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笔随心至(2)|让我在佛前燃一炷香……

小时候的这一天,我通常会被带到寺庙里去还愿,因为阴历生日恰逢观音菩萨成道的纪念,我总是可以幸运地吃上在佛菩萨前供过的水果,被居士奶奶们轮着握住小手说:"这可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妈妈的师傅会早早地为我准备生日礼物,或只是一块肥皂或只是一方毛巾,但却是放在佛龛前不知道听诵过多少遍佛经。那个老人已离世多年,音容笑貌的细节我已忘了,但那感觉却还记得,是谦恭而平和的,尽管我曾听妈妈说她是个孤苦的人,但许是佛菩萨前的皈依与修行、许是那时我还只是个孩子,我似乎从未曾听闻过她的抱怨……最近我常想起老一辈的人,我关心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一生?经历过战乱、饥荒、迫害与日子,在不幸与不公面前、在琐碎与平凡面前,他们如何向自己交待呢?他们觉得这一辈子过得值得吗?他们觉得自己的生命是有意义的吗?

每当这个时候,我也会想起自己的命运。

我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工作,没有了暑假,生日无法在家里过了,爸爸就总会给我打电话,他总是以这样的语句开头:?年前的今天,我在产房外等候,一见护士抱着你出来,就拿着我的旧衬衣去包裹你,把你抱过来,你睁着眼睛滴溜溜的看灯,我就把你倒过来,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于是你才哭出声来……然而,我生女儿的时候,我爸爸却没有来,这也曾让我想起一些听来的故事:我出生后的第二天,我的爷爷走在来医院看我的路上,到医院门口遇上了探望结束的亲戚,一打听昨夜生下的是个女孩儿,于是止步、调头、回家去了。

这就是我作为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的幸与不幸。我的出生,占了一家只能有一个孩子的份额,却让整个家族期待一个男孩儿的愿望落了空,从此之后,我哪怕占尽所有的爱,也仍然是多余的那一个;我哪怕活出所有家族的期待,我也不能够弥补那个缺憾——于是,只要我攒出一点力量,就要做出一点反抗!让我学法律、我要学中文;让我好好当记者,我辞职去教瑜伽;让我把女儿给父母带专心事业,我就要在家当全职妈妈……未被接纳、未被看到、未被认可的"仇",大约就是这世上最深的仇,若不认识这仇,就无法从这仇里解脱。

要认识这仇是何其难?这个仇里遍布那些臭名昭著的东西:自卑、低自尊、无价值感……谁愿意、谁又可以在这个仇里待很久?

若问我36岁的生命有何价值?我想,待在这些臭名昭著的东西里去认识自己,且一直保持着好奇、开放、专注与坚持,就是我的价值与天赋。我原以为,待在这里面,并且可以对我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平静以对,我就可以满足,然而没有想到,我曾经以为我失去的,它们仍然还会回来,比如,感觉幸福的能力……

今天过生日,女儿在幼儿园里央老师帮她剪卡片,为我画生日卡,回家后又拆了两条手链,想为我穿一条新手链,却因工具所限和因为有我帮忙不能给我惊喜,而哭得泪水涟涟;老公昨天晚上还流连在商场想为我挑选礼物;妈妈之前送给我工作室的栀子花枯萎了,昨天又巴巴地买了夜来香去移栽;爸爸特地从老家过来,中午给我他和妈妈各包给我的有着吉利数字的红包,然后说起一些过去的故事:在湖北老家,36岁的生日是非常重视的,爸爸过36岁生日的时候是请很多宾客的,那时你多大?你还记得吗?

是啊,我还记得吗?我曾经记得很多我成长中的幸福时刻,然后又为了在那些臭名昭著的东西里待着而翻出很多我成长中的不幸时刻,让它们晒晒阳光刻骨铭心。而现在,它们全部的都在那里,而我仍然能想起许多年前居士老奶奶们握住我的手,叨叨念着的那些话:"在观音菩萨成道日出生的孩子,可真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

在36岁生日最后要过去的几分钟,让我在佛菩萨前燃上一炷香,将这爱恨与情仇、妒羡与感恩、自恋与超越……将这所有的体验氤氲在香里、敬呈在佛前……

发布于2014年7月16日 星期三 15:25:43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