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触觉的意义——自己的文章(6)

触觉的意义

汤淼

关于触觉,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信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试一试:你可以轻易以“挠痒痒”的方式让一个小孩或者是成人咯咯直笑,但却没有办法用同样的方式把自己逗乐——无论你多么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笑出声来。

同样,当一个人愤怒或者悲伤,如果你能轻抚他的后背或者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往往能很好的帮助他平息怒气或抚慰伤心,但你却无法通过抚摸、拥抱自己的方式来完全消除自己的愤怒、自己的悲伤。

当然,有时,我们也可以自己拥抱自己、抚摸自己——当你用自己的双臂抱着自己蜷起的双腿,甚至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双臂——无论如何,那是一个和孤独有关或者与自恋有关的意象。

所以,关于触觉,或者主要由触觉引发的皮肤感觉似乎可以能让我们想到更多——它必须发生在人与客体之间,却无法发生在自己与自己之间。或者,简而言之:没有关系,也就没有触觉。

(一)

没有关系,没有触觉;没有触觉,也无法发展出人最初的界限。

界限是用来圈定我是什么、我拥有什么和我不是什么、我不拥有什么的。一个正常的成人可以毫不费力的触摸到自己的全身,但是却不能在不依靠任何工具的前提下,经由视觉看到自己的全身;经由听觉听到自己的全身;或者经由味觉、嗅觉尝到、闻到自己的全身。也就是说,在诸多的感觉中,只有触觉可以帮助我们认识自己、界定自己。

有意思的是,刚出生的婴儿也不具备触摸自己全身的能力,因而他们也不具备认识自己的能力。他们需要首先发展出很多身体的其他能力来,比如,民间所说的“三翻六坐”,通过能够翻身、能够坐起来,小婴儿才能具备够到自己身体最远端和另一侧的能力:用手抱住自己的脚并把它送到嘴巴里;或者把手背到身后,甚至于够到自己的上背部。等到这个婴儿再大一些,如果你问他鼻子或其他身体部位在哪,即使他已经有了初步的语言能力,他仍然会一边说一边下意识的用手去摸那个位置,以表示那个部分的存在。

所以,人类似乎是用触觉找到自己的存在并标示出身体界限的:皮肤以及手所触及到的身体部分。那么,心理界限又如何呢?

心理界限是无形的,但是却和身体界限同样重要。巧合的是,当我们观察婴儿如何发展自己的身体界限时,客体关系学派的心理学家也观察到:当一个婴儿开始对自己的身体界限有概念的时候——那通常发生在婴儿能够独坐,至少在5个月大之后——心理界限的发展也正好开始萌芽,而这个幼芽也萌生在对触觉的反复感知之上。

(二)

客体关系学派的心理学家指出:婴儿一般会在5个月的时候开始逐渐认识到“自己与妈妈是不同的”,但是却并非所有的婴儿都能在这个时候顺利地进入这一时期,这与婴儿出生后妈妈所给予的东西有关。

一个总是能躺在妈妈温暖的怀里,用小手抱住妈妈的乳房尽情吸食乳汁的婴儿;一个总是被妈妈深情拥抱、抚摸和亲吻的婴儿;一个有机会运用他的触觉满足他对妈妈亲密的需要的婴儿,在无数次与妈妈皮肤与皮肤的碰触中,会奇迹般的引发了很多心灵的领悟——完全同质同体的东西无法发生接触,当妈妈能抚摸我、我能抚摸妈妈的时候,那就说明我和妈妈不再是共体的,我们分离了!但是,我和妈妈又是亲密的,我的身边有很多东西,但不是每一样我都能想摸就摸得到,或者摸起来都跟妈妈一样,而妈妈几乎总是在我身边,当我需要他的时候,我就可以摸到她或者让她抚摸我。最重要的,没有母亲,没有这个最重要的客体,我将不能存活。

我常常想,这种由触觉激发的领悟——我与妈妈既是分离的又是亲密的——神奇而又神秘,它似乎不可能是凭空诞生的,而是潜藏在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之中,书写在我们的基因里面,等着我们去发现、去启动的与自性有关的一部分。而触觉,也许正是带我们走向这一部分的钥匙之一,要有无数次的、足够的、充满情感的相互触摸,才能引发婴儿内心这样的领悟:合一无法带来亲密,亲密是经由分离才能产生;此外,没有人能够离开客体单独存活,自体需要通过与客体建立关系来获得发展。

但是,婴儿即使发现了这一秘密也无法用语言表述它,婴儿只能用长大、用逐渐获得的自我意识来呈现它:既然,妈妈和我是分开的,那么我是谁,我有多大,我能离开妈妈多远、离开之后我还能回来吗?于是身体上的动作开始形成爬、站、走、跑……逐渐的,心理界限也随之建立了起来。

(三)

但是,上文所述实在是一个太理想的过程。现实生活中,太多的父母都是带着自己尚未成长成熟的界限在生活。一个有着混乱和不成熟的界限的人,或者一个虽然身体成长了但内心却没有获得领悟的人,当他无法意识到亲密是经由分离而产生的时候,他也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个独立的我、了解并承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同时又能与他人、甚至是自己的孩子建立起真正的亲密关系。

然而,这真正是人类的悲哀:很少有婴儿能够脱离没有界限的父母的影响,而发展成为一个有界限的人。更何况人类天生对融合、对共体有着最深的渴求,因为人类无法摈弃自己在诞生之前与母体共生的美好记忆。在那个最初的融合中,他是安全的、满足的、喜悦的,但是出生让他经历了分裂——身体与母体的分离。这种身体的分离毁灭了人类很多作为胎儿时期的安全感。尽管如此,在心理分离到来之前,妈妈仍然有机会去弥合婴儿内心的这种不安全感与恐惧的,通过满足婴儿的生存需求,通过用触觉传递情感。

因此,触觉又是一个工具,妈妈和婴儿都可以利用它来完成婴儿精神上的与母体的分离,但往往在这个时候,没有界限感的母亲在运用触觉滋养和帮助婴儿理解分离与亲密的时候十分乏力——她们要么自己就不愿撒手承认与婴儿是分离的;要么过早的把婴儿推到自己的柔情之外;要么自己还没有脱离与自己母亲的共生状态……

于是,我们大多数人,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强烈的不安全感。或者,我们也可以这样说,不安全感是与生俱来的,而重获安全感正是我们对生命意义的追寻之一。

(四)

然而,不安全感也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动力,比如说建筑。当最初的人类为了安全感的需要而发明了房屋,从此树篱、围墙、墙壁等就成为捍卫生命以及财产安全的、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界限的象征。站在这个角度,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你会发现人类潜意识里的渴望,真的是融合。只是,在缺乏对界限真正的承认和尊重的情况下,融合的渴望,总是用一种覆盖的方式演绎,譬如侵犯、譬如吞并、譬如占有,仿佛只有泯灭了践踏了界限,那种内心深处对融合的渴望就能自由的实现它自己。然而,正如大家所共知的,这样只是制造了更多的痛苦和不自由!所以,这部历史本身也是象征,象征着在我们的集体无意识中,那个关于亲密与分离的领悟还苏醒得太少太少。

微观世界总是以相同的方式与宏观世界相应,就像一片叶子的脉络与这棵树总体枝桠的形态相似一样,具体到个人,皮肤就天然成为界限的象征。很多提手旁的字,那些直接施加于自己或别人皮肤的动作,那些用触觉去影响人感受的动作,比如说抓、揪、打、揍、捶……这些充满着暴力气息的字眼,也暴露出在个体与个体之间,我们是如何不去尊重和维护彼此的界限的。

(五)

如此,我们也能更深刻的理解那些挂在心理治疗师嘴边的话:“如果一个人从小被粗暴的碰触,甚至是肢体的虐待、体罚,那么等他长大,他往往会成为缺乏安全感、不能信任他人,人我界限不清,很难和人建立起适度的关系的人”。

甚至,我们甚至在临床上能在很多小孩身上看到,触觉被滋养不够的孩子所表现出的症状,比如不喜欢别人碰触自己,或者非常喜欢别人触摸自己;爱咬人、爱吃手指,或者无意识的手脚不停的摸这摸那,或者敲打小伙伴,当你告诉他不能这样做时,他总是说我什么也没做啊;争抢玩具、或者不经许可拿别人的东西;皮肤容易过敏,当身上有伤口或被蚊虫叮咬后,对伤口和红肿的脓胞不停地抓挠,直至伤口破裂或脓胞出血也无法停止;性格过于内向、害羞或胆小,等等。

所以,触觉带给我们的意义,绝非是能够因此辨别一个事物的粗糙或光滑。触觉告诉我们一个事实:自体不能离开客体而获得生存和发展。每一个触觉发生,都会牵动我们的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里的一系列记忆,既有历史文化的,也有关于我们个人的私密记忆。因为,触觉所涉及到的心理品质和奥秘实在太多了,比如界限、比如自我、比如安全感……

发布于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09:37:3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