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学心理咨询与求助心理咨询的阻抗

最近在工作中遇到一些有意思的现象,在我的工作中较为频繁的接触到学心理咨询的人群。尤其是考取心理咨询师证的人群。此种人群有几种特点:
一、心理咨询师不需要求助。
认为已考取咨询师证,自己已经是咨询师了,应该对别人对自己都拥有专业框架和思路去了解了。在自己遇到生活中的”槛”,与家人、朋友都诉说之后还持续存在的心理困扰,还是不需要求助专业的心理咨询的。拿了咨询师证,自己就是专业的代名词,无论遇到什么艰难险阻都能克服。

此种现象如同:自己是个医生,那么专业的医生就可以给自己开刀治病是一个道理。想起自己作为医生执业时遇到的对话:医生对亲戚朋友说”我生病了……“。亲戚朋友疑惑的问:”啊?你是医生还会生病啊……?”

二、求助是不能接受的行为。
大家对于医生与医生之间求助,都觉得很正常。皮肤科医生在自己遭遇血液科疾病的时候会向血液科医生求助。血液科医生在遭遇阑尾炎的时候会需要腹外科医生手术。腹外科医生在骨折的时候还得麻烦骨外科医生,等等。而目前拿证心理咨询师的群体遇到历时以月计,甚至以年计的困扰或者泥潭时,也多数不求助。拿着三级证,二级证,就如同得到了某种窥斑见豹的能力,或者是人类心灵的X光,到处照: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甚至是路人,或者到处”帮人”,唯独不照自己。”医者不能自医”,哪怕其遭遇到生活中实在无法解决,用了其以前都很好用的应对模式都解决不了的困难时,他会扔给你一句话:”我很了解我自己的,你就告诉我,我现在怎么办,我回去自己搞定……”

此种现象如同:皇帝穿着新衣,要身边的人告诉他,他的新衣服是如何的美丽,却全然不知,他没穿衣服……
三、期待点石成金的魔力。
在求助与不求助之间摆荡了很久,终于熬不住了。前来求助,又会把所有的痛苦包括迅速解决问题的方法一股脑的扔给对面的咨询师。想要在一小时之内迅速把其从所在的状态里解救出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滴之功。
这不由的让我想起曾经在县医院急诊科呆的那些日子:常常,有着急忙慌的家长,抱着已经连哭都不会的婴儿前来看病,他们坐了好几小时的车,进了医院,就想当然的认为,孩子是能得救了。然而悲剧时常发生的是,这样的婴儿也有很多是已经完全无法拯救了。血管都找不到,药物也喂不进去了。这时候的家长在面对孩子的死亡的时候大多有两种反应:一种是默默的悲伤欲绝的抱着死去的婴儿回去了。一种是悲天跄地的认为医院害了他的孩子。孩子病着还能嗷嗷大哭的时候,家长们都干什么去了?看了乡医、游医、问了神婆、用了土方还没效的时候,家长们为何还不往上级医院走?一条生命由病到死是有一段不短的时间的(排除猝死),起死回生是在药物还能起作用的前提之下。心理咨询也是需要时间的,不要等到:一般心理问题成了严重心理问题,严重心理问题成了神经症,负性情绪用躯体化疾病来表达(偏头疼、高血压、胃溃疡等等都被证实与心理状态有不可忽视的关连),一份工作重复的不能超过半个月,一份情感重复的方式分手或外遇,一和小孩沟通就情绪失控或大打出手………

自由联想到了自己在医院的那些岁月。不由的废话离题了那么一会。
总之,如果你以为你学了些心理学的知识,并把心理学的知识用在了工作上或朋友中,并不证明你就不会遇到困难,并不说明你能”医者自医”。
如果你考证了心理咨询师,并走在心理咨询师的路上,同样不证明你就不会遇到困难,同样不能验证”医者可以自医”。
期望学习心理学的人都保持着对自己,对人,基本而温和的好奇。

发布于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20:53:02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