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疯狂是一种赞美

文|陈厚恺

很多人会问,你们在治疗室都谈些什麼,话题其实涵盖了人生发展各阶段所面对的困境,但是并非所有来治疗室的个案都面临了生离死别的难题,有些人只是单纯的想印证自己反芻良久的想法,想知道自己和别人相较是否异常。「我一周自慰三次,这样正常吗?」、「我有时候会担心门忘了锁,再走回楼上检查,这样是不是有问题」、「我每次摸了脏东西之后,如果没有洗手就浑身不自在,
这样是不是有强迫症」,「我男朋友两年前出轨,表面上我原谅他了,
可是其实我心裡对他还很生气,我这样是不是有两个人格,是不是所谓的精神分裂?」。问题的形式千奇百怪,看似不大的问题,其实都相当困扰当事人,有时候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们念兹在兹的忧心就是自己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个疯子。

告诉他们正常不就得了,有人可能会说。这样有时候确实有效,有些人会马上鬆口气,从乌云背后露出久违的笑容;但有些人认定了自己有问题,期待得到确诊,便会持怀疑的态度,觉得治疗师只是说好听话来安慰他们,有些时候我就会来点自我揭露,告诉他们自己在哪个时期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他们脸上就会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这样的事竟也发生在心理医生的身上。此时只有两种可能,要嘛我跟他们一样疯,要嘛他们没有疯,看在候诊室有那麼多人排队的份上,他们大多选择相信后者。团体治疗大师Yalom
(Yalom and
Leszcz,2005)提出的13种团体治疗的疗效因子裡面,首推普遍性(Universality),当知道其他人和你有同样「怪异」的想法、行為,或困境时,就足以抚慰人心,达到治疗的效果,哇,原来你也是这样,让个案从疯狂的枷锁抽身,化為平凡的一员。

由此可见,我们多麼害怕自己疯了,深切的渴望和别人一样。

当我考上心理系时,有人说我读的是疯人系, 要和疯子在一起,社会上对疯子的偏见可见一斑。 当别人不可理喻或行径怪异时,我们会骂人疯子,
遇到不明白, 超乎预期或理解的事情都会称之為疯狂,可见疯狂是一种超乎寻常标準的极端界域,但这个标準是怎麼订出来的?

疯狂与否的标準并不是放诸四海皆準的人类共识,其实是仅由170位专家关起门来制定出来的标準,就是坊间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由美国精神医学会发行到目前的第四版,於2000年小幅改版,就是俗称的DSM-IV-TR。一开始只是用问卷将部分美国精神科医师的诊断标準的加以汇整、统计,和分类,供其他精神科医师诊断的参考,逐步演变成这本目前堪称為精神医学的圣经。然而,诊断标準并非一成不变,时有昨是今非的例子。相较於现在影视名人如Elton
John, Ricky Martin, Lindsay Lohan, Ellen
DeGeneres等相继出柜,1968年出版的DSM-II第二版将同性恋罗列為异常的诊断,直到后来同志团体年年在美国精神医学会的年会抗议,和金赛博士的金赛报告的出版,强调同性和异性恋的分野并非黑白分明,较接近一个光谱上程度的不同,揭櫫有相当比例的男性和女性对对两性都有性反应,较大眾所揣想的更為普遍,推翻了同性恋為病态少数人专利的误解,直到1974年同性恋才从诊断手册中移除。

疯狂的标準除了与时俱进外,也深受文化,道德,社会建构的影响。注意力缺失过动症,就是俗称的过动儿,名称虽经过数次的更迭,但距1968年首次列入DSM,至今已经超过四十年。随著都市化的结果,土地昂贵,无论住家或学校由平房变成大楼,操场和公园的面积缩减,学童的活动空间减少,加上家长和老师相继被各国法律禁止体罚,不意外近年来过动症确诊和学童服用药物控制过动症状的比例在世界过国都急遽的升高。尤其,欧美过动症的盛行率又高出亚、非洲国家许多,在文化上亚非洲国家对於顽皮孩童的耐受程度较高,对於体罚的规范也没有欧美国家严格。

在诊断上,老师针对学童所填写的行為问卷对於过动症的确诊有关键性的影响,当老师都顽皮孩子束手无策,希望药物的作用能有助於管教,此使问卷的客观性便蒙上了阴影。在美国,当孩子在学校有行為问题时,老师会不断打电话要求家长带孩子去看精神科医师,家长不堪其扰只好就范,精神科医师反过来请老师填写孩子的行為问卷,精神科医师再根据问卷和访谈决定是否给孩子用药,一方希望给药,一方希望孩子变乖而不再接到老师的电话,另一方也很有默契的用药,形成一种精神医学的食物鍊。较為「顽劣」的家长,学校会大阵仗的开会,上由校长下至辅导老师,软硬兼施对家长施压来逼迫家长同意用药,压根不谈其他可行的辅助方案。结果便是不需要用药的孩子用药,或是由其它原因例如霸凌引起的行為和情绪上的问题的孩子,没有受到妥切的治疗和处遇。

但并不是说过动的诊断不存在,过动的孩子藉由药物能提高学习的专注力,不用药长久下来老师和同学对孩子不受约束行為的厌恶,也会影响孩子的自我形象。但只要一个标準建立起来,就有被误用,滥用和循私的危险。

不符合这个标準难道一定就不好吗?

疯狂是非常态两端的极值,不见容於社会标準,但不表示一定是不好的,所有的父母师长都希望我们遵循一定的轨跡去走,一样米养百样人,但我们却很难容许自己、亲人,和孩子是那个例外。过动的孩子往往是最有创意,最能够多工(multitasking)的一群,只是所处的社会/学校制度不能包容他们的「疯狂」,削足适履,压抑个性来适应群性,在一个包容且尊重差异的环境下,给予适当的引导与时间来帮助他们了解并接纳自己的差异,进而开发自己的优势,张牙舞爪的枝头也能结出硕大甜美的果实。我的一位督导,从小就是过动儿,求学过程跌跌撞撞,甚至因為学习无法专心而被当成智能不足,等到他摸索出自己学习的模式,一路念到常春藤名校毕业,后来将他「容易分心」转化為「多工」的优势得以身兼数职,不仅增加收入也扩大职场触角的广度。

过往许多的成功人士,例如美国总统林肯、英国首相邱吉尔、诗人狄更生、科学家达尔文和牛顿等,以现今的标準来度量,都可被归类為疯狂。美国歷史学家Joshua
Wolf Shenk,於2005出版了林肯的忧伤(Lincoln’s
melancholy)一书,获纽约时报推荐為年度好书之一,针对林肯周遭亲友访谈的口述歷史及和林肯个人的诗作来揭开美国伟大政治家少為人知的阴鬱面纱。

亲友眼中的林肯,有著纤细而敏感的灵魂,几次的為情所困和顿失所爱都让他差点走上自裁的不归路。在他26岁的时候,他的红顏知己Ann
Rutledge因病骤逝,终日抑鬱寡欢不问世事达半年之久,亲友担心他会作出傻事,还轮番守望。五年之后,他的仕途遇到瓶颈,室友Joshua
Speed也即将搬离自主家庭,再次被忧鬱垄罩,透露强烈的自杀倾向,但又不甘心这样死去:「我可能会杀了自己,我不怕死,然而,在我有生之年,我有无可压抑想要成就什麼的慾望………让自己的名字能和对人民福祉有益的事务连在一起。」

林肯终其一生和忧鬱奋战,同时也淬炼出明澈的心志,能高瞻远瞩的擘划,洞察前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般认為临床上忧鬱的人是杞人忧天,单纯的想太多,但根据心理学家的研究,忧鬱的人的担心其实是更合乎现实的情境,很多时候大眾所认為对世界的掌控,其实都是种错觉(Illusion
of
control)。他的痛苦来自於锐利的目光洞悉世间的虚枉与不完美,同样一颗纤细易感的心,变成了掌握生民困境的优势,让林肯能清晰的洞察时势,看见人民和国家的需求,体察劳奴受箝制的困境,竟而不惜一战来破除奴隶制度,真正的实践独立宣言人生而平等的真諦;他的远见,决心和毅力或许是疯狂的不寻常,但没有了他的疯狂,人类的文明不会有如此划时代的进步。

诚如Shenk所预言,林肯没有因為解决忧鬱的问题来成就大事;他忧鬱的问题反而是成就大事的原动力。忧鬱已经是林肯人生故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需要改变的不是他的疯狂,而是我们对於疯狂狭隘的见解。无论是曾经被列為疯狂的同性恋,还是现在的注意力缺失过动症,或忧鬱症等,在疯狂的标籤下,欲除之而后快以绝后患,在标準化的压力之下让人无地自处;然而,「疯狂」并非毒蛇猛兽,只是一种不同看世界的方式,深深的跟这个人的特质、人格,和经歷相结合,拿掉了「疯狂」等於杀了半个人,这是人格的genocide,以帮助為名强势的要对方改变是另一种霸凌。期待一个尊重,理解,支持的社会氛围,让每个人都能逐渐适应自己的皮囊,看见自己的价值,善用优势,并懂得欣赏个别的差异。

在人间已是颠

黄安曾有一首膾炙人口的歌,裡面有一段歌词说,在人间已是颠, 何苦要上青天。
古代的生活选择有限,克绍箕裘,七十古来希,而现代社会变化倏忽,林林总总,十足疯狂的世界。工业化,现代化,民主自由法治等并没有解答人生存在根本的困境,反而带来更多的迷惘和困惑,眾多的选择反而逃避自由,匪夷所思的社会案件与惨酷的天灾人祸层出不穷。疯狂的不是个人,是人生的本质,是这个世界。為了适应这个疯狂的世界,我想我们都有一些疯狂;让我们继续适应这个世界,一起疯狂!!

最后,在网路上看到一则大陆广告公司徵人的广告:因业务大爆炸,急徵广告界科学家献身,如果你有爱因斯坦的狂躁症、牛顿的妄想症、霍金的多动症,或者Sheldon的强迫症,请联络我们。虽然张冠李戴,但它点出了「疯狂」是一种才华、创意,和观点的要旨。

所以,如果下次有人叫你疯子,当成是一种讚美吧!

参考书目:

Yalom, I. & Leszcz, M. (2005). Theory and Practice of Group
Psychotherapy. New York:

Basic Books.

Shenk, J. W. (2005). Lincoln’s Melancholy: How Depression Challenged a
President and

Fueled His Greatness. Boston: Mariner Books.

文章将收录于《家族治疗个案故事》一书,由台湾红叶出版社发行

发布于2015年2月06日 星期五 19:40:25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