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见诸行动点滴

文:王雪岩

      
记得我刚接受个体督导时,我的督导老师说”看来这个病人在这次治疗中有很多的见诸行动”,我当时就懵了,因为我感觉啥都没有看到啊。见诸行动这个词,说起来我也很熟悉了,怎么一放到人的身上,就完全找不到方向了呢?及至工作经验多了,才慢慢看到,原来见诸行动这回事,在生活里,在治疗里,在病人身上,在治疗师身上,都是常常会发生的。

    
  见诸行动的意思是说,当一个人感觉到某种压力的时候,这个压力有可能还没有浮现到意识中来,但是压力已经被感觉到了,为了缓解这个压力,这个人就会做出一些行动,而不是试着去体验和理解这个压力,并用语言把它表达出来。见诸行动是一种防御机制,用来帮助我们缓解内部焦虑状态对我们的侵扰。这个机制形成于前语言期,因为我们人类的行为发展是早于语言发展的,当我们还没有学会说话时,我们与父母或其他养育者互动的方式就只能是行为方面的,比如哭泣,比如微笑等等。所以一两岁的孩子,当他们的语言能力还没有发展起来时,我们就可以看到,当他们开心时,他们会冲着大人笑,从而为成人带来愉悦感,这可以吸引成年人对他们多一些关注;同时也会看到孩子不舒服时时,会用哭闹的方式吸引大人的注意力,从而得到来自成人世界的保护。所以这些行为本身对他们是有帮助的,行为比语言的发展更早期,也更原始。或者说,行为是一种基础功能,语言是一种高级功能,运用语言的能力越高,越需要人的心理成熟度高。所以,当一个人无法承受某种压力,又没有能力用语言来表达时,他就可能直接做出行动,借此缓解压力。

      
见诸行动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比如一个人很珍爱他的某本书,当朋友向他借时,他不好意思拒绝,于是答应朋友明天带过来。可是当他回家后,这件事情就被他忘得死死的了。当他第二天一见到朋友时,马上想起了这件事”哇,不好意思,我忘了带那本书过来”。对于他来讲,他是真的记不得了,但这个记不得本身,很可能并不是真的让记忆消失了,而是他在无意识间用忘记这个形式拒绝了借书给朋友,因为这是在潜意识中完成的,所以在意识层面,他自己感觉不到他是有意拒绝朋友的。再比如开会时,一个人与会议主持人发生了冲突,这个人离开了会场,会议主持人马上宣布会间休息五分钟。对于这个会议主持人来说,当那个人离开时,他可能会被激起一些很不舒服的体验,比如面子受损或者觉得自己不够有能力等,在这些不舒服的情感促动下,他用一个宣布会间休息的方式,帮自己找回一些控制感,从而抵御那些让他受到冲击的情绪体验,也避免了语言冲突的可能。也就是当他与那个离场的人发生冲突时,他的内心同时也产生了难以面对会场的情绪,但这个情感并没有被带到意识层面来处理,而是直接用一个休息的决定阻止了那些情绪有可能失控的危险。

       
在治疗室里,求助者和治疗师都有可能在某种压力之下见诸行动。尤其是对于一些心理结构受损的人来说,由于他们内心容纳焦虑的功能不足,所以,常常会发生见诸行动,因为行动比语言更直接,用一个行为去缓解掉压力,比去理解内心的情感,并对这些情感进行处理要容易承受些。见诸行动带来的结果是用行动缓解了焦虑,但是无法对自己获得理解,所以也就无从做出调整性改变。

       
我对自己印象深刻的一次见诸行动是在跟一个严重依赖的病人工作中。他的生活境况很糟糕,收入很低,周围没有朋友,家人对他也很冷漠,他与周围人很难建立起亲密的持久的关系,所以他来我这里求助。在我们一起工作的四年中,他有很多的见诸行动,他不允许自己体验到对我的依恋,但事实上我成为他生活中最后一个可以接近的人,来我这里也成为他每周最重要的事情。对他来说,似乎治疗室成为他可以找到理解的唯一的空间。我对他越重要,他越害怕失去我,所以他不允许我们四年间讨论过的那些伤害他与周围人关系的行为在他与我之间发生。有一段时间他因为一些生活事项,借了几千块钱的债,这几千块钱对他来说,归还起来还是有些难度的,于是他想中断一段时间的治疗,等还完账再回到治疗室里来。我感受到了他是不敢向我开口求助的,同时也体验到如果他中断了这个治疗,很可能会重复他之前生活中常常发生的模式,也就是那会成为他的再一次见诸行动。鬼使神差般地,我开口说了一句”你可以缓交一部分费用”,待我把话说出口,马上意识到这是我自己的一个见诸行动。我似乎无法承受当他做伤害自己的事情时,而我没有做出一些保护他的行动,在那一刻,我无法承受不作为的内疚,似乎为他的生活做出保障成为我的一个责任,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按时交纳费用是他学习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对于这件事,我与我自己的督导老师反复进行了讨论,我发现自己如此无力面对他生活的困难状态,同时也发现了,这些年,他让自己的生活越来越糟糕,虽然他很积极的来到治疗室,但似乎并没有投入到治疗中来,他就像个婴儿,躺在那里等待我的解释,等待我把他喂饱。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我与他谈到了欠费的问题,那是让他很回避去讨论的,但接下来的日子中,他做了大量与我们的咨询有关的梦,在梦中清晰的呈现了他对我的期待与失望,借助于讨论这些梦,我们终于理解了缓交费用的意义:他期待我就像个好妈妈一样,为他做一切事情,把他照顾好,而他自己就不必为自己的生活做什么努力了。他期待能不交费用就可以见到我,那就像是我在为他付费,那是他期待的妈妈照顾和爱护他的方式。在投射性认同的作用之下,我感受到了他对我的期待,我也努力让自己成为他所期待的那个好妈妈,为了避免让他失望从而造成我对自己的不满,所以就有了前面那个见诸行动。当这些潜意识的信息被我们理解之后,我们的工作又进入了一个新深入阶段。

      
所以,见诸行动与阻抗,与移情和反移情一样,是非常重要的分析素材。作为治疗师,当意识到见诸行动发生的时候,不管是来自自己的还是来自病人的见诸行动,那都提示我们,现阶段的治疗中,有些内容是需要被关注和被理解的。见诸行动本身可能会对治疗有破坏性作用,但对见诸行动的分析却可能会带来新的进展。

发布于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23:35:31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