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美妙的双人舞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很活泼热情,不断的与我说话。我感受着他的活力,完全无法将他与一个经常威胁要自杀的人联系在一起。我让自己从困惑中离开,安静全然的投入到他身上,认真的倾听他的话语,被他带进了他神奇的、色彩斑斓的世界里。在那里有各种各样新奇、充满乐趣的事物,他的吐字仿佛带着节奏,精灵般的、一字一句的跳进了我的思想里,我的脑海中随着他的讲述开始浮现一个又一个奇妙的画面,当我注意到时间的时候,50分钟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于是,我开始期待着再次与他相见,这么愉悦的相处让我之后的一周都沉浸在美妙中,之后我们又在一起经历了几个月的时间。我有的时候会诧异到他对我的态度转变,一开始对我是非常依赖和期待的,渐渐地,慢慢找回完整和独立的自己后,他开始要求平等起来。他会在不经意间去要求或者安排我做些什么,我并没有想去对他采取中立和节制的态度,我只想安静的跟随着他,感受他的力量在增长,陪伴他经历这些微妙的变化。

在与家人定期的会谈中,我看到他从回避走向自主,从自我否定到慢慢的发现自己,当他逐步的重新回到社会生活中时,我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我想他正在开始学会离开我,离开依赖然后自己长大。就在这种找回自己的过程中,他不再去想象死亡,慢慢的开始远离自伤和自杀的想法。

我给了他什么呢,聪明如他,不需要我蹩脚的恭维,也不需要我自以为是的共情。我赋予了他我最真实的部分:当他问我是否看了他推荐给我的书籍时,我老实告诉他没有;当他问我是否可以理解他描述的那个世界时,我带着真实的困惑去回应他,然后他给予我更多解释。在我这里,他似乎找到了价值,体会到了他一直在寻找的平等的关系体验。这就是我带给他的全部。

我时常会想,自伤和自杀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那里充满了低自尊和自我否定。有的人一生中会被无力感追逐,被不断的剥夺权力。那么,取走自己的生命就是最后的力量展示,绝望中的呐喊。终极的生的力量却要以死来实现,这种沉重让人心酸。

对于这样悲怆的心灵,与之述说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好像来得太过不切实际,所有的看似关切的话语背后都被体验为真实的冷漠。我要怎么去走进这样血淋淋、满布伤口的心灵,技术和理论能帮到我们什么,还是只会把我们推向更远。

我只需要被他带领,给他掌控我们关系的真实感受,他好像就逐渐找回了丢失的自尊和价值。我很开心他最终开始淡然的看待我们的分离,我会好好的想他,正如他会将我内化进他心里一样。我们跳着双人舞,在彼此心尖旋转。

发布于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10:53:08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