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变成大蜘蛛的妈妈

文/闫煜蕾

有个朋友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梦。”我梦见我掉进一张蜘蛛网里,这张网好像充满了整个宇宙。我不停地下坠,但还是会不停地掉到另一张网上,似乎我永远都将被这张网笼罩着。我感到非常地焦躁,又有一些绝望。我试图挣脱,却看见宇宙的黑暗中一对红色的眼睛盯着我,我知道那是一只极大的蜘蛛,而我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扑过来。”

在我们的梦里,蜘蛛算是一种特别常见的动物了。而且在清醒时,害怕蜘蛛的人也非常多。在临床心理学的诊断手册里,蜘蛛恐惧在特定恐惧症中名列榜首,不少人一看到蜘蛛,就要害怕地跳到椅子上,甚至有人连在电视屏幕中看到蜘蛛都会害怕得颤抖。尽管大多数人理智上都清楚蜘蛛并不能伤害到自己,然而在看到蜘蛛时,还是会有非常恐惧的反应。

有进化心理学家曾用进化心理学的角度去解释为什么人会害怕蜘蛛,他们认为这种恐惧是遗传自我们的远祖——人猿。我们的远祖在没有学会用火之前还需要住在树上抵御猛兽的偷袭,但这样仍旧无法提防那些可以爬到树上的动物,比如说蛇和蜘蛛。进化心理学家认为这种原始的恐惧被植根在我们的基因里,以致于现代人类的生活虽然不再受到蛇和蜘蛛的威胁,却依旧保留着这种恐惧。

但这样的解释在另外的心理学家眼里却并不怎么靠谱,比如这个解释就不能说服我们:为什么人类都或多或少有对蜘蛛和蛇的恐惧,但却没有对猎豹的恐惧?猎豹也可以爬到树上,对原始人类的威胁也远比蜘蛛更大。这个谜团让很多好奇的心理学家从人类的文化史中寻找答案。有趣的是,在不同文化中都有对蜘蛛恐惧的描写,我们中国的《西游记》里有盘丝洞和蜘蛛精,希腊神话中也总有英雄需要与巨大的蜘蛛进行搏斗。为什么小小的蜘蛛,却在人类的文化世界里占有如此突出的地位呢?

有些心理学家从潜意识的角度解释了这个现象的奥秘。发现了”集体潜意识”的著名心理学家荣格认为,各个民族的神话传说,其实都反映了集体潜意识。巨大的蜘蛛,在潜意识中其实是母亲形象的隐喻。也许有人会问,母亲不是最爱我们的人吗?为什么会在潜意识中以如此可怕的形象出现?

母亲,当然是最爱我们的人,所以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母亲也会以非常美好的形象出现,比如说一些非常有爱心的善良的女神,像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女娲,希腊神话中的丰收女神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母亲是完美的,正如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成熟的人类可以在心里明白这一点,去包容母亲的缺点,会告诉自己说:”虽然母亲吼我、对我发火,但是她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当我们还是一个婴儿时,我们的大脑没有发育成熟,无法做出这种理智的判断,那时的婴儿会自动采用一种防御机制去保护自己,心理学家管这种防御机制叫做”分裂”——也就是在婴儿的心里,有好妈妈和坏妈妈两个人,好妈妈就是那个温柔地抱着自己,喂自己温暖甜蜜的奶水的人,而坏妈妈则是那个生气时脸皱成一团,大声嚷嚷的巫婆。

坏妈妈有不同的类型。在潜意识里变成大蜘蛛的妈妈,通常是心理学家所说的”控制型”母亲,他们通常和孩子的关系过于紧密。因此当你从梦中醒来时,如果有人问你:”你和你妈妈关系好吗?”你通常会说:”很好。我妈妈非常关心我。”然而你有时却也感到,这种关心和爱有时会让你有种窒息的感觉。你可能会发现你的日记本总是被偷偷翻看,你的房间门不允许被锁上,你每天都要向她汇报你在学校里的生活,或不允许晚一点点回家。你觉得在妈妈身边,你好像很难有自己的空间、很难有自己的隐私,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蜘蛛,把你所有的生活用网罩了起来,而你则像是被粘在网上的可怜的猎物,一有任何举动都会被她察觉。

这正是我告诉那个做了”蜘蛛梦”的朋友的话。听了这番解释后,她陷入沉默,眼中流露出伤感。她说:”是真的,虽然我很爱我妈妈,可是有时真的觉得快要窒息。我真希望妈妈能再多给我一些个人的空间,我不是所有事情都想与她分享。”每个孩子最终都需要和母亲在心理上分离,才能真的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的人。祝愿我的朋友能找到离开”蜘蛛网”的方法,也祝愿每个读此文有共鸣的读者找到方法去长大。

小链接

荣格和他的集体潜意识

荣格是大名鼎鼎的精神分析创始人”弗洛伊德”的弟子,他曾经被弗洛伊德认为是最有资格继承衣钵的弟子。如果把弗洛伊德比作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国王的话,那荣格就是众望所归的王储。然而荣格却对弗洛伊德提出的理论并不那么忠诚,他提出了很多质疑,最后惹得弗洛伊德大怒,与他在学术上从此分道扬镳。

荣格在弗洛伊德提出的”个人潜意识”基础上提出”集体潜意识”,他说”集体潜意识”就是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来的经验和感觉,这部分被存在人格结构的最底层,以一种不被意识到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行为。荣格用冰山打比方去阐述”集体潜意识”:那些露出水面的小岛是人能感觉到的意识;那些藏在水面下的冰山是个人潜意识;而冰山的最底层的海床,就是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个人潜意识受到每个人成长经历的影响而形成,而集体潜意识则是从祖先那里遗传到的感觉的印迹。

发布于2014年12月05日 星期五 13:45:0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