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孩子,从自我挫败的阴影中走出来

坐在这个女孩的身边,我被扑面而来的无力沮丧感重重包围。这是从她的心海层层浸透蔓延过来的。这是一个15岁的初三女孩,因为在漫天席卷着的测试月考模拟考试中,自己节节败退,不堪重负来到了我的咨询室。

她沉重疲倦地坐在沙发里,眼神散漫地投向咨询室的窗外无法找到聚焦点的某片空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的泪水,似乎没有源头也没有归处,只是经过不断经过……递给她的纸巾,被她捏在手里,听任她的手指将它们扭成卷曲的长条,挤压成碎屑掉落。

我用眼神轻轻地问候情绪低迷的她,下坠的肩无望的脸庞……最后落在她的眼睛上,我问:“你愿意和我说说吗,刚刚结束的这次摸底考试?”

她许是感受到了我的关切,收回投向窗外的眼神,看着我,说:“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我看不到一丁点希望,这次考试完全费了。”

“嗯,你充满了绝望,这次考试的情况看起来很差劲,你愿意多说说吗?”

“拿到试卷,我就被那些题目击垮了,不知道从哪里着手。最最糟的是我一点也不紧张,我完全没有了斗志。

身边的同学‘刷刷刷’地写字声不绝传来,可是我胡乱地做了还能够下笔的题目之后,就早早地坐在那里发呆。”

“放学回家,和我的好朋友同路,她显得很从容很镇静的神情很打击人。我耷拉着脑袋,不怎么愿意说话。沉默了一段,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你不觉得这次考试的题目很多都是我们平时少见的偏题怪题吗?她说,是啊,我一拿到试卷,就有所感觉。于是每门儿的考试,我都先将全部的试题看一遍,哪些题目准备放弃,那些题目我要尽力一搏心里大概有谱之后,就目标明确地开始行动了。我答文综的时候,直到结束前的一分钟,我还在拼命做最后一道问答题,把我所能够想到的方面全部答尽……

听到她那么说,我更加沮丧了。”

“哦,你更加沮丧了,愿意多说点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觉得自己更差劲了。我的天空都是灰蒙蒙一片,哎……”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走到了困境里啊!”我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由衷地为她难过。

“嗯,”她接着说,“你看,我的同学面对和我一样的问题时候,她能够那么自如和稳定的处理。而我呢……我不是嫉妒她,而是对自己感到极度的失望。我完全没有能力应对我不熟悉的事情。我很无能,我真没用,我太厌恶自己了……”她一边说,一边使劲使劲地摇头。

看着她陷入深度自我贬损之中,我不由得心疼。

这是一个学习品行一贯优秀的孩子,但是在数次的考试失利之后,对自己有越来越多的自我否定,泛化到学习以外的其他日常生活中,并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现在她到我这里来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觉得生活很没有意思。

在前面的十多次咨询中,我对她的家庭环境,早年的生活经历等信息都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我知道对于此刻陷在绝望情绪里的她来说,与其告诉她其实你很优秀,你现在这样的想法是你将事情进行灾难化了,以偏概全的看待事物的角度有失偏颇,还不如陪伴她,和她的情绪静静地待在一起。

于是,我说,“当我听到你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有些被割裂一样的疼痛感。不知道你此刻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她说,“是的,我觉得全身很无力,整个人一点气力也没有。心脏的一个地方好像被刀在一点点的切割。”

听到她能够这样地来描述出自己的身体感受,我的心放松了一些。

咨询室里的上空笼罩着的阴霾此刻似乎稀释淡化些了。我们继续感受着此刻的自己……

看着她的情绪渐渐有所稳定,我接下来做了这样的干预。

我说:“在你不断地告诉我,你觉得自己不如人很无能很糟糕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在你的内心住着这样一位严厉的大人,她不能够容许你有丝毫的差池疏漏和缺点,她要求你事事都做到完美。如果你不能够尽如她意,她对你就完全失望,不予理解不予理睬,甚至她希望你能够迅速从她眼前消失……”

她缓缓抬起头来,眼睛注视着我,眼神里有些许的光彩了。“是的。”她突然说,“是!就是这样。她希望我最好马上人间蒸发!”

我知道,这正是引发她一连串问题的关键所在。她内化了一个严厉苛责的形象,很长时间以来她就这样被鞭打被无情指责,直到感受到要被放弃。

于是,我引导她说,那么,现在你想对你内心的那个人说点什么吗?

她直起身体,说,“原来,我并不是那么差劲,只是你眼里容不得沙子。原来我只是有一些小小的过失,你却将它看成是弥天大祸。我现在知道是你藏在我心里才会把我变成这样。”

接下来,我用一个空椅子技术*①来处理她内化的这个苛责的内在客体。让她和她内在的这个形象做了一次对话。她把压抑在内心一直无法表达的愤怒,以进入一个角色的身份做了表达,并且在这个角色上她又表达出对自己的很多支持:她鼓励自己看到自己的优势,充分发挥他们。

在这一轮角色表达中,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有力量,整个脸庞开始生动起来。

离开的时候,她微笑地回头冲我点点头说:相信我!而后稳健地转身,走出我的咨询室。

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陷入沉思。这个女孩身上出现的一些困扰虽然无法通过这一次谈话能够完全处理她内心的阴影,但是我相信,持之以恒的稳定的支持一定会帮到她。

在这个阶段的孩子,是建立新的自我形象也是瓦解旧的自我认知的时期,出现一些适应不良的问题,作为父母或是教育者或是心理工作者如果能够很好的陪伴适度的引导,问题出现的时候也是矫正并打下心理发育人格发展的坚实基础的契机。

案例分析:从精神动力学②的角度来理解这个个案,她对学习以及学习之外的生活存在很多自我贬损,缺乏兴趣和参与的积极性,以及极度地失望感,这些都显示她有些抑郁倾向。(如果这种倾向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并在现实生活中被更多的事情打击自尊,那么可能会发展为抑郁症。)而这一症状是因为她早年内化的严苛要求完美的客体表象③有关。这使得她对自己吹毛求疵,稍有瑕疵都会跌入无望的困境。因此心理咨询师所做的工作是一方面是通过一段时间的咨访互动,能够成为一个包容积极支持的新的客体形象内化到她的内心,从而整合原来的苛责的客体表象,另一方面是通过空椅子技术等咨询策略帮助她处理潜抑*④的冲突的情绪。
(注:本个案咨询内容由咨询师进行处理经过当事人同意允许发表)

词语注解:

注①:这种技术常常运用两张椅子,要求来访者坐在其中的一张,扮演一个“胜利者”,然后再换坐到另一张椅子上,扮演一个“失败者”,以此让来访者所扮演的两方持续进行对话。通过两部分的对话,使人们内在的对立与冲突获得解决。通过两部分的对话,使人们内在的对立与冲突获得较高层次的整合,即学习去接纳这种对立的存在并使之并存,而不是要去消除一个人的某些人格特质。

注②:精神动力学认为人的行为是由强大的内部力量驱使或激发的。它所关注的是一种思维或情感上的驱动力或过程,尤其是在人类的孩童期发展起来的会在将来影响其行为和思维状态的那种精神动力或精神过程。

注③:是精神分析理论中的一个术语。客体指的是一个被爱着或恨着的人物,地方,东西,或者幻想,包括内在客体和外在客体。外在客体是指真正的人物,地方和东西,内在客体指的是心理表象,即与客体有关的影象,想法,幻想,感觉或记忆。而客体表象是指客体(比如母亲)在个体内部精神世界的反映。个体体验到的客体与现实环境中的的真实客体(母亲)往往并不完全吻合。

注④: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描述为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是指人把意识中对立的或不能接受的冲动、欲望、想法、情感或痛苦经历,不知不觉地压制到潜意识中去,以至于当事人不能察觉或回忆,以避免痛苦。
 

焦虑
发布于2015年2月03日 星期二 12:15:04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