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治疗室的瞬间

    文:王雪岩   

 
      
治疗室是个神奇的地方,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生命故事,有时,一些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瞬间,其间却蕴含着很丰富的潜意识信息,心理咨询师的用处,就是在工作中理解这些信息,并解读出这些信息对来谈者的意义。

      
在我这些年的工作中,有些情景会在不同的人身上出现,可是每个人对这些情景的理解,这些情景对这些人的意义,又是如此不同。每个个体都是独特的,当他们出现在我的治疗室里,他与我之间所激发出的内容,是我们共同的作品。如果他与另外一个咨询师一起工作,可能会与在我这里有完全不同的呈现。也曾有同时在我这里和在另外的咨询师那里同时接受咨询的人,向我谈起这里面的不同。有一个说,在我这里,会更多的谈到与母亲的关系,而在另一个咨询师那里,会更多谈到与父亲的关系;而另一个人说,跟我一起工作的时候,更多的感受到的来自咨询师的柔情,而跟另一个咨询师一起工作时,感受到的是咨询师的力量。我想,这些感受上的不同,除了咨询师的工作风格的确是不一样的,还有更重要的,是两个活生生的人在互动的过程中,彼此所激发出的情感是独特的。因为其独特,所以在心理咨询工作中,那些看起来很相似的场景,却不能给出统一的理解和解读。对这些场景的解读,只能放到两个人的互动背景中去理解。这也是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尤其是心理动力性心理咨询的诱人之处吧:永远会有很丰富的潜意识内容去供我们探索。

      
今天的工作过程中,一个已经同我一起工作了四五年的小姑娘跟我说起她的同学,那个女孩子的优秀是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的,当我试图去了解,她对我是不是也有类似的情感时,我问她:”你会对我有类似的感觉吗?比如嫉妒”?她定定的看着我,那让我感觉有些忐忑,然后她慢慢地说了一句:”嫉妒这个词不准确”,我再问:”那,在你的感觉里,什么样的说法更准确些?”她继续定定地看着我,然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说了两个字:”仇-视”,我看着她,心里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很长时间了,她接连出现些状况,似乎她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牵着,在努力破坏着我们的关系,这个破坏的力量一直是让我感觉有些担心的。但是,当我听到她说出”仇视”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突然感觉,那个破坏的力量已经被驯服了,我们现在可以有机会去看一看她内心的仇恨,而不必因为躲着这两个字,而做些伤害我们关系的事了。

      
治疗室里每天都在上演着这样瞬息万变的剧目,去理解这些剧目对当事人的意义,才有可能与他共同排演一出新剧目,当然,这个排演的过程可能是很艰难的。对于治疗室里一些常见的剧目,每个咨询师可能都会有他自己很独特的处理方式,而我的处理方式,最初的时候,更多来自我的督导老师的建议。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慢慢发现,很多时候,那些非常独特的瞬间,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原则可以遵守的,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与自己的不确定感共处,在不确定中等待理解的浮现。

      
(PS: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所以治疗室里的工作需要放到互动的背景中去理解,所以处理起来也没有一定之规可以照搬。下面这些,列出来仅供参考,但绝不是处理范本,取用请谨慎)

      
迟到。迟到是心理咨询工作中常见的情况,通常会与阻抗有关。从现实层面上看,迟到的人每次迟到都会其解释得通的理由,但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去与他探索他的内心世界的时候,往往也会发现,在他的迟到背后,有一些他自己尚未觉察,或是一时还难以表达的情感在起作用,而迟到本身,就成为表达的一个方式。比如一个对探索自己的内心世界有很多恐惧的人,他可能会借助于迟到,来帮助自己离开面对自己深层的情感;或者一个对咨询师有失望或是愤怒的人,可能用迟到来表达对咨询师的攻击;一个无法确认关系是否安全的人,也可能用迟到来试探咨询师对他的容纳度等。

      
迟到对每个人的意义可能是千差万别的,处理迟到也是咨询中很重要的工作内容。面对来访者的迟到,咨询师可以在约定的工作时间在咨询室中等候,而不必太早进行干预,不必打电话问等。因为我们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也给自己一些机会去了解,来谈者这次是迟到还是不来,如果是迟到,可能迟到多长时间。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素材,在之后的工作中,在恰当的机会是可以拿出来讨论的。

      
当然,咨询师也不能在约定的时间段去做其他的事情,一方面,我们不知道来谈者什么时间会来,如果他来的时候咨询师没有在,可能会让来谈者感觉受伤。另一方面,如果来谈者到而我们自己没在,也可能会在我们自己的潜意识中形成某种影响性的动力,比如内疚。这些额外的影响因素会影响到咨询工作的进展,所以要尽量避免。

      
突然离开。有时候,在访谈进行中,来谈者可能在某种特别的状态下,突然提出离开。如果他征求咨询师的意见可不可以离开的话,就留给了咨询师一些机会去讨论,是什么让他此时有了要离开的冲动。如果他没有留给咨询师讨论的机会,直接离开了,他的离开,很可能是一个见诸行动,而他的见诸行动又没有给咨询师留下去理解和解释的时间,这就像是当着咨询师的面砍了自己一刀,然后又把治伤的药从咨询师手里拿走,这可能是对咨询师一个很强烈的考验。咨询师此时能做的、要做的事,就是在这个咨询时段内,坐在咨询室里等,而不必去阻拦他。有时,当来谈者情绪平静些的时候,还会自己回到咨询室里来,如果这时他看到咨询师很稳定的坐在那里等他,这本身对他就有治疗意义,因为他的离开本身可能是在试探他在咨询师心里的位置,咨询师的等待,会带给他稳定和接纳的感觉。如果来谈者并没有回来,在之后的工作中,还是可以在适当的机会把他的离开拿出来讨论的。

      
来谈者的离开背后,往往有着很强烈的情感内容,自然的呈现这部分内容,可以帮助双方对他的内心世界有更完整的理解。所以,这种突发的情况,在能确保来谈者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咨询师尽量不要去干涉它的发展,不必拦住他,而是要努力让自己承受住这个过程中的焦虑,等待合适的机会去处理这个过程所承载的内容。有时候,来谈者会因为咨询师没有去干预他而愤怒,他们可能会将没有干预感受为不关心他,当这部分情感浮现出来时,恰是非常重要的去理解他的内心世界的机会。如果我们当时去拦了,这部分可能就失去了呈现的机会,反而会干扰咨询的进程。

      
取消咨询。当咨询的过程遇到某种阻力的时候,咨询工作可能就会变得动荡不安,原本的咨询时间可能会变成不那么有保证,来谈者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取消咨询。这种动荡本身,可能也恰是来谈者内心的状态,因为他们无法承受或是很难处理这种动荡感,所以会把这种动荡感投射到咨询工作中,会用更改咨询时间或是取消咨询的方式来处理。这种动荡,可能是对咨询关系的怀疑,可能是对咨询过程的失望,可能是对面对自己内心世界的恐惧,也可能是前面的某次工作唤醒了他内心无法承受的内容等等。所以,当咨询工作中出现这样的动荡现象时,咨询师需要让自己静下来,去回顾前面的工作,从而帮助自己理解工作的进程中,有可能发生了什么样的影响性内容

      
在理解的基础上,也要再度审视咨询设置是否被很好地保护,因为设置本身可以保护双方在咨询中的动力。保护设置是咨询师的任务,当咨询师无法拒绝来谈者频繁要求取消或变更工作时间的要求时,表面上看,咨询师对来谈者是宽容的,但对于来谈者的内心来讲,这有可能反而是不安全的。因为他破坏设置的动力,可能是在寻找边界,如果咨询师可以守住设置,那他也就知道了边界在哪里,所以内心会安定下来。如果咨询师一直妥协,那他可能会感觉咨询师是没有能力保护设置的,进而会感觉咨询师是不能保护自己的,所以,他反而会感觉不安,会破坏咨询进程。

      
对于取消咨询的动力,需要咨询师小心处理,取消背后,往往有让他感觉很不舒服或是难以承受的内容。如果咨询师可以感受到取消咨询背后的恐惧、失望、挫败等等情绪,就可以在这些层面去共情他的这些情绪。当他感觉到他的这些情绪是被自己的咨询师所接纳或是所理解的,他就可能产生继续探索的勇气。

      
。梦在动力性的心理咨询中,是非常有用的内容,所以业内才有”梦是送给治疗师的礼物”这样的说法。梦常常会给咨询带来突破性的素材,不过,有的时候,梦也会成为烟雾弹。有时,当来谈者去谈他的梦,恰是可以帮他逃开触碰自己内心的时候,即他可以借助于梦填满与咨询师之间的空隙,从面避免直接面对咨询师。所以,在工作中处理梦的时候,也需要咨询师保持相对的敏感,去评估此时此地,去理解他的梦重要,还是去理解这个时候他为什么报告一个梦更有用。

      
有的时候,咨询师自己的梦也非常值得关注,因为咨询师的梦本身,可能也是重要的反移情内容。曾有一次,我与一位来谈者的工作在前面非常顺利进行的情况下,突然变得停滞
起来。他对自己开始变得无法体验和理解,我也感觉在我们的工作中,我自己就像是被锁住了一样,无法前行。那些天,他连续报告了他的几个梦,那些梦的内容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在对他的梦工作中,我们看到了他早年的一些创伤。随后,我做了一个很惊恐的梦,那个梦的内容很像电影《夺命深渊》的情节。当我把我的梦与他的梦联系起来时,发现了其中非常重要的联系:向下,进入深处,恐惧。这让我明白了,当我们的工作正在进入他的潜意识深处时,因为对深入的不可知和不可控,他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是这个恐惧,使我们的工作陷入了停滞状态。当我共情了他的恐惧后,他内心也滋生出了探索的勇气,之后我们的工作进入了平稳深入的过程。

     
咨询费用。咨询费用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我曾经与一个小姑娘一起工作,可是她的妈妈认为我的咨询费那么低,感觉不靠谱,所以带上女儿飞到某大城市去了。另一个小姑娘,因为来找我做咨询还要交费,感觉我是个恶人,所以,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处理她对于收费的愤怒。另有一个人不直接跟我谈费用
,但是他会给我讲故事,他说他看到某个教育大师为了鼓励孩子努力学,他每天当着孩子的面从妈妈手里收取一块钱,那在当时是非常昂贵的学费,然后再背着孩子把钱还给他的妈妈,他希望我能学学那位大师。还有一个人每次都很主动的交费,然后告诉我他交费之后的生活如何辛苦,为了能来见我,他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给了我,而他自己过着很艰难的生活,在与他的工作中,我对于收取他的费用,常常会感受到强烈而不合理的内疚,而这,恰是他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模式。

      
这些人对于咨询费的态度如此不同,其实,他们都是借着咨询费来表达与我的关系,而与我的关系,其实是他内部客体关系模式的投射。所以,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他所感受到的那些对他重要的人在他内心形成的印迹不同,所以当他们对着我这同一个人时,产生的关系就不同。在咨询工作中,当与来谈者谈到咨询费用时,去理解费用对他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他们在与我们谈钱,但真正谈的,是钱所代表的关系,所附着的情感。所以,在咨询工作中,保护好关于收费的设置,就变得非常重要,在设置之内,来谈者所呈现出的这些关于钱的感受,就有了理解的参照值,若设置是被破坏的,对于呈现出的这些内容,因为变数太大,就会变得难以处理了。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30:49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