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于咨询收费的思考

      文:王雪岩

     
在日常的督导中,常会碰到与收费相关的话题,在与同伴们想遇的时候,也常会讨论这个话题。曾经,在一位老师处闲聊,听他建议一位同伴提高收费标准,他的建议是一定要让自己成为当地收费标准最高的治疗师。也曾经有我的同伴想提高收费标准,我建议她不要,但她的话听来也很有道理:”大家的收费标准都提上去了,就你不提,中国人的自恋文化这么厉害,你的收费低,就会被认为你的水平不行”。也许真的是这样子吧,有时候跟大家聚到一起,说起收入情况,每个月同是工作一百多个小时,但是收入上,却比收费高的同伴少了一倍有余,这其实也是心里有些不爽的事。但当我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感觉上却又发生了变化,周围的人群收入都不太高,每月从几千块的收入里拿出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甚至是一半来做咨询,其实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而一个成熟咨询师的收入,即便是低一点的收费标准,其实比周围人的收入还是要高出许多来。所以,单纯从生活上讲,一个成熟咨询师的收入完全可以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还有富余。那到底是什么在吸引治疗师收取比较高的费用呢?

      
记得早些时候,我曾在微博上质疑过一位每次收费1500的咨询师。从他发表的那些文字上看,字里行间里可以猜测到他没有接受过很系统和正规的训练,他的微博中竟然直接透露出许多求助者的私人信息,甚至是”今天我和他说了什么话,他的症状是什么,他周围人的行为是什么样的,等等”,如果当事人的亲人或朋友看到,基本上可以第一时间知道这里说得是谁。当大家就这件事提出质疑时,他一直以自己这么高的收费,但是依然可以门庭若市来佐证自己是被这些求助者认可和仰慕的,言语中,很为他自己有些得意。

      
我记得自己当时留言说,一个咨询师,收这么高的费用,可能其中有很多地方是需要去理解的。没想到这句留言激起了那位治疗师的粉丝的愤怒,一直责问我,为什么身为一个咨询师会说另一个咨询师收费太高,到底是基于嫉妒还是基于攻击?也许就是从这件事开始,促使我开始思考,一个咨询师的收费标准,在双方的关系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心理咨询中,收费太高太低都会对工作产生一些潜在的影响。因为咨询工作中咨询师的心力付出是很大的,所以收费太低,会影响到咨询师长期工作下去的动力,当动力不足时就可能会在潜意识层面放弃求助者;或者因为收费太低,求助者的探索动力没有办法被激发出来;再或者,低收费本身满足了求助者的某种全能幻想,从而很难将他带到现实性中学习担负自己的责任等等,所以收费太低是有风险的;收费太高,求助者很难承受长期求助的压力,造成过早结束;或者被激起早期的剥削性体验,从而没有勇气留在咨询过程中等。所以,关于收费的事情,需要双方都觉得合适才最有帮助。而且关于收费方式的话题,从来离不开动力性咨询的空间,因为有太多的内容是借助于费用来表达的。

      
前些时候,在中德班训练结束时,与同伴相约聊天,再次谈到了关于收费的话题。上海一位很棒的治疗师说起自己对收费的看法,在她的感受中,每次收300到500的费用是合适的,以上海的收入水准来说,这样的收费不至于给求助者造成太大的压力。对她的这个想法,我是很赞同的。但其实现状是,很多成熟起来的职业治疗师收费标准在600、800,甚至1000。当然,也有朋友期待自己能再创新高。

      
德国老师说,收费太高会污染了治疗的边界,因为更多的收费背后,可能会有更多治疗师自己需要修通和承受的地方。在国内,几代治疗师中都有”收费更高些”的期待,我想,这个收费更高的背后,除了改善生活之外,也许其他方面的意义更浓厚些。就像前面谈到的那位建议高收费的老师的想法,他的高收费建议背后,其实是希望这可以潜在的传递一个信息:我的收费最高,我是最好的治疗师。但事实上,却未必如此,一个治疗师,最基本的修行是能做到”病人人利益最大化”,能做到如此,至少需要有一颗悲悯之心,能放下自己自恋性的需要,去设身处地的为那些求助者的利益着想,否则就有可能在咨询过程中去剥削求助者的自恋。我想一个不能真正为求助者的利益考虑的治疗师,其实人性中会有某种阻碍的力量存在,所以,可能他也不会成为一个好的治疗师。

      
记得早先圈子内会说到武汉一位很好的老师收费低,是因为他的自恋不足。现在我的理解有可能是恰恰相反,也许是因为他充分修通了自恋,所以不需要用太高的收费来自证身价,倒是那些收费相当高的咨询师,背后是有可能有自恋不足的,即,用一个高收费的外在形象来支撑起自己的专业感觉,来获得外界的认可,而一个很期待被外界认可的咨询师,难保在咨询室里不会寻找这样的满足,当一个咨询师”太好”时,求助者就难以好起来了。当然,高收费的背后也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生存的压力,尤其是独立执业的咨询师,开门就要花钱,所以为了维持日常的运转,也不得不提高收费标准。

        但高收费永远是一把双刃剑,
虽然一个治疗师,尤其是动力性的治疗师,一辈子能与之一起工作的对像数量非常有限,所以与高收入人群一起工作是很好的保持稳定收入的方式。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上高收入人群所拥有的资源多,所以相对他们遇上困难时,能解决的方式也多,即他们不一定都会寻求心理的帮助。但普通人群是非常大的一个基数,而且,他们遇上情感困扰时,也不像有钱人那样有更多的途径去缓解,所以这个人群中对心理援助的需求也许会更大,但太高的收费本身也可能会阻挡他们投入到求助中来的脚步。当一个咨询师接手的案例少时,即便是高收费,其实总收入上可能也还是会感觉不满足的。当然,就像朋友说的,在自恋文化的背景下,一些名气很大的咨询师,真的会收费越高,上门求助的人越多,但我相信这种现象不会持续得太久,因为随着一批接受系统正规训练出来的咨询师成长起来,越来越多的人会更加相信专业性的咨询师,而不是名气大的咨询师。

 

      
那到底收多少钱是合适的呢?这恐怕很难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出来,收费的标准与地区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有关,与咨询双方对关系的预期有关,与求助者的人格水平有关,等等。比如我的一个咨询了好几年的求助者,当我因为他的收入太低而减免他的一些费用的时候,他依然会将费用感受为巨大的压力,在我们的某次访谈中,终于理清了他的期待,他期待不用交费,也就是我帮助他时我提供他的费用,这就像是他的妈妈替他交费一样。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感觉他的妈妈欠他许多,所以妈妈应该还给他。他把这样的一个期待投射到我们的关系中时,就变成了我不管收多么低的费用,他都是不满意的,因为他期待的是我为他交费。为了感受我让他缓交部分费用所带来的”被给予”的感觉,他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在每当工资往上涨时就换工作,从而保证他能一直在一个比较低的收入水准中与我保持会面。

      
所以,关于收费这件事,其实是有许多地方值得审慎考虑的,因为收费并不仅仅是咨询师谋生的方式,更重要的,那是心理咨询工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移情指标。保持一个相对合理的收费标准和弹性的收费原则,会让咨询师有更多的机会去看到求助者的内心世界。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34:2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