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积极或不积极,这是个问题(二十七)

文/ @简里里

(一)

我妈看到我要在网易公开课分享抑郁症,一如既往地打电话给我,说,你能不能讲些更积极的东西啊……比如说,我是怎样更高兴更积极之类的。

我妈总觉得,如果我看起来更积极一些,或者表现得更积极一些,或者跟什么最好是“积极心理学”有点关系,比整天跟“病人”打交道,更让她觉得踏实。

我身边的家人朋友,总对我有这样类似的担心。每当我(因为各种奇葩原因)神情憔悴的时候,都有人冒出来跟我说,你别做心理咨询了,我好担心你有一天会跟那些做心理%*&的一样,最后自己崩溃了。

于是为了让我这个职业看起来“professional”,我都不敢在亲朋好友面前正常的表现难过悲伤涕泪滂沱(……就这样在通往崩溃的路上越奔越远)。

(二)

以前总是有人问我,说你们学心理学的,是不是自己都有点毛病?我总是很忿忿,于是狡辩之、狡辩之、再狡辩之。

现在做咨询越多,渐渐坦然。因为我愿意不愿意,终究必须面对这个事实:是啊,我当然也是病人。

如果我不“病”,我怎么来理解我的“病人”。如果我不会难过,我怎么来理解来访者的难过。如果我不面对自己是个普通人(而且常常脑残)的事实,难不成让我的来访者付费来我这儿自取其辱么。

谁愿意跟圣人在一起,被挫败之。

所以“做思想工作”的,就很难做治疗师。因为前者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打击对方的自恋,后者要和来访者一起沉下去,再浮上来。

(三)

学习心理治疗的过程里面,我特别珍贵的收获之一,是慢慢意识到,不失真的传递信息,这是人类的本能。打个比方,人跟喜欢自己的人呆在一起就会觉得高兴,跟自觉乏味的人相处就会觉得无聊。人本身就会被(情绪/情感)投射,无论你愿意与否。

哪怕你没听到具体信息,对方的非语言信息(情绪),你的身体都能接收得到(被投射),并对其作反应(反移情)。人和人,根本是这样沟通的啊。

也因此,在心理治疗里面,治疗师会先成为病人(见苏晓波的《成为病人》 1]),“共情”才能发生
,而所谓治疗才有发生的基础。换句话说,治疗师要有成为病人的能力。

若治疗师总是显得坚强乐观无往不胜积极向上,这对来访者是个巨大的灾难。

而治疗师其实也无法刻意去成为病人(比如你明明觉得要“积极向上”、“抑郁是错的”,你就没办法允许自己感受抑郁,)。当治疗师自己的自恋修通,这个“成为”病人的过程自然发生,也无可抵挡。

所以我喜欢的治疗师,做治疗/督导的时候,你不太看得到TA的存在。来访者主导整个治疗。

(四)

回头来,我还是想说,所谓“心理疾病”的每一种,我们每个人心里面都有或多或少的倾向。

压力大的时候,有人偏执就冒出来得多一些,有人躁狂冒出来得多一些,有人抑郁冒出来的多一些;压力没有的时候,有人不知道会冒出些什么东东,有人就什么都不冒。

不当紧。 偏执躁狂不积极又不是坏事,何必恐惧和否认自己的感受。

别要求自己“全能”或是“圣人”。接近全能感的人只有两种,一个是婴儿,一个是上帝 2]。

注:

===================

1】苏晓波《成为病人》。讲了精神分析治疗里面,投射性认同、共情、和治疗师角色的动力学机制。我在文章中写得浅薄,里面还是有大学问的。特注之。

2】这句是道听途说来的,不是我的原创。

系列文章见: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3年1月01日 星期二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