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有时候,我需要你不懂我

在爱情书籍横行、真爱系列霸市的年代,各种恋爱理论几乎被捧为圣经,例如:沟通解决矛盾;要感同身受地与对方共情。
然而现实中,沟通是否真的能够解决矛盾呢?怎么样才算感同身受地共情呢?

有趣的是,什么叫沟通?什么叫共情?可能100个人有100个理解。

在咨询室里,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把吵架和沟通分不清的夫妇把依赖与爱分不清的爱人把关心与控制分不清的父母把独立与决裂分不清的孩子


曾经有一位失眠、抑郁的来访者,在先生的陪同下来咨询。她告诉我在抑郁的日子里,她经历了无数个睡不着的日日夜夜。在这些清醒的时光里,只能双眼盯着时钟看着秒针挪动,而秒针的挪动似乎都是一种慢动作,度日如年的感觉让她生不如死,再加上因失眠带来的头痛,她简直痛不欲生。当太太说到自己不知这种状态要持续多久,对自己好起来已经开始感到绝望,流下伤心的眼泪时,她的先生突然说:“其实我昨晚也睡不着熬通宵,我能体会你那种感觉,真的是很想死很痛苦的!”太太突然变得很冷漠,停了一会儿,似乎控制了下情绪,冷冷地说道:“你懂个屁,不是一回事。”太太的那个表情,那句话让我记忆很深。

先生其实是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去共情太太,希望自己能够分担太太的痛苦。而太太似乎对先生的这句话非常厌恶,说出”你懂个屁”的时候,态度更是抽离。


后来在一个偶然的事件中,我亲身体验了了那种感觉。

那是在我怀孕晚期,由于肚子很重,耻骨联合分离症了,非常疼痛。那种痛让我难以行走,晚上睡觉连翻身都会痛得惊醒,连穿裤子穿袜子穿鞋子都要别人帮忙,真的非常痛苦。更甚者,是耻骨联合分离造成的后果:不建议顺产,建议剖腹产,防止耻骨联合分离加剧。也听说了有这样情况的产妇坚持顺产结果足足卧床8个多月都起不来。一直抱着顺产希望的我,突然有种落空感,非常的痛苦。

某天晚上,刚旅行回来的爸爸对我说:”今天坐了整整一天的车,坐得腰都快断了,痛苦死了!我觉得我能理解你腰骨那种痛,真的很难受的!”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内心的抵触感非常强烈。整个场景似曾相识。在他们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并不沉重,在当时的我听来,更是像在开玩笑。嬉皮笑脸地表达痛苦,对于正在承受极大痛苦的人的一种不尊重。那位来访者在听到老公的话时,感觉也是相当的不屑的。不屑那种轻描淡写,不屑他轻易说懂我。

轻易说懂我,实际上,是在弱化我的痛苦,正是犯了共情的一个大忌。

此外,比起语言,人更能够从他们的语气和表情去理解他们要表达的意思和鉴定语言的真伪性。简言之,听者觉得这些话并不真实,至少,并不表里如一。

然而,在身边的人痛苦的时候,想帮却帮不了的时候,确实非常煎熬却又感觉自己应该故作镇定。其实,我们可以为对方做得更多。



回到治疗室里的那一幕,当太太在诉说的时候,我鼓励先生去认真地看太太,同时握着她的手支持她。太太口中的痛苦,似乎变成了两个人的事情,太太诉说的语速变得平缓而温和,绝望感减少了不少。然后,我鼓励先生去说自己倾听时候的感受。虽然他表达出来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无奈与失措,但对太太来说,却是最动人的回应。

有时候,我需要你不懂我,因为说懂我时却是不懂我,而我希望你真懂我。

作者:冼艺哲 咨询师

成长
情感
亲密关系
发布于2015年4月02日 星期四 13:20:29 感谢(6)8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