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分析别人之前,把自己先分析一下儿

此刻键盘噼里啪啦的,背景音乐是钢琴曲

此刻负责任的说一些话吧,因我已不是原来的我,也不是未来的

我只是键盘下敲出的这些字

……

心理咨询是种冠冕堂皇可以窥见他人世界的方式,象针孔摄像机,这句话是否让你觉得心理咨询师多少有些猥琐?带着这个对职业的戏谑,我们开始一路不严肃下去,你懂的,我骨子里不是这样的银

刚入行时,我写过篇文章,记录那个不堪回首的经历,而那个经历是推动我走进心理咨询的契机—眼睛受伤屡次手术后失败,我面临失去看世界的立体感,身体的痛敌不过心理的痛,于是崩溃,于是瘫痪,于是被推去看了心理医生,那可是名副其实穿白大褂的人

他眼前的我是个无法说出一句整话且四肢无力的人,他火眼金睛知道我不是身体病了而是心理,即便失去一只本来就弱视的眼睛不算多大的事儿,他说了两句话我记到现在,1:痛苦是有记忆的(6次手术的经历让人不得不崩溃,那是真真切切的身体痛着,心理煎熬着)2:喜欢心理学,就去学吧

上面写的是个铺垫,以痛苦为基础的铺垫,或许,任何成长都无法离开痛苦

于是,在具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咨询师培训模式下取得一个证书并不难

一切才刚刚开始

做这个职业不能单凭痛苦,我们也不是拼谁苦才做这个行业的,这个答案容不得你反驳

那我们因为什么来的?

因为我们要沿着痛苦去看看背后的东西,看那些使我们深陷痛苦时而难过时而兴奋的动机

而它们多半藏的严严实实,眼睛能看到不意味着心理能感知到,所以我们需要说话

我们也叫这种说话为”分析”,听上去很逻辑化,象数学方程式或精准的手术刀,要把你大卸八块或抽丝剥茧到连骨头都不剩

你若遇到这样的分析师,请马上离开,那说明这个人不是分析师而是杀手

我想说的是,我们都无法真的懂得另一个人的历史、情感、恐惧,焦虑,我们只是懂得每个人都有类似的情感而它很需要被表达

从业以来换过三个分析师,频率不高不低,跟自己的状态有关,我自恋,所以才不愿意把自己轻易交给一个陌生人哪怕这个人是分析师

我也曾经把自己写的文字当作自己的分析师,它不会插嘴我的生活和精神,它是我生活与精神的一部分,也恰恰是这个分析师,成为危险的所在,因为它把我囚禁在语言的广袤和深不见底的空虚里

就象有次听TA说,每次做完分析都会觉得空落落的,这其实就是话语的副作用,它让人兴奋的同时会有无尽的失落,而我们,无法分割它们,我告诉了TA这也许就是分析的意义

与其说分析,不如说探究,探索个究竟

我的分析经历是众多同行都会做的,不是我们闲的没事干,也不是我们那么有钱,因为有的分析师身份居高不下,收费也居高不下,即便这样,依然预约者众,需要排队

一方面,我们知道咨询或者分析会唤醒沉睡的无意识,工作才有意义;另一方面,一个都没把自己整明白的人,谈什么陪着别人修理自己?一个连猪跑都没见过的人,只能空想猪肉的样子,到最后你带着你的来访者吃到的只是一把草而已

所以,首先要对自己充满好奇,且为这些好奇做点什么

其次,要对来找你的人充满新鲜感,不能因为经验多了而惯性的理解你的来访者,那样,你就成为又一个抹去一个人存在印记的人

一个对自己有充分了解、理解、和解、化解、解放甚至自由的从业者,才能基本坐在分析师的位置上,不然,别轻易叫自己分析师,这个名字不仅仅是某种技术的代表,更是一种对分析工作富有想象力的称呼

刚入行时容易犯的错误是不停分析别人,容易被人架到权威的位子上,从而咔咔咔冲人下刀子,看到对方貌似恍然大悟以后,你分明也看到了对方的顽固不化,显然,你的分析象暑夜的风,闷热的吹过,除了烦躁,别无他物

那些忍不住分析别人的人,让人讨厌,真的,这也是衡量一个咨询师或者分析师水平的关键,我们不是靠噱头和风头工作的人,我们知道节制不能流于形式,而是发自内心的

当你遇到一个生动、自然、谨慎、自由、节制中不乏创新的分析师,运气就来了,别轻易放过TA

我一向以为(固执的以为)一个好的从业者该具备一些基本的品质,如骄傲、谦虚、幽默、求知、承认失败、不怕犯错、充满人情味,这不妨碍所谓的悬浮注意,客观、共情,倾听,带着一个”人”的耳朵而不是”神”的耳朵在听

在成为一个分析师之前,充分而必要的对自己做一下分析吧,这个有利于你不去打扰别人

工作中,你只需要坐在那里,听,继续听,寻找语言的规则和节奏,然后说出你的话,这样,你才和对方的能指建立一个联系,或许你是打断了它,或许你是读破了它,不管哪样,反正,你们在工作

发布于2015年4月09日 星期四 14:53:03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