差远了。反观一下,却发现,这个感觉他能力差的背后,却有着害怕我自己不如他,害怕他更被上司重视,害怕我自己的能力不被看到等等。所以,我们是在用觉得他很差的方式,来帮助我们自己将自己感受为是有能力的,这样会让我们在工作中获得更多的安全感。
这种竞争性的贬低,很可能来源于我们成长的早期,家庭成员中,尤其是兄弟姐妹之间,为了竞争父母的关爱,而努力发展自己被喜爱被接受的一面,同时,在嫉妒的驱动下,也可能会用贬低他人的方式,帮自己得到自己需要的情感内容。待我们长大成人之后,这种情感模式依然存在我们内心,当遇到类似的环境时,比如两个能力差不多的的人竞争同一个职位,我们就可能动用贬低这个工具,去有决定权的领导面前倾诉对对手能力的怀疑等,从而帮助自己获得想要的东西。

      
其实,在父母与子女之间,同样存在贬低的情况,这是非常不易被觉察到的,或者说是我们非常不愿意接受的。父母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对于父母来说,孩子承载着父母情感的需要,基因传递的需要,因看到孩子的成长而获得自恋性满足的需要等等功能。孩子的长大,一方面会给父母带来喜悦,另一方面也会给父母带不冲击,孩子长大,也意味着他的独立能力越来越强,当他足够独立到单独闯世界时,他可能会去外地工作,可能成家搬出去生活等等,所以,孩子的成长本身意味着与父母渐渐分离的过程。对于分离有困难的父母来说,这是让他们很难承受的。所以我们会看到,在日常生活中,父母们意识层面期待孩子长大,期待孩子独立,期待孩子有更多的能力去闯世界。可是在那个潜意识恐惧的驱动下,父母又会做一些限制孩子发展的事情,替孩子做很多原本应该由孩子承担的任务,比如陪孩子做作业,比如替孩子做决定等等。这表面上看起来是对孩子的照顾,可是在心理层面,父母其实也在传递一个信息:你不行,你做不了,或者是离开我你就活不下去了等等,这些行为本身是有对孩子能力进行贬低意味的,当孩子的能力无法超越父母时,就可以满足父母被依恋的需要,而这个被依恋的需要,很可能来自父母成长早期依恋的需要没有获得充分满足,所以现在面对自己的儿女时,把这个需要投射在孩子身上,并在孩子对自己的需要中获得象征性的满足。  

    
  类似的情况在工作中,在社会中也常常可以见到。比如有时员工会感觉上司对自己感觉非常满意的工作嗤之以鼻,对此非常恼火,但又无法理解为什么上司对那些工作不满意,可是最终还是会采用。其实,对于一些成长中曾被高要求,或是被贬低的人来说,他们是难以面对别人比自己更有能力,或是下级超过自己的,因为那会被他们感受为自己的处境不安全,或是被攻击。试想,一个曾经被父母处处要求优秀的人,在他的感受中,如果他不能满足父母对他的期待,那可能会带来父母对他的不满意,从而失去父母对他的重视,所以,为了得到来自父母的肯定,他会拼命让自己朝着优秀那个目标去努力,从而保证自己不会因为不够优秀而被父母抛弃。当他长大成人后,那个不安依然会伴随着他,在他的感受中,只有他比其他人都好时,他才是安全的。所以对于下属的优秀,即便是思想中他知道手下越优秀他自己的业绩可能也会越可观,可是他在深层情感中却充满了对手下人优秀的恐惧。所以在无意识中他也会限制下属的发展,比如用一些贬低的方式,从而保证下属无法超越其能力,他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帮助自己在内心感受到安全。

      
有时我们自己也可以从贬低中获益。我有一个病人,有很好的学历很好的工作,也有不错的工作口碑。但他在工作生活中总是感觉别人处处比自己好,他对于自己不够好这件事总是战战競競的,这个状态常常也让他把原本很有能力做好的事情,最终搞糟,于是这就更加证实了他对自己的那个解读”我不好,我没能力把事情做好”。在我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慢慢了解到,他的爸爸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当他青春期时,他感受到来自父亲的强大压力,他期待自己能够像父亲那样有本事,同时也觉得自己无法超越爸爸的能力,这让他很苦恼。当我们深入工作下去,慢慢发现,在他的内心,如果他没有办法超过父亲的能力,那父亲就会帮他安排许多事情,这是他所期待的。同时,从小他的父亲就是他的榜样,他需要有这样一个榜样在他的内心,他很害怕自己真的超过爸爸,那他会感觉是他自己亲手打碎了他心里的支柱,他感觉自己无法承受失去支柱后的恐惧。同时,对于爸爸的能力强大,他自己不得不依附于父亲他也是很愤怒的,所以他内心同时有另外一种力量就是一定要比爸爸强,所以他也非常努力发展自己的能力,当他一旦发现自己的能力发展非常好时,这又带来他另外一个恐惧:害怕自己能力超过爸爸时,爸爸会离开他,所以他又不得不让自己收缩一点,好把自己从要超过父亲的边缘拖回来,从而缓解失去父亲的恐惧。

      
 他就在这种强烈的冲突中长大,当他长大成人,当他走上工作岗位后,这个冲突依然在他的内心冲击着他。对于依赖,他有着强烈的渴望,对于超越,他也有强烈的期待,但同时,这些都让他害怕。于是,在工作中,他慢慢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策略,一方面他的工作能力很强,这是被周围人都看到的,但是他的工作每每都会在最关键的地方出点漏洞,让他的上司很无耐,但又不能批评他什么,因为他那战战競競的样子已经让上司很是不忍了。所以,他成功的动用了一个贬低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各方面的需要都能获得一些满足,但同时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无法真正懂自己是谁,是什么样的。

       
贬低还会有其他一些功能:比如在治疗室中贬低治疗的作用,从而可以延缓离开治疗师;在生活中有人贬低自己的能力从而让自己过着比较不舒服的生活,从而可以控诉父母对他早年的抚养不够好,进而可以保证他与父母之间紧密的联结不被打断,痛恨父母成为他在内心保存父母形象的方式;或者面对某个比自己某方面比自己强的人,当我们硬塞给他一些我们认为他没有机会得到的东西时,我们就可以收获自恋的平衡,等等。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29:5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