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纽约杂记(四)——什么在中央

美国人把这个地方叫Central
Park,我们叫它中央公园。第一次走进去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这哪是公园,简直就是森林嘛!里面有山丘,有湖,有蓄水库,有棒球场,网球场,篮球场,有
马路,红绿灯,有大草坪,有马车,有数不尽的树,更有跑步的,踩自行车的,滑板的,旱冰的,推婴儿车的,散步的,遛狗的,野餐的,聚会的,表演的等等等
等,当然也有警车巡逻的。

和纽约所有的公园一样,中央公园也向公众免费开放。每次经过那里,脑中都会响起这么一句话,”纽约市政府太他妈了不起了,把这么一块风水宝地硬生生的留下,给了全世界的人民。”

中央公园地处曼哈顿的上城区,曼哈顿是纽约的中心,而纽约又是世界经济的中心。据我所知,它周边的房价少则千万美金,多则,对不起,多则不知道。一点都不难想象,有多少人留着口水,瞪着眼。但是,它被完好的保留了下来。纽约市政府是要抵住多少的诱惑和恐吓呀!

真是这样的吗?

我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在纽约却是。凑过热闹的之一是时代广场的新年倒计时。
去之前,一个亲戚就提醒我,早点去,也许可以有个好位置,那天人会很多。人多?别的我没见识过,人除外。上海常住人口2400万,纽约800万。

话还是要听滴。我很不情愿的提早了7个小时出发,就是为了去看那个水晶球的下落——再次向人类证明地球是有引力的——顺便再看一眼人类的疯狂。


去的时候,时代广场已全面封路,到处都是警察。进入就等了1个小时,而且前所未有的拥挤,呼吸困难,感觉肋骨马上要一齐断掉。进场前,每一个人都要搜身,
警察叔叔和阿姨极其严格。好不容易进场,其实距离时代广场的中心至少还有5个街区的距离,这之间则是密密麻麻的人。显然他们来得更早,更愿意听亲戚的话。

为了让我们这群不听话者也能约莫知道里面发生了些什么,每隔几个街区都会有一个大大的屏幕,放着现场的表演和广告。突然,屏幕上出现了10,9,8…..2,1.
人群沸腾了,6 Hours Left (还有6小时),屏幕上接着出现。于是,大家自嘲的笑笑。

当时的气温应该在零下10度左右,风很大。起先还能听到欢声笑语,慢慢的声音小了。留下气力抵御寒冷才是要事。

为了能活着看到新年,我翻了栏杆,躲进了不远处的餐馆。天堂啊!天堂里总是挤满了人。好吃好喝后,终于有了气力做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等待!通常都是时间打发我,在这岁末迎新之际我终于有机会打发时间了。

4小时,3小时,2小时,1小时,半小时,15分钟,就在大家准备走出天堂,面对凛冽人生的时候,玻璃门打不开了!有人好不容易从门缝挤了出去,马上又被挤回来。”他们不让我们出去!”

他们指的是警察。这时外面的警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刚才,而且个个表情严肃,腰间满是装备。

“估计是街上人太多,怕出事。”老板娘说,”我出去和他们说说。”作为天堂的主人,她觉得应该让人类选择他们想要的生活,哪怕严酷无比。10秒钟后,她满怀沮丧,回到天堂。”看来大家得在这里倒数了。”主人无奈的说。

一下子,整个天堂爆炸了。每一个人用着自己的语言,叫着,嚷着,骂着。很像联合国抵御外星人侵略一样。除了我。

我在干什么呢?美其名曰观察和节制。实际呢?恐惧。人家那可是荷枪实弹的国家暴力机构。退后一万步说,即便外星人获胜了,也需要像我这样的劳动力吧。

天堂的声音越来越响,温度越来越高。这时,一位身材高大的父亲,举着他估计不满一岁大的孩子,从人群中慢慢挪向门口。大家都给他让道。他出去了,过了不到半分钟,门开了。天堂的大门打开了,通往人间。警察向我们示意,你们可以出来了。

街上已站满了人,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们,紧紧的挨着。

遥远的地方,那个伟大的定理再一次得到验证。烟花开始燃放,人们开始欢呼亲吻。

人类权利从来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哪个政府所赋予的,那是每一个人身上的责任,更是每一个人努力的结果。每一个人!就像那块纽约中央的风水宝地被保留下来一样。

至今,我都很好奇那位父亲是如何与警察交涉的。了不起的父亲,和有良心的警察。

发布于2015年2月03日 星期二 12:11:1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