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纽约杂记(二)——脏乱差

纽约地铁只写一篇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于是乎,又有了这一篇。

所有去过纽约的朋友都警告过我,纽约地铁那叫一个——脏乱差!我就曾经好几次亲眼看见几只硕鼠在铁轨上觅食的情形——悠然而笃定,好个逍遥。车厢里,你也经常可以看到流浪汉大胆而前卫的装饰。这样的情形通常发生在夜晚,独立制片的惊悚电影如果启用他,可以省去服装道具化妆等多方面的花销。

山嵜武,一位来自东京的精神科医生,在与我的告别午餐时,他说,东京地铁非常干净,舒适,但是我会很想念纽约地铁的。边说边学着纽约地铁的经典广播段落:“Stand
clear of the closing doors,
please.(请勿紧靠车门)“。是的,干净舒适固然重要,但是一定有比这更吸引他的地方。在我看来,那个更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自由表达。

在纽约地铁车站内,你经常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表演。从西方的小提琴,到东方的二胡;从吉他独奏,到摇滚街舞;从水桶鼓,到萨克斯风。即便是车厢内,也会随时来上一段拉美的热情弹唱,或是此起彼伏的男生四重。你可以走上去给点捐助,或是微笑掌声表示鼓励,当然也可以继续专心你的阅读或思考。

据说,检验一个城市文明程度最简便的方式是看看它的地面是否干净。然而文明的代价或许就像弗洛伊德在《文明及其缺憾》中所提到的神经症的产生。

贡布里希说:“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艺术家是否允许自己或者被政府允许自由的表达将直接影响到艺术品的产生,艺术永远与自由深深的联系在一起。一个地区或国家的艺术水准是很好的衡量这个地区或国家人民思想是否自由的标志。

如果自由表达的代价是一定程度的脏乱差,那么我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就像一个有强迫倾向的人,所有地方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同时,总有那么一个抽屉,总有那么一个角落无比的凌乱。正是这个角落保持着其整体的平衡,创造力也在那里慢慢产生。

流浪汉用其装饰表达着自己,为艺术家提供着丰富的素材,就像那几只逍遥的硕鼠正用它的行为阐释着中国古老的哲学一般。

注:本文所涉及的并非污染范畴。污染制造者属反生物,是连米老鼠都要上去啃上两口的。

发布于2015年1月16日 星期五 12:13:0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