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何必做孔融(二十六)

文/@简里里

从前有个叫孔融的4岁小孩子,在跟兄弟们分梨的时候,主动拿了最小的那一个。他说哥哥比他大,所以应当让哥哥吃大的,弟弟比他小,他理应让着弟弟。

呃,多么懂事的小盆友啊,被传诵千古。

前段时间我在单向街讲抑郁症,讲到如何是好的陪伴,好的共情。讲到陪老爷爷哭的小男孩的故事。大意是当朋友抑郁的时候,我们应该既陪TA哭,亦不急于将TA变成我们想要的样子。

讲座结束之后,有人提问说,自己就是这样陪伴自己的朋友,可是时间一久,自己也难堪重负,心生逃离念头,又觉得自己怎能这样面目可憎,在朋友需要的时候,不做个“合格”的朋友?

我怎么能在朋友需要我的时候,不陪着TA哭,反想逃离呢?看看人家孔融!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还是让我先来讲讲心理咨询吧。

心理咨询师的入门课,便是要让咨询师看清楚这样一个事实:你自己的力量帮不到任何一个人。一个人之所以能够改变TA生活的态度,之所以“好”起来,仰仗的是TA自己内在的力量。

咨询师倘若相信自己的武功盖世,便是自恋地剥夺了来访者本来的生长。这一方面使得咨询师变得像小学政治老师一样高大伟岸又面目可憎,一方面使来访者不断体验挫败——咨询师比我更强大,我总是依靠别人的力量才能感到好一点点。

你瞧,孔融让梨,背后有多么自恋的攻击:我比你们都伟岸。

STEPHEN
KING谈写作的时候说,故事就像是埋在地下的一个化石,作家的任务是不断地往下掘挖,直到将整个化石完整地挖出来。他说,不要试图去构造一个故事,它们在你到达之前,已经在哪儿了。

我想心理咨询是一样的。心理咨询师没有能力去赋予任何来访者以能力、信心、勇气或是任何一样东西。这些能力、信心、勇气、力量在你遇见来访者之前,已经在来访者的身体里面居住很久了。而咨询师的任务,不过是像作家、像考古学家一样,将它们从重重灰尘迷雾之中,还原出来。

扯远了。

我想说的是,心理咨询的本质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和另一个普通人的关系。一个人但凡存在,TA必然有自己的力量,有自己的软弱。来访者是这样,咨询师亦是。咨询师在相信来访者有力量的同时,亦要经受来自来访者的压力、阻抗、攻击、和种种测试,难免受“伤害”,想逃离。

于是督导老师常常说:在咨访关系(治疗师和来访者的关系)中,治疗师的首要任务是先让自己在这段关系里面生存下来。然后来访者才能够有信心,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看,连靠此吃饭的治疗师,都要先在咨访关系中保全自己,才能继续工作呵。

所以回到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上:你是如此努力地做完美的朋友/家人,但当你不堪重负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我今天整理邮件,然后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类似这样的询问我几乎可以做一个模板出来,下面这些话,我用不同的方式,或长或短,写了无数遍:

你好,谢谢来信。

  

  你在TA身边,这样用心陪TA,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但是你做为一个朋友,并不能够承担更多的事情。比如说TA的情绪、TA的安全。如果你要为TA来负责,我听起来这超越了朋友/家人(人和人之间)的界限。

  

  作为朋友,适当陪伴(而非超越你个人能力的陪伴)即可,TA亦需要你现实的反馈(如:你觉得压力很大,给予建议,甚至表达你自己的不满等等)。
专业的咨询/治疗交给TA的咨询师去做。如果一定要打破界限(长期的、24小时关注),你可以求助TA的家人(或更多其他家人)或相关的社会机构。你做的已经很多、很好了。

  

  要照顾好别人,先照顾好自己。这样照顾才是可持续的:)。

  

  不必做孔融。祝好。

  

  简里里

===========

前25篇见: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3年1月01日 星期二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