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面对强迫思维 注意但不跟随

文|唐苏勤

前进路上遇到路牌怎么办?

有过开车、坐车、在马路上行走经历的朋友应该都曾留意到,路边会不断地出现指示牌。在路边看见指示牌时,可能会出现三种反应:

1.看到路牌指示什么方向,就把车开往哪个方向,或往那个方向行走。

2.路牌太多、混淆视听,停下来,把路牌拆掉或者做出更改。

3.注意到路牌,考虑它是否与此次旅程的目标相匹配,决定跟随或继续前行。

第一种反应无疑是现代人所向往的随心所欲的旅行方式,在专门设定为自由行的时间里,选择这种反应让我们脱离日常生活的束缚、发现新的美景、遇上新的惊喜。但如果我们的旅程是朝着某个方向努力的话,毫不怀疑地跟随路牌的指示,会让我们迷失方向、陷入混乱。你本来要从广州开车到深圳,可中途看到“东莞由此路口下高速”的标识,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东莞。

第二种反应则为下次走同一条路提供了方便,以后再见到这块路牌时,就不会受到误导走上错误的道路了。只要每次拆毁或改造不用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不至于耽搁旅程的话,对今后来说也不失为经济实惠的选择。可是如果路牌不断出现呢,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何时才能达到远在前方的目标?

第三种反应初看好像有点费时,先要注意、而后评估、最后决定,但仔细想想,它让我们一直朝着预期的大方向前进,每往前一步、就接近目标一点、信心也增强一些、充实而幸福就多一点。这不正是每个人都想要的生活吗?

脑袋里出现强迫思维怎么办?

聪明的你或许已经发现了,强迫思维就好像路边的那些指示牌。它们频繁出现、并非出自我们的个人意愿、不经意间就闯入我们的眼帘或脑海,如果路牌太多、杂乱无章、让人眼花缭乱的话,还让我们心生烦躁。

最初,我们分不清哪些是强迫思维,毫不怀疑地听从它的指示,遇到路牌后选择了第一种反应。它说门把手脏、会让你生病,你就用纸巾垫着开门、或者开门后洗上半个小时的手,甚至发展到用喝消毒水洗胃、健康水平每况愈下。它说钱包丢了、坏人拿着你的重要信息去干坏事了,你就每隔五分钟把包包翻个底朝天、再把钱包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排列整齐、清点数目,花的时间越来越长、检查程序越来越奇怪,工作都快保不住了。它说你一定要把“人为什么会记忆”这个问题给想清楚,你就夜以继日地思考、查找资料、咨询权威,即便这个问题弄明白了、又会生出其他的问题,学业、事业压根没时间打理。它说你脑子里竟然出现伤害小孩的画面、简直是十恶不赦,你就拼命远离自己的孩子、把眼睛蒙上、把自己的双手捆起来,最后没办法给孩子做好吃的、陪孩子玩、还是做不了称职的妈妈。不假思索地跟随强迫思维,只会让生活离我们最初追求的东西越来越远。

终于有一天,我们醒悟了,决定不再当强迫思维的奴隶,奋起反抗。我们变得越来越敏锐,快速识别出焦虑情绪背后有哪些想法陷阱,然后与它展开殊死搏斗,就好像拆毁或改造路牌。它说你外出搭公交会被艾滋病人用过的针头刺到,你耐着性子算出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是几亿分之一,它又跃跃欲试、你再次搬出国家统计局和疾控中心的权威资料计算和分析。它说周围的人会把你的手机拿去干坏事,你苦口婆心地劝说它亲朋好友和同事都是好人,它不信、你专门收集了身边的每一个人从小到大的经历证明他们的人品、又调查了所有人目前的经济状况证明干坏事的可能性很小。战役如果每打响一次,就能把某一类的强迫思维给打败,那只需要几场激战就可以解决问题了,也要恭喜你用睿智和理性战胜强迫。但如果每回搏斗都难分难解、胜负难定,那可是不划算的,而搏斗本身也就是强迫症给你设下的圈套,你越努力、认真地去应对每一场搏斗,你就被套得更牢一些。可以调整强迫思维,但要适可而止,警惕调整行为本身演变为强迫行为。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注意到自己的强迫思维,而不是根据强迫思维来思考问题。就像我们看到路牌时需要考虑它是否与此次旅程的目标相匹配来做出决定一样,不必遵循或是抵触路牌上的内容,但一定要注意到它。注意,并不一定意味着要你采取什么行动,如果它与你追求的目标并不匹配,继续前行就好。关键不在于路牌有多大、是什么颜色、上面的字是印刷还是手写的,关键在于你是不是注意到了这个路牌,即你是不是注意到了强迫思维。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以我们的目标为锚,而不是以强迫思维为出发点。

注意、贴标签、不跟随、向目标前行,这是对待强迫思维最明智的选择。

随身携带小贴士

当然,我们头脑中的强迫思维,并没有方向指示牌那么简单,它们精心打扮、打着为你好的旗号、看起来总是那么合情合理。但谨记:熟能生巧。

1.注意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

2.识别思维陷阱,贴上标签;

3.继续做手头该做的事情。

强迫
焦虑
发布于2015年2月13日 星期五 17:20:19 感谢(3)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