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怀旧

 ——回忆那段被遗忘的时光

配音大师林保全的辞世,又一次勾起了几代人的回忆。他的配音作品《哆啦A梦》,对80后、90后影响甚深。在追悼林保全先生的同时,人们也在怀念着看哆啦A梦时那段无忧无虑的童真岁月,怀念着那一段记忆。怀旧,似乎是一个永远不会过时的主题。

我不禁想,人真是一种矛盾的动物。一方面喜新厌旧,讨厌一成不变,另一方面却在不断地怀旧。为什么我们会怀旧呢?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怀旧呢?怀旧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机制呢?

有种怀旧是怀念自己熟悉的过去,而另一种却是在仰慕自己不曾经历的历史。后者或许是因为对现实和社会的不满,从而对过去的年代有着更多的正面的印象和认识。但前一种怀旧,更立体,更温情。

突然间,我想起我曾经的一个来访者:一位中年的父亲因收入低微,在家中地位不高,得不到老婆孩子的尊重,但依然希望自己能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希望和自己的儿子亲近,能够亲自教育已经中学的儿子。然而,他的儿子早已厌烦父亲以他过去的经验去指导他的人生,觉得他只是个怀旧的老古董。在那次面谈中,那位父亲每当聊起自己年少、年轻时候的事情时,整个人精神焕发,双目炯炯有神,而在谈起现在面对的问题时,却时常露出颓态,反应迟钝。他似乎一直活在过去的岁月中,而对现在的生活处于抽离的状态。这位父亲的怀旧让人心疼。

我的爸爸,已经进入花甲之年。他告诉我,人越到人生的终点,越怀念过去那一段段故事,感触越深。他的爸爸经常讲起自己过去的故事就会老泪纵横,结果把年少的他吓得不知所措。现在,他却越来越明白他爸爸的心情。那些故事、那些日子,交杂着时代、各种人物关系,有的已经不复存在,有些仍在更新篇章。那些故事,大多都不是什么辉煌的事情,更多的只是生活的琐碎,喜怒哀乐,生命的痕迹。我不禁怀疑,是不是越到人生的终点,因为以创造这种形式体现的价值不断递减并且不可逆转,所以自己生命的价值和存在痕迹,越来越需要那些轨迹去完整呢?另外,比起那些依然能寻回的人和物,他们似乎对一些已经不可找回,没有机会重来的事情、人更执着,这种怀旧,是对不可重来的过去的挽歌。

其实,怀旧并不是中老年人的专利。微博上不少营销账号喜欢发一些充满80年代90年代色彩的节目、歌词、课本、玩具等等,引起一批批年轻同龄人的共鸣。这样的微博都能带来几千几万的转发。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韩梅梅和李雷的故事再编,那个MV引发了强烈的怀旧。这像是一种恋物情结,那些承托着共同记忆与感情的物件,引起人们强烈的共鸣,因为他们共享着不同人的相同经历。这正是人们对同路人的需要,共同经验能使大家产生共鸣,从而产生内心的归属感。那一点点的归属感,能使自己在路上不孤单。正如林保全先生的作品,不也是70后80后们恋物情结的一个载体吗?

人从陌生到熟悉,到产生好感,甚至恋爱,就是从分享自己的过去,发现共同点开始的。我们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孤独的长不大的小孩,躲着藏着却又特别期待着知音来发现他。一样的过去,一样的记忆,就是那所内心大门的钥匙。

人们怀旧,其实也就是孤独的人寻找归属,寻找知音。

同时,我们内心的小孩又是那么的缺乏安全感。未来,往往伴随着刺激和风险;而过去,则意味着安全。我们总愿意把过去看过好看的电影看了一遍又一遍,  
 每次到KTV都点着那几首”饮歌”,听电台特别爱听到自己熟悉的歌,正是这种由熟悉而来的安全感,让自己感到舒适。

此时,耳机响起了听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寒风吹过,在悠然的歌声中,心却是暖暖的。

发布于2015年4月02日 星期四 13:25: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