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需要心理咨询吗? 之 什么是心理咨询?

本文由作者授权简单心理发布,谢绝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保留完整作品信息。

文|曲韵

这是我常常遇到的问题。本章我将从“我”、“需要”、“心理咨询”这几个方面去回答这个问题。

1.心理咨询:怎么进行?有哪些设置与过程?

作为一个严谨的助人的行业,虽然各位心理咨询师使用的疗法不一样、面对的对象不一样,但是很多设置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这个行业通行的,可视作“行规”。基本上有以下内容:

A.保密。 这是职业伦理中必须强调再强调的内容。咨询师必须为来访者的一切信息保密。例外的情况是:1.
访谈内容显示来访者可能会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安全,2. 应法院的要求提供信息,协助司法调查。

咨询师因工作需要,要写案例报告、进行案例督导,或者编写教学材料,必然会涉及到咨询内容。有的行业协会明确规定,无论何种情况都必须征得来访者的同意才能引用其案例。也有的规定是,这类学术性或档案性的记录不必征得同意,但必须对来访者姓名、住址、身份等细节加以保密,不能让人一看便知是谁或猜到是谁。

我国心理咨询的历史很短,相关的法律制度以及条件都不健全。例如,在很多西方国家,如果咨询师有理由认定儿童的监护人(父母或养父母等)在人格或精神状态等方面不适合做监护人,则有责任报请警方出面调查核实,确保儿童得到正常正确的监护。但我国目前还无法处理这类事情,无论是警方还是居委会等组织,都无力去判定儿童的监护方式。即便认定监护人不合格,也不易找到更好的替代监护人或监护方式。我本人就遇到过数起类似的情况。只能呼吁社会和家属关注此事,尽快解决儿童成长中遇到的各类问题。

B.
收费。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大多对学生不收费。也有些慈善机构或政府部门设立的社会援助机构,有志愿者或社工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除此之外,心理咨询都应该是收费的:一方面,咨询师付出的劳动应该获得相应的价值回报;另一方面,收费的设置会对咨询的效果带来正面的影响。1.
要想获得什么,必须付出代价。很多人恰是因为不想放弃或付出而又想达到目的,因而感到痛苦纠结。收费本身就在逼来访者改变这种模式;2.
付费使来访者更珍惜咨询机会,更愿意配合咨询工作;3. 收费也使咨询师必须更认真地对待来访者。

大多数的付费咨询都会要求来访者提前付费,若不能提前24小时取消或更改预约的时间,费用不退。咨询师的工作是按时间取酬的,如果临时改时间,咨询师未必能找到新的来访者,同时,约而不来,又挤占了其他来访者的时间。所以,对迟到或违约的来访者,费用是不予退还的。

有的咨询师或咨询机构有打折计划,例如付十次的费用给做十一次咨询,或一次性支付十次的费用给打九折之类的。这些措施并不是很好的办法。首先,我们不知道咨询是否会进行十次。如果按十次收费,是不是没有必要进行十次的情况下也要坚持做十次呢?如果来访者中间提出中止,又怎么算账呢?其次,收费是按等值计算的,在这里,咨询师的劳动不是一般的商品,其价值是恒定的,做的次数多就打折,是对咨询师工作的不尊重;第三,这些商业化的举措会让来访者产生“消费”的印象,而我国的消费环境是恶劣的,卖东西的不乏假冒伪劣,买东西的常常自比上帝,狠狠杀价,先就不信任卖方。这种互动关系对咨询工作是毁灭性的影响。

虽然我国的现状是教育和医疗都变成了生意,我还是希望,咨询机构和咨询师,请一定要尊重自己和自己的工作,别把心理咨询当成买卖来做。

C.
过程。每次心理咨询叫做一个时段session,每个时段有固定的时间长度的规定,国际惯例是50分钟,我国大多是一个小时。鉴于我国人民说话比较含蓄,也比较能说,曾有国内的专家建议,中国的咨询时段定位每次1.5小时。现在,没有官方的、正式的对时段的规定。

心理咨询没有疗程一说,无法预定是5次还是10次见效。但现实情况中有人嫌一次次打款麻烦,愿意一次趸交几次的钱,然后按咨询次数结算。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双方协议好的,就可以实施。

对于咨询频率也没有定规。有的疗法一周进行三四次,很密集;有的很规律,每周一次。有的是根据需要变化的,一开始比较急迫,可能一周需要做几次;然后比较稳定,每周一次;随着来访者的好转,也许转为两周一次或三周一次,或有需要时提前预约直至最终结束。到底采取什么样的频率,取决于咨询师和来访者对咨询的规划与设定。

有的疗法在咨询室工作之外,还会给来访者留homework,家庭作业,或者叫回家去做的工作,以延续咨询的效果。有的疗法则不留家庭作业,咨询工作仅限于咨询室内。

有的疗法讲究长程,能持续一年甚至数年。据说,经典精神分析至少要持续三年以上,甚至可长达十年。也有的疗法号称是简快疗法,三次见效,五次包好。到底需要咨询多长时间,每个案例都不一样。影响因素有:1.
来访者的经济状况、住址工作的变动、咨询意愿的变动等;2. 咨询师的能力以及时间等因素;3. 所使用的疗法;4.
咨询目标的变化,例如来访者一开始的咨询目的是工作上的问题,后来引出夫妻关系问题,后又引出个人的人格问题等,咨询时间看似很长,却是在处理不同的问题;5.
外在环境和不可抗力的干扰等。

一般的咨询都会有专门的初次(或初始)访谈阶段。这个阶段主要用于了解、调查来访者的个人健康情况、案例背景相关的情况、订立咨询协议等;然后进入正式的咨询阶段。在咨询快结束的时候,有的疗法规定有明晰的结束阶段,有的疗法没有规定,自然结束。

D.
设置。咨询的场地最好是固定的非公共场所。除非来访者有特殊原因如骨折不能移动,否则,咨询师一般不会上门提供咨询。如果公共的场所有私密性较好的空间,如茶楼或咖啡厅的包间,若双方同意且使用的费用问题也有一致意见,那么也是可以使用的。开放的、谈话被偷听的可能性较小的空间如公园,如果双方都同意的话也可以用作咨询场所。对于咨询地点并无明文规定,文献记载,弗洛伊德当年会在诊所、咖啡厅、公园、家里接待来访者做心理治疗,并无定规。

很多影视作品表现心理咨询时,常常是这样的:在一间不大的房间里,来访者躺在沙发上,咨询师坐在沙发背后记录和问话。也有的是这样的,在一间类似起居室的房间里,来访者与咨询师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前一种设置是经典精神分析中常用的,虽然弗洛伊德从没要求过这种设置。大多数的心理咨询是后一种情况,双方通过对话进行“话疗”。

咨询过程中也会因疗法不同而设置不同。催眠疗法会让来访者躺下或提供半坐半躺的舒适的椅子,有的治疗技术会让来访者在房间内走动、搬椅子重现场景或者做一些动作。还有的疗法让病人叫喊、哭泣、拳击靶子或唱歌舞动。所以,如果在咨询中不仅是聊天,还要站起来、动起来,来访者不要太惊讶。

咨询过程中咨询师会做些笔录,结束后还会填写类似病历似的咨询档案。这些都会被严格管理,保证保密的。有的时候,出于留下记录、安全存档或后续研究教学等原因,咨询师会对咨询进行录音或录像。这种情况下是必须要征得来访者同意并列入咨询协议中的保密条款的。有时,来访者要求录音或录像。有的咨询师不允许,因为录制的资料不知是否会被误用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个人的工作方式是,会允许甚至主动建议来访者对咨询录音,有时是为了让来访者回去后可以“复习”,有时是为了让来访者带回去给相关的家庭成员听并留有家庭作业。

咨询不接待咨询师的亲友是业内的共识。首先,就算咨询师能够如同对待普通来访者一样对待亲友,亲友却绝不会像面对陌生咨询师那样面对你,在叙述的时候一定会有意无意地有歪曲、有保留;其次,咨访关系所涉及的个人生活的深度和隐私与机密,比如会影响到咨询室外你们原有的亲友关系。这叫界限不清,绝对要避免。

我经常遇到有人特意想办法找到我的熟人介绍,想办法结识我,然后开口请我给做咨询或“治治他的孩子或配偶”。这么做,一方面是他认为熟人好办事,也可能有先了解、考察我的意思,另一方面,在预约时间、交费上可以有些优惠。这种情况只要我有所察觉,都会拒绝事先结交的。如果想找我做咨询,必须经正规渠道预约或直接与我联系,提出约请。

心理咨询与医生、老师的情况是不一样的,熟人反而不好办事,因为影响到咨访关系。而咨访关系在心理咨询的效果中占很大比例。

E.
咨询师与咨访关系。心理咨询工作是由咨询师主导完成的。咨询的效果如何与咨询师的能力有很大关系。来访者在寻求咨询师的帮助时,首先也会考察心理咨询师的资质。

如果是正规的、付费的心理咨询服务,则心理咨询师必须取得当地政府认可的资格证明或执照。有的咨询机构会把咨询师的职业证明文件或毕业证等提供给来访者查询。但是,有执照并不一定就确保咨询师的能力。这一行与医生类似,个人的阅历与经验对工作质量是有影响的。因此,咨询师的年龄、从业年龄、婚否、是否有孩子等也会成为来访者的考察内容。还有的来访者对咨询师的性别也有自己的看法和要求。

咨询师除了取得执业资格、遵守执业伦理等必需的要求外,还有一些约定俗成的规矩,例如,不穿白大衣或制服。有的咨询机构特意要求咨询师穿机构提供的、印有机构logo的统一服装,这种设置并不妥当。制服会令来访者更明确地意识到咨询师的身份,不利于咨访关系的建立。女咨询师尽量不化妆或化淡妆;不收来访者的礼物,出于诚意感谢的小礼物可以收。

有的疗法强调,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决定不可以与来访者有身体接触,也不要干预来访者的行为,甚至规定,当来访者哭泣时连纸巾都不允许递。有的疗法则推荐一些必需的、恰当的身体接触,如拍拍肩膀、拥抱等。

前面说过,咨询师不为亲友做咨询,至少不做深入的治疗性咨询。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也要避免与来访者建立社交关系,如与来访者一起吃饭等,更不能谈恋爱!在咨询结束后,咨访关系不复存在了,成为朋友什么的就没有什么约束了。

咨访关系是什么样的,不同疗法又不同的定义或描述。有些认知行为疗法,如理性情绪疗法,认为人的问题是缘于错误的思维认识或行为反应,治疗就是纠正错误认识,修正错误行为。因此,咨询师更像是老师或教育工作者。有的精神分析疗法认为,来访者的问题出在童年期与父母的关系上,咨询师让来访者重新体验并建立新的与父母的关系,因此,咨询师是来访者的替代父母的角色。

我应用的是积极心理疗法,认为咨询工作是咨询师与来访者合作、磋商的过程,咨询师是受过训练的心理咨询专家,来访者是关于他的生活和他自己的专家,咨询工作恨死两个专家的合作,咨访关系因而是朋辈的、合作的、互相补充的关系。因此,我的很多来访者和来访者家庭,在咨询结束后,一直和我保持着友好的联系。

要想知道游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必须亲自下到水里游一游。关于心理咨询到底是如何进行的,能用文字介绍的,我已经介绍得很详尽了。如果你认为自己需要心理咨询,就一定要迈出第一步,亲自去尝试。

发布于2015年2月06日 星期五 20:07:4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