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小孩与我的“内在小孩”——自己的文章(7)

我的小孩与我的“内在小孩”

汤淼

家长对自己是否曾经是“孩子”这一问题,有着许多潜意识的迷茫,虽然理智上,谁都承认自己必须得是一个婴儿,然后才有可能长大成人。

有些家长在谈及孩子是“上天赐予的完美礼物”、或者是“纯真的小天使”时,他们不自觉表露出的溢美之情和自我贬损,让人实在很想去提醒,“亲爱的,别忘了你也曾经是礼物与天使。”但是,如果你真的这样去做,多半会看到一个略显错愕和尴尬的表情,“是的,我知道”,然后,接下来仍然会按部就班的继续谈论关于孩子的尊贵与美好……

认为孩子怎么做都是对的、给予孩子无限的“爱与自由”,能有什么错呢?体会孩子真正的感觉,或问问家长自己内心里的“小孩”就知道了。被过度满足的孩子通常是没有安全感的,或者她隐隐约约的知道,那带着某种补偿性质的汹涌的爱背后,自己似乎是不被看到的——作为真实的存在,而未被看到;虽然得到爱却不是完全朝向自己,所带来的那种不舒适与不安,常常是导致这类孩子出现问题的根源。

还一类家长则会走向行为的另一端,是为了解决所谓“孩子的问题”而来,他们在陈述孩子问题的时候,常常让人感觉,他们生来就是一个成人,他们忘了儿童是如何成其为儿童,而自己又是如何经历了漫漫岁月才从一个孩子发展成了一个大人。他们下意识的把孩子当成现在的自己在对待,他们希望孩子如何去做,达到什么标准,孩子似乎就天经地义的是那个样子,如果做不到,那么,这个孩子究竟是怎么搞的?!

和第一类家长比起来,这一类家长的问题似乎是更为明显,因为他们比起前者,眼里更没有小孩。如果孩子不是他们所期望的乖巧的小大人,他们多半会把孩子形容成一个“小恶魔”,因此他们的孩子会被他们管理和压制得很多,同时在孩子的心里,他们也仍会感到未被父母接纳与公平的对待,那么,怎么能让他们的期望落空呢?孩子总是遵照着父母潜意识的意愿而活的。

在视孩子为“尊贵”的时候,没有把自己包括进去;把孩子描述为“恶魔”的时候,却把自己排除在外,父母如果没有看到自己曾经作为孩童的存在,没有意识到在自己内心里还有一个类似孩童的部分未被滋养、因而未获得成长,他们将很难真正的看到,自己的孩子是谁?而他们对待自己孩子的方式,将严重受到那一部分的牵制。

究竟我们内心里有没有“内在小孩”呢?如果说有,我们活在理智与“眼见为实”的部分,往往不能描述与碰触其形状;如果说没有,当我们在研究与体会人的内在世界仍然以“眼见为实”的标准来衡量时,那么,所谓“人格”、所谓“心理”将都是子虚乌有的,因此,所谓心理学也将失去基础,没有存在的意义。而这,显然是疯狂的。

所以,“内在小孩”是那种感觉,是那些与人内心工作的人们,为了让更多人对自己的内心有一个更直观、更形象的体会,因而用象征、比喻的方法,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内心的丰富性、复杂性与系统性,因此内心带着某种孩童特征的部分,被指代为“内在小孩”;内心成熟、有着照顾功能的那部分,被指代为“内在父母”;而对人生、世事充满洞见的部分,则被指代为“智慧老人”。当然,如果你还听说过“内在男人”“内在女人”的说法,你将更能体会,为什么在所有文化、所有语言中,都能找到“心灵家园”的说法。

“家”是心的原型,那么这个家庭中缺少任何一个角色,无论是“内在父母”还是“内在孩童”这个家都有可能是不完整或功能失调的。再换一个角度,如果婴儿、幼儿、儿童、青少年、成年、老年,本是一种天然的发展连续体,那么当你到达成年这个位置的时候,曾经作为婴幼儿、儿童的你没有被否认,就像你在沙滩上行走足印的足印,是历历分明而没有被抹平、没有被切断,你才更踏实和完整一样,拥抱自己的内心小孩,你才会收获一个更加稳定、真实的你自己。

因此,内在小孩之于我们每人都是非常重要的,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如何对待TA,往往代表着我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尤其是,我如何对待我的内在小孩,也往往喻示着我对待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小孩的真实态度,正像我们文章开头所描述的那样。

发布于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 13:00:5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